公告區
【個人公告】 CWT46 MHA死勝R18本預定 CWT47 MHA轟出R18本預定 CWT48 MHA切天本預定 CWT49 幻想三國誌 校園架空本預定

*猶豫許久決定把他歸類成格露,斯夏有……不過就那樣,你們懂的(?

*不接受腐味可以把斯夏純粹友情化(?<基本友情化(?

*其實我只是想寫格雷單戀史(住手#

*說好的填坑呢?(#

────

  事情發生在某一天,納茲、露西和哈比三人接下一個工作,要去西邊的森林討伐怪物,跟平常差不多的內容,會特地挑出來講只是因為今天多了一個成員──

  剛好手上沒有其他工作的格雷。

  兩人一貓的隊伍頓時變成三人一貓,一行人在森林裡面走著,早上出發到現在,太陽已經爬到頭頂上,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照射進來,風徐徐吹動細小的枝葉,發出沙沙的細碎聲響。

  「我們……迷路了呢。」千篇一律的狀況,露西完全不驚訝也不慌亂,反而像是理所當然一般。

  「愛,都是納茲亂走。」藍貓哈比把錯全推給主人的動作也是一點障礙也無,還晃了晃尾巴表示無辜。

  「啊!你們看!」此時正被迫背黑鍋的人一臉興奮,指著樹根旁長出的一朵色彩鮮艷的蘑菇,說道:「看起來好像很好吃!」

  「那個不能吃!」露西和格雷兩人異口同聲阻止某個正打算伸手的傢伙。

  「納茲……那麼鮮豔絕對是毒蘑菇啦!」哈比說道,一臉無奈。

  納茲撇撇嘴,又突然像是察覺到什麼,在空氣中聞了又聞:「好像有什麼味道……很熟悉的……」

  「我說納茲,我們差不多也該去打那隻怪物……」

  「在這裡!」音剛落,納茲突然往某個方向跑去,速度之快讓被留下的人措手不及,只有哈比反應夠快追上去。

  「……」露西一張笑臉僵住,隱隱抽動幾下。

  格雷默默的看著,最後把目光放在露西身上,想拍拍對方而伸出的手在半空中擱淺。

  「……你辛苦了。」搞半天,他最後決定收回手,轉而出聲安慰。

  「不,沒事的。」露西的笑容不再抽動,懷裡抱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召喚的普魯,手輕柔的撫摸的普魯的頭:「我已經很習慣了,沒事的,呵呵。」

  「……」總覺得少女累積了大量的壓力。

 

  跟隨納茲的腳步,兩人和另外一組人馬撞了個正著。

  「啊、露西大人、格雷大人,你們好!」

  「……雪乃?還有羅格和斯汀格……為什麼在這裡?」

  只見納茲和斯汀格兩人蹲在某個樹根旁,直直盯著某顆色彩鮮艷的蘑菇,而雪乃、羅格兩人站在一旁,腳邊還有三隻貓。

  羅格僅僅點個頭表示問候,雪乃解釋他們三人二貓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原本我們是做完工作要去和委託人覆命,結果斯汀格大人突然大喊:『我聞到納茲哥的味道!』然後跑進森林裡,我和羅格大人沒辦法只能跟著他進來,剛到的時候就……是你看到的這個樣子了。」

  是指兩個人圍著一顆蘑菇,熱烈討論這個到底能不能吃的景象嗎?

  四人看著這副模樣一陣沉默。

  「越看越覺得這兩個人還真像……」

  「智商根本就是同個等級的。」

  「……唉。」

  突然間,被行注目禮的蘑菇有所行動了,他跳出泥土,站了起來,往某個方向直直跑走,毫不遲疑。

  「居然會跑!太不可思議了,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也不知道呢,納茲哥。」

  「實在太有趣啦!我們追上去、斯汀格!」

  「是的!納茲哥!」

  愣愣地看著跟著蘑菇跑走的兩人,以及不得已只好追上去的兩隻貓,沉默好一陣子的四人一貓決定坐在原地等。

 

  等了好一陣子,露西「撫摸」普魯的手都露出明顯的青筋,一張平靜的面容抽蓄不止。

  「……」總覺得少女累積了非常大量的壓力。

  忽然間,露西站起身,像是想到什麼般握緊雙拳:「對了!這次有格雷在啊!完全不用等納茲的嘛!雖然我一個人也是可以解決啦,不過多一個人多一份保障……格雷,這次就拜託你了!」

  格雷眨了幾下眼,微微一笑,「喔。」

  「好──走吧走吧!房租在等著我呢!」

  「是是。」

  兩人像是達成什麼共識一般,毫無留戀地離開了,羅格和雪乃兩人看著他們的背影,互相對視一眼,這次輪到羅格站起身。

  「走吧,雪乃。該去把我們的會長帶回去了。」

  「是,我知道了。」

 

  砰咚一聲,挨不住冰劍和塔羅斯斧頭輪番攻擊的怪物倒地不起,連哀叫也來不及就被格雷無情地削去鼻子上的尖角。

  「太好了──這樣委託人要求的東西就拿到了,這次可以領到完整的報酬了!」露西感動的說道,接過那尖角後的表情簡直快哭出來:「沒有損壞城市、也沒有損壞森林、不用支付龐大的餐費和修理費……是完完整整的報酬啊!是完完整整的報酬啊!完完整整的報酬啊!我多久沒看到這麼完整的報酬了……」

  看著露西誇張的反應,以及普魯在旁邊幫忙表示開心,格雷也只是微微一笑,不曾多說什麼,陪伴在少女身邊慢慢走出森林。

  出了森林,格雷瞅著露西在夕陽下閃閃發亮的髮絲,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撫摸,卻又忌諱著什麼般而擱淺在空中,好半晌才決定開口:「如果你需要的話,我隨時可以陪你出來工作。」

  「欸?真的嗎?謝謝你,格雷!」得到少女燦爛的笑容,他的笑容也因而越發溫柔起來。

  「當然,我們兩個……是朋友啊。」琢磨著可以用的字詞,少年的嘴角微乎其微抽動了一下。

  「那以後就──」剩下的話語還尚未說出口,少女就接收到來自後方的強烈恨意,似乎是因為那種威脅感太過劇烈,剩下的話她怎麼也說不出口。

  兩人不約而同往後方看去,立刻就看到躲在牆角,散發出猛烈存在感的人──茱比亞。

  「……她什麼時候在那裡的?」

  「抱歉,其實她一開始就在……」只是少年已經很習慣那個目光罷了。

  露西抿了抿嘴,最後對格雷扯出一個勉強的笑容,冷汗直流,懷裡緊緊抱著向委託人覆命用的尖角,不自覺拉開和他的距離:「那個……謝謝你的好意,這我就心領了,關於一起工作這件事呢……呃……我還是先考慮看看好了……」

  「情敵……」不遠處的茱比亞似乎啪噠一聲捏碎了牆角的某一塊。

  「呃……就是那樣、抱歉了、掰掰──」露西的身體不自覺顫抖起來,求生本能讓她飛速逃離現場,嘴裡大喊:「我不是啦──」

  「等、露西……」來不及攔住露西,格雷停在半空的手頓了一下,然後他嘆口氣,煩躁的抓了抓頭。

  露西的身影消失在遠處的同一刻,茱比亞馬上收起強烈的殺氣,轉而偷偷湊向格雷,有些害羞的說:「格雷大人,我們一起回去──」

  「給我閉嘴!」

 

  另一方面,追著蘑菇的納茲和斯汀格兩人抵達某顆樹下,他們親眼看著蘑菇鑽進樹根底下的土壤,再度變成一顆普通的蘑菇。

  「這個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納茲忍不住想伸手戳那顆蘑菇。

  「不要碰會不會比較好?納茲哥,說不定有毒。」斯汀格悄悄往納茲的方向多貼近一點距離。

  兩人盯著蘑菇沒有說話,哈比和雷克達一臉無奈待在一旁,甚至還坐在草地上聊起天來。

  過了許久,羅格和雪乃兩人終於找到兩人。

  「斯汀格。」

  「噢,是羅格和雪乃啊,怎麼了?」

  「什麼怎麼……回去了。」

  「……欸?」

  疑惑的單音未落,羅格出手捉住斯汀格的後衣領,硬是把人拖著走。

  「咦咦咦咦咦──等等等一下啊!納茲哥、我還想跟納茲哥一起──」

  「不行。」

  「等一下啦!唔哇哇──納茲哥、我再去找你玩喔!我再去找你、你要等我喔納茲哥──」

  「不可以。」

  「噢。」納茲愣愣地看著這一幕。

  「唔哇納茲哥你要等我喔!嗚嗚,真希望納茲哥可以多捨不得一點……」

  「斯汀格大人,這樣好丟臉的。」雪乃忍不住摀著臉,跟在旁邊。

  「弗洛也這麼認為。」

  「……我是要不捨什麼啊。」納茲皺了皺眉,最後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露西和格雷跑哪去了?」

  「就在納茲忙著跟蘑菇玩的時候,他們去工作了……哎,我是這麼覺得的。」

  「那就沒辦法了,我們回家吧,哈比!」

  「……納茲,是笨蛋啊。」

 

────幾乎是短篇都有的後記(?)

  過了幾天,手上沒工作的格雷剛好看到露西一個人撕下一張委託單,想了一下決定過去攀談。

  「露西,你一個人?」

  「恩,納茲和哈比有事出去了。」

  「我現在正好沒工作,要不一起去吧?」

  「真的嗎?真是幫了大忙,那就──」突然接收到來自暗處的殺氣,露西的身體本能地顫抖了,「──謝謝你了、不過我一個人就可以的、謝謝、掰掰!」飛快逃離現場。

  「等……」默默待在原地,被看熱鬧的其他人以憐憫的目光所關注的格雷。

  「格雷大人,我們一起去工作──」

  「給我閉嘴。」

 

────

其實呢,我老早就想寫這種場景了(笑

明明說要填坑結果卻在飆短篇,日安我是伊伊XD

說真的,格雷單戀史一直都是我嚮往的題材,我家的格露從來就不曾要求兩情相悅,過度追求原作的我表示,比起幾乎是不可能的兩情相悅,單戀史要來的有點靠譜也有趣多了,絕對不是伊伊的惡趣味(笑#

好啦我承認,我就是單戀派的,雙向單箭頭還是我最愛的那種,可以吧(嘟嘴#

有種打我啊(被圍毆揍扁#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月沙。月影
  • 誒~那現在還身體不適嗎?
    要多保重身體啊~

    小渚有送巧克力給業的,請相信我~
    只是作者擔心會引致渚楓黨不滿而沒畫出來~
    (天音:...喂...)
    啊啊...聽你這樣說,我還真想去台灣呢...

    小渚黑化了就不是小渚了,正如柚子長高了就不是柚子了(<假面NOISE>)...
    小渚可以像個天使般的存在(與業相比的話),黑化了就變成墮天使了...
    現在想起來,吐槽也很難...(靈感中想不到吐槽方面)
    對啊,我就是說業在你身後,既然你會好好考慮,那我就幫他扶住你的臉,好讓他...將芥末和辣椒醬擠入你的鼻孔裏吧~
    又是應該了...反正不論是護妻業還是渣業也是業就是了...

    怎麼會覺得恐怖呢?
    我和同學們也在FB替導師高興呢~
    不要醒啊~要有希望才行啊~
    (天音:說起希望,你不是因為擔心在手遊抽不了六星而一拖再拖嗎?)
    天音給我閉嘴!

    說起來,終於在情人節前寫好另一篇呢~
    雖然杉野嚴重悲劇了~(但是我寫得很樂)
    雖然角色性格也崩了~(可是我寫得很樂)
    雖然業好像變成了個...(我還是寫得很樂)

    在昨晚才發現你回覆和更新了,但由於發現得太晚,所以才回覆~
    兩篇更新也已看了,兩篇也寫得很好看,個人更喜歡你在昨天發的這篇~
    會跑的蘑菇~
    焦躁的格雷~
    逃跑的露西~
    全部也很有趣啊~

    對了,別說填坑的事,先過來這邊聊一下關於業渚的文~
    放心,我們不會毆打你的,我們只會'勸喻'你的~
    嗯?'我們'是指我和誰?當然是指某位中二半啦~
    說起來呢~我會幫業是因為開始覺得他很慘,兩篇文也沒一次成功吃到小渚~
    而且還要主動放開小渚,讓自己忍到內傷~
    甚麼?你不想過來?我們可以準備了(暗地加了某兩種醬料的)點心給你哦~(抓住,不給逃)
  • 稍微有好點了,謝謝關心XD
    我也相信一定有的,一定是偷偷給的(#
    台灣很難得會下雪呢...不過明天開始就會回溫了,而且很快,畢竟這本來就不是台灣應該要有的氣候
    不不不,小渚黑化還會是小渚的,黑化只是一個美麗的型態轉換(?
    阿...能看到業君的笑容比什麼都要令人高興(何?
    辛苦你了wwwwww
    謝謝,那篇其實是突發,並不是想寫格露,只是想寫蘑菇,其實蘑菇才是主角(咦#
    阿...恩...那個,我們慢慢來,不急的不急,該有的還是會有的...應該啦,希望(#

    尤伊.連.尤古里夫 於 2016/01/25 21:11 回覆

  • 月沙。月影
  • 要是不關心一下,那下次的更新就遙遙無期了~(遠目)
    (天音:為甚麼要說謊?你又不是傲嬌屬性的)
    天音給我閉嘴!你沒看到某個被我遷怒的下場嗎?(笑)
    (天音:...你又還沒寫完...<---小聲)
    嗯?(微笑)
    (天音:...沒甚麼...)

    絕對是偷偷給的~
    而且被打臉就被打臉吧,反正我會還手~

    台灣真好啊...
    下雪的情景一定很美...

    小渚微黑化好了,全黑的話...不太敢看了...
    來來來,我準備好鼻鉤了,千萬別亂動哦,會受傷的~

    其實不太辛苦呢~
    反正我就是交給角色們自由發揮了~
    雖然沒想到業會這樣做...
    也沒想到杉野竟然會相信業的說話...
    但我真的寫得很樂~
    渚的母親就最難搞了,一直說對白很難說...(又說我語文成績不好...)

    蘑菇是主角?這點子不錯啊~

    是啊~我們正是在慢慢來啊~
    那麼要先說甚麼呢?
    中二半說他快忍不住了,求和小渚的親密對手戲~
    我表示支持啊~
    唔?不急啊~
    那先吃一件(加料)點心吧~
    來,張口~啊~
    嗯?不願意嗎?那麼要由中二半同學親手餵你吃嗎?
  • 阿...目前惰性再度勝利,被窩好舒服(不對#
    你那邊看起來相當忙碌呀我就不打擾了(落跑#
    作者打臉很恐怖,可是被打著打著也習慣了wwwwww
    看起來應該很美吧?我沒去追雪所以不知道XDDD
    小渚黑化感覺很讚阿,全黑我也能接受(#
    阿...唔...業君的笑容好讚(意義不明#
    我自己通常都是開個頭然後剩下全給角色自由發揮去了,不然也不會對話多到不可思議的程度XDDDD
    蘑菇是主角無誤,一開始只是想要寫追著蘑菇的斯夏,傻甜傻填(?
    然後其他人總要給他們點事情做嘛,格雷就冒出來了(?
    再加上我一直很想試試格雷試著追求露西然後茱比亞各種妨礙的戲碼(######
    我能說什麼呢,單戀真美味(######
    忍不住了是嗎?最近發現忍耐底線的表情好讚我該怎麼辦(乾
    業君餵食嗎----(噴血而亡(乾####

    尤伊.連.尤古里夫 於 2016/01/29 20:32 回覆

  • 月沙。月影
  • 被窩真的很舒服,我經常要到下午2時才肯離開被窩~
    既然我有時間躲被窩,那又怎會忙碌呢?(笑着抓住)
    (平時不太常回覆是因為幾天來一次痞客邦)

    我可不會乖乖地任由原著打臉,當然打回去才行啊~
    不過沒看下雪真的太浪費了...(羨慕)

    ...等等,是往哪方面黑化?說不定有些可以接受~
    ...那你繼續看業的笑容吧(拿着鼻鉤接近)

    對話方面在第1次寫同人文時已被說很多了...
    所以一直在改善~
    而且我還跟角色們說過只要有趣,不論如何也沒問題~

    蘑菇表示:戲份太少了,給我多加點~

    該怎麼辦啊...
    唔~咦...(發現中二病同學進化成中三病魔王)啊...你慘了...
    中三病魔王,請容許我將這盤(加料)點心奉獻給你,任由你處置...(交給後默默地後退)
    誒?這麼快被玩死了?(看了眼魔王手中那盤沒被動過的點心)連開始也沒開始就...
    那麼~吶,業,要一起將點心塞滿她的口中嗎?之後再用膠帶封好~(燦笑)
  • 被窩非常舒服(認真貌(#
    唔哇很忙碌的啊像是遊戲啦遊戲啦遊戲(被揍#
    我被原著打臉會默默吞進去啊wwwww
    感覺也還好,下雪就表示冷,不穿保暖點真不行,聽說因為下雪凍死了幾個人(?
    這個...不一定耶,看小渚需求(#
    業君的笑容是很讚沒錯啦(?
    中二病同學進化成中三魔王嗎...不行啦,果然還是要中二才行(????
    中二病魔王也挺好聽的啊,一輩子中二中二也沒問題啦!(#
    (被業君處刑表示幸福(沒救#

    尤伊.連.尤古里夫 於 2016/02/03 17:33 回覆

  • 月沙。月影
  • 啊,說起來手遊的確也有玩,只是也是躺在床上玩~

    被打臉就還手是我的風格唷~
    反正我喜歡就行了~
    啊...活了這麼多年也沒看過下雪啊...(香港極少機會下雪)

    那麼小渚說他想如何黑化呢?
    笑容甚麼的不太在意,我只記得業的笑聲(op1和第2季第3集)...
    他的笑聲真令我印象深刻...
    (同時悄悄地替你掛上鼻鉤)

    但是中三病是業在"想使其流行的新型疾病"這問題的回答,只要說起中二半和中三病就會想起業了~
    而且...的確是中三(國三)啊...
    先說聲抱歉,業說他不想令小渚誤會而不肯一起將點心塞入你口中,所以只能由、我、獨、自、來、了~
    哎吵,你的頭別動來動去啦~
    業啊,幫手扶住好嗎?
  • 躺在床上對眼睛不好喔wwwwww(沒資格#
    我沒辦法wwww只好你加油了(#
    我也沒看過啊,雖然想看不過下雪就代表很冷,這時候被窩才是真理(#
    這個嘛,其實我沒想過這種問題,但就是覺得很適合(###
    業的笑聲很讚啊!!!很讚啊!!!!!(擺動雙手把人撞開#
    沒關係,我還是喜歡中二,中三不好聽,雖然他們的確是中三wwwww
    ......你走開啦(窩在業的腳邊(被踹開#

    尤伊.連.尤古里夫 於 2016/02/15 00: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