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教室》衍生作品,架空向有,一篇完稿

*故事內容略帶黑暗請注意,請不要信任HE原則
*未成長中三少年+沒有人類常識的人魚

*本來想要再病一點可是還是撤手了,真可惜(夠了你滾#

────

  鄰近海灣的小鎮上流傳著一個人魚傳說。

  那是個很淒美,但結局卻不如人意的故事。

 

  小鎮緊靠著漁港,而漁港另一側則是有著礁岩和沙灘的美麗海灣,浪花拍打在崎嶇不平的礁岩上,偶爾可以看到一些海洋生物的屍體被沖刷到小沙灘上,亦或是在礁岩上發現屍體的殘渣。

  海風吹拂著,空氣中帶著海鹽的味道,嘗起來鹹鹹的。

  一名少年從堤防上走下來,紅色的髮絲在風中飄動,橙紅色的雙眸倒映著海平面,他穿著輕便的短袖上衣和短褲,脫下鞋子赤腳走到小沙灘上,浪花一波波打上來,淹沒他的腳踝。

  少年找了一塊較為平坦的礁岩後坐在上面,位置離小沙灘有一點距離,高度也不是很高,只見海水沖刷著他的雙腿,海平面的位置已經可以逼近他的膝蓋了。

  少年喜歡這個海灣,有時候他會坐在這裡看著日出日落,沒落的邊境小鎮並沒有什麼娛樂,他既不跟同年齡的小孩相處玩耍,也不喜歡吵鬧的環境,相較之下他更熱衷於待在這裡,聆聽著海風的聲音、浪花拍打的聲音,欣賞著美麗的風景、以及幾隻海鷗的覓食和交流。

  偶爾還可以看到平常看不見的東西,像是人魚。

  傳說這個海灣有人魚居住。

  不確定有沒有人親眼見過他們,至少還沒有人大肆張揚這種事。人魚具有迷惑人類的能力,樣貌、聲音都流露出足以致人於死地的魅惑力,有好幾件因為碰上人魚而沉默的船隻遇難事件,因此這裡的人民對此深信不疑。

  人魚是非常夢幻且危險的生物,家家戶戶如此教導著。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少年已經記不清了,那道明顯的視線落在身上,讓警覺性高的他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他」的存在,但過來的僅僅是視線罷,並沒有什麼危險性,他也就不怎麼在意了。

  久而久之,少年已經習慣每當獨自前來這個海灣時,都會陪著他一起享受寧靜的這道視線。

  雖然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發出的,但少年心底隱隱覺得那個一定就是人魚,傳說中會魅惑人心的可怕生物。

  不過這天,似乎有點不一樣。

 

  「那個……」

  似男似女的聲音傳入耳中,少年沿著聲音轉過頭,在旁邊的礁岩看到一顆頭探出,有著美麗的淡藍色長髮,以及猶如海洋一般蔚藍的雙眸,小巧可愛的臉蛋上帶著畏懼的神色。

  果然是人魚……少年心想,他朝對方微微一笑,「你好,有什麼事嗎?」

  「那個……該怎麼說好呢……」對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腦海似乎思考著措辭使用,看上去有些慌張。

  等了許久依舊沒有下文,少年有些不耐煩了。

  「最近一直在看我的人就是你嗎?」

  對方似乎嚇了一跳,輕輕點頭。

  「你……」少年也思考著詢問的方式,食指曲起抵住下唇,「……是人類嗎?」

  對方的身體微微震了一下,琢磨一會兒就鑽回礁岩後面,正當少年打算放棄探究的時候,「他」將整個身體都露出來,朝著少年所在的方向靠近。

  赤裸著上半身,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年紀,平坦的胸部顯示這人的真實性別,細嫩又有光澤的肌膚沾上幾粒海鹽,在陽光下一閃一閃地更加耀眼。

  只見他嘴角微微一勾,帶著幾分俏皮的笑意,並說道:「你覺得我像是人類嗎?」

  少年笑了,發出愉悅好聽的聲音:「現在看起來是。你是人魚吧?」這是肯定句。

  對方稍微調整了一下姿勢,讓海面下的魚尾露出水面,朝著少年微笑後跳入水中,身體劃出一道完美的圓弧線,水藍色的魚尾在半空中閃耀著光芒,魚鱗反射陽光,在少年眸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沒過多久對方便再度探出海面,並且游到少年所坐的那塊礁岩底下。

  「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看?」少年興致一來,笑著問對方埋藏在心底許久的疑問。

  對方努力組織著語言:「我的名字是渚……幾個月前我經過族裡的成人式,獲得游上海面的機會,第一次上來時就看到你了。我一直很好奇人類是什麼樣的物種,只聽族人的片面之詞沒法滿足我,所以我決定要親眼見證。」

  音剛落,少年眸中染上一層陰霾。

  「我叫業,是鎮上中學的學生,現在三年級。」

  「恩,我知道。我有聽到來找你的人叫你的名字。」

  「嘿……那,渚,要跟我當朋友嗎?」

  「欸?朋友……是嗎?這樣好嗎?你們人類不是害怕人魚……」

  「我是不覺得你有什麼危險性啦……再說,我一點也不想跟人類交朋友。」業一手托住下巴,喃喃自語:「怎麼樣?」

  「嗯……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願意。」渚露出燦爛的笑容,喜悅清楚的表現在臉上,業也不禁勾勾嘴角。

  那是兩人的初次見面,有些青澀的,有些單純的,充滿期待的,在這一瞬間他們心意相通,聊起天來也很暢快,談談人類的事情,再談談人魚的事情,不同物種間的交流正熱烈的進行著。

 

  從那次之後又過了好幾個月,季節悄悄的轉換著,夏日的太陽變成涼爽的秋風,佈滿落葉的街道變成雪白色的道路,再從空無一物的樹枝長出嫩綠的新芽。

  眼看畢業的日子近了,這座沒有高中的小鎮已經失去繼續居住的理由,人口開始往外流動,不少人前往熱鬧的城鎮赴考,但只有業仍然待在那個海灣,彷彿這一切都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渚並不清楚人類社會的制度,他曾經以為可以和業永遠待在海灣,快樂的聊著天,自由自在的相處著。

  他曾經那麼以為……直到她的到來。

  「業!」來者是一名少女,她從堤防一路跑下來,飛快的身影著實把渚嚇了一跳,只見他急急忙忙潛入水中,躲在礁岩後面偷看。

  「明天是升學考吧?你到底在做什麼啊!學校不是決定了嗎?不趕快收拾行李會來不及出發的!」

  升學考?那是什麼……?業要離開了嗎……?

  「你少囉嗦,這跟你沒有關係吧?」

  「什麼叫跟我沒有關係……這是對青梅竹馬該說的話嗎!」少女抿了抿唇,接著說:「你聽著,業……不管你再怎麼等,阿姨她都不會再回來了,不離開這座小鎮,你的才能只會被埋沒而已,阿姨肯定也不希望這樣!所以──」

  「閉嘴。」業放在礁岩邊上的手緊緊握成拳,聲音像是硬從齒縫擠出來一般,音量不大卻強而有力,堵住了少女還想繼續說下去的話。

  少女沉默地望著他,最後只說了句「自己想清楚」便離開了。

  確認沒有其他人類之後,渚從礁岩後面游出來,雙手輕輕放在業被海水沖打的小腿,蔚藍的眸子洋溢著不安,眉頭微微皺起。

  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只見業輕輕嘆口氣,手放在渚的頭上,嘴邊勾著毫無笑意的弧度。

  「業……會離開這裡嗎?」渚的雙眸閃動著,聲音輕微的顫抖著。

  「人類啊……很麻煩的,有不得不做抉擇的時候,有非做不可的時候,有明明表面上看起來跟你很要好,卻會在背後捅你一刀的人……還有著,明明就說好會回來的,卻違背了約定的人。」

  業微微低下頭,緊咬著下唇,身體微乎其微的顫抖著。

  渚沉默了一會兒,對著業露出笑容,「即使如此,我還是想要成為人類。能夠和業一直一直在一起的話,我想要當人類。」

  業發出了一個笑聲,不是嘲笑,而是毫無感情存在的,平淡的一個音節,他低喃:「我啊……倒是很想當人魚呢。自由自在的,什麼都不用考慮。」

  細小的低喃聲傳入渚的耳裡,他眨了眨眼,看著業的眼神頓時變的清澈,先前的不安消失無蹤,並且露出心滿意得且俏皮的笑容,「只要是業的願望,我一定會盡力實現的,交給我吧!」

  「別說笑了,這種事怎麼可能辦到。」業笑了笑,摸摸渚的頭後便跳下礁岩,跟他道別。

  月光輕柔的灑落在海面上,海面倒映著跟夜空中一模一樣的彎月,渚看著業離去的背影,直到看不到人影才擺動尾巴,把彎月的倒影弄亂了後潛入水中,往漁港的方向游去。

 

  夜晚的漁港靜悄悄的,海浪推著繫在岸邊的漁船,幾次努力下都無法讓漁船投入海洋母親的懷抱。

  一名少女抱著幾個盒子,有些費力的走到岸邊,放在船邊後確認數量。

  「嗯……好,這樣的數量沒問題。」她伸展了一下身體,聲音流露出幾分倦怠,「呼……當漁夫的女兒可真辛苦啊。」

  少女背對海面,因此沒有注意到海面下有個隱隱約約的人影,一雙眸子正目不轉睛地注視她。

  就是這個人……讓業感到煩躁的人類,是業討厭的人類……渚伸出細長的手臂,手掌遮住少女的雙腳,雙眼微瞇。

  業討厭的人類……只要除掉,這樣業就會開心了,就不會離開了。

  撲通。

  一隻濕漉漉的手衝出海面,快速捉住少女的腳,並且完全不給她時間反應,迅速往下拉,少女應聲被拖入海中,強大的力道讓她無法反抗,非常慌張的看向捉住她的東西,在水底仍然閃耀著光輝的魚尾映入眼簾。

  那是……人魚……?

  持續性的被強硬往下拉,少女頓時慌了,急忙想要游上去,卻毫無抵抗之力。

  就在空氣漸漸流失,視線逐漸模糊的時候,後頸一陣刺痛,眼角瞥見對方的真面目,湛藍色的眸子與她對視,眸底既沒有憎恨也沒有怨氣,而是毫無猶豫的,像是水一般清澈的藍色。

  抵住少女後頸的是渚右手食指的尖銳指甲,從後頸直接刺入呼吸道,便在傷口流血之前立即抽出,他在少女耳邊低語:「抱歉……都怪你,想要將業帶離我身邊。」

  當少女視野一片黑暗之時,渚輕輕擺動尾巴,游離少女身邊,只見少女無力的往海底沉沒,從脖子的傷處流出鮮紅的血液,逐漸擴散在海域中。

  渚滿意一笑,擺動尾巴離開了所在之處。

 

  隔天一早,業揹著小包包走到海灣,站在堤防上眺望著剛從海平面上升不久的朝陽,耀眼的光芒使他抬起手遮了一下,沒過多久他走下堤防,來到沙灘上。

  「渚,你在嗎?」

  一道影子應聲而出,他從海面上躍起,劃出漂亮的圓弧線後沒入海中,業思考了一下,往海的方向又靠近的好幾步,來到平常坐著的礁岩附近,海水淹沒他的膝蓋,把短褲的褲管一起染濕了。

  渚這次從海裡探出頭,對著業微微一笑。

  「業,今天怎麼這麼早過來?」

  「我今天是來道別的。」業說:「昨天晚上,爺爺把媽媽留給我的遺書拿出來了,媽媽希望我可以去更適合我自己的地方,好好發揮我的才能……想了一整晚,我決定賭在今天的升學考上,如果我成功考上的話就在城市裡定居完成學業並尋找自己能做的事情,倘若落榜的話……那我就回到鎮上,想辦法混口飯吃。」

  渚呆呆地望著他,嘴上的笑容已經消失,清澈的眸子閃動著,一臉不明所以。

  「為什麼……?我已經處理掉想要帶走業的人類……為什麼業還是要離開?」他第一次發現,那個人口中說出的話,他一點也聽不明白。

  什麼未來……什麼才能……那些對渚而言都是陌生的詞彙,他不懂人類社會的運作方式,他不懂人類之所以在短暫的生命裡努力發光的原因。

  他不懂。

  跟人魚的壽命相比,人類要渺小太多太多了。

  跟人魚單純的生活型態相比,人類的生活方式要複雜太多太多了。

  所以他不懂,他不明白,他無法理解。

  他唯一知道的事情只有一個──那就是業要離開他了,再一次。

  「我會特地過來就是有點掛念你……好啦,我該走了,不快點會趕不上首發車。」業朝他揮了揮手,展露出他最喜歡的笑顏,「放長假我會回來看看你的,要等我喔!」

  就在業轉身的那一剎那,渚伸手捉住業的腳踝。

  不能讓他走。

  業的直覺讓他察覺到危險,他連忙轉身,想要抽開腳,卻發現相處已久的這尾人魚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力氣,只憑他是掙脫不開。

  不能再讓他走。

  「渚,你做什麼……?放開我……!」

  絕對不能再讓他走了。

  只見渚微微一笑,眼眸中毫無猶豫,清澈無比的眼眸倒映出業慌張的神情,天真無邪的笑容不帶任何一點殺氣或是執著,整個人都是閃閃發亮的,彷彿他什麼也沒做。

  亦或他接下來的行為是理所當然一般。

  更加強大的力氣將業拉進海中,沿著海面下沙灘的斜坡,無法抗拒的沒入海中,脫離手中的包包則是浮在海面上,被浪花一波一波的推上岸。

  撲通。

  業整個身體被拉入海中,他轉身看著渚的雙眸,滿是不解。

  「業……說過想要當人魚吧?」渚放開了腳踝,朝業的伸出雙手,滿足的笑著說:「沒有問題喔?這點願望就讓我來替你實現吧!」

  渚吻上業的唇瓣,強硬撬開他緊閉的嘴,入侵口腔並同時奪走僅存不多的空氣,雙手繞過業的雙肩,然後收緊。

  業的臉色開始發青,就在渚放開他的嘴時,最後一口生存的空氣也化為氣泡往海面上飄去,而他自己卻一直被拉向海底。

  視線漸漸開始模糊,在失去意識之前,他彷彿看到渚天真無邪的笑容,眼眸中毫無任何一點罪惡感,反而隱隱透露出成就感。

  渚湊近業的耳邊,並且甜蜜的低語道:「業……我們一起生活吧?到位於海底的人魚國度,兩個人永遠在一起。」

 

  鄰近海灣的小鎮上流傳著一個人魚傳說。

  那是個很淒美,但結局卻不如人意的故事。

  在有人魚居住的海灣,一個人類和人魚相戀了,即使陸地和海洋隔離兩人,但彼此之間的感情從未被減少過,一天比一天更加滿溢而出,變得難分難捨。

  有一天,人類逼不得已必須離開小鎮,答應人魚一有空一定會回來探望他,要他在海灣等待自己。

  可是,人類卻在前往城市的路途中,遇到意外而喪失了性命。

  在海灣,人魚癡癡的等待著人類的歸來,一年……兩年……五年……十年……

  不知道經過了幾年,眼前的人類居民換了一批又一批,卻都不是他要等待的那個人。人魚後悔了,他不該在那個時候放開雙手,他對自己放走對方而感到後悔了。

  如果……如果可以再來一次的話……

  他絕對不會再放對方離開了,絕對不會。

  這就是小鎮所流傳的人魚傳說,直到小鎮上的居民慢慢減少,最後連傳說也沒有人要相信的時候,誰知道那尾癡情的人魚等待了多久?

  真正了解人魚的人,他們之所以會盡全力避開他們,並不是他們足以魅惑人心的樣貌與聲音,更不是他們身上有著的恐怖傳言。

  ──而是他們對待感情時,那份近乎異常的執著。

 

────

這是放假第一天就想要寫的人魚故事。

從開始到現在,就只是很純粹的在說一個傳說故事而已,至於裡面的內容猜測,就隨大家去想像了。

追隨暗殺教室到現在,我很開心的宣布──動畫和漫畫完食,業渚新刊也已經把心目中理想的業渚描繪出來了,對於這一對我沒有任何遺憾,尤其是人魚篇完稿後,已經可以正式退坑了。

──原本我是想這麼說的。

可是我又開了一個新的冷CP大坑,那就是淺櫻(淺野學秀X中村莉櫻),這次我是開路始祖喔喔喔天啊簡直進到北極圈打開新世界大門(笑滾

接下來的暗殺教室,我會很認真的去寫淺櫻,故事背景是新刊的社會人士篇,也就是暗殺教室畢業十三年後的舞台,不會提到新刊內容,沒看過的人也不用擔心看不懂,因為會從頭開始說起,這次是這兩個小孩的故事XD

關於十三年後未來的背景設定,也許哪天會提出來說說吧?忘記收錄在新刊裡真是大失策www

那就這樣,我會努力推坑,也謝謝大家的支持喔!

伊伊的業渚到這邊畫下句點,完全無遺憾了以後就覺得好惆悵喔wwww

當然,還是很喜歡他們的,不過已經不會再繼續寫他們的故事了,難得一次落入大眾CP坑,代價卻是開創新世界XDDD

淺櫻也希望可以得到大家支持與喜愛,我會加油的!!!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