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英雄學院》衍伸,黑化有,BE有,請自主防雷

*死柄木弔X爆豪勝己的主配對,其餘請隨意發揮

*日文標題翻譯:「永別了,英雄」(日文比較有感所以不直接翻,但內文不使用日文字)

────

  大概是兩個月前的事情了。

  爆豪勝己脫下身上的衣服,扔進洗衣籃後走入浴室,轉開水龍頭,溫熱的洗澡水嘩啦啦流下,淋濕他的頭髮、臉和身軀,水滴沿著身體的輪廓滑下,左肩上漸漸浮現出一個灰色印記。

  印記像是烙印在皮膚上般,任憑水怎麼沖刷也不曾有掉落的趨勢,那個印記原本與皮膚同色,被水沖刷過後才漸漸浮現出來,與其說那是圖案,不如說是一個寫得歪七扭八的字──「弔」。

  爆豪勝己抬起右手握住左肩的印記,手指的力道頗重,似是想把整個肩膀都拆下來,咬牙的力道彷彿想把牙齒咬碎,他低下頭讓濕淋淋的頭髮遮住自己的雙眼,身體微微顫抖著。

  這個印記已經跟著他兩個月了,它不單單只是個印記而已,它還代表了爆豪勝己這個人與敵聯合之間的聯繫、關係以及他「背叛者」的身份。

  他是埋伏在英雄陣營裡面的「臥底」。

  應該這麼講,爆豪勝己體內被埋入一種炸彈,那是敵聯合最新得到的個性,可以藉由遠端操控決定炸彈什麼時候會爆炸,爆炸的威力不只會讓爆豪勝己整個人粉身碎骨,還有足以轟炸掉整座城市的威力,使他不得不聽命於敵聯合,更準確地說──他不得不成為死柄木弔的所有物。

  這個印記是死柄木弔在兩個月前親手烙印上去的,時時刻刻提醒著他「背叛者」的身份,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被死柄木弔監視,根本沒有隱私可言。

  他從來沒有想到成為英雄的這個夢想上,竟然會出現這麼一個阻擾,自尊心絕對不允許他為此妥協或投降,如果這件事曝光的話那他永遠都不可能成為心目中的英雄了,左右為難的爆豪勝己最後只得順從死柄木弔的意思,繼續維持「正常的」日常生活,並帶著監視的目光待在英雄的陣營裡。

  兩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身邊已經有人發現他的異樣,像是綠谷出久和切島銳兒郎。

  背負著這麼一個重擔,他已經累了,很累。

  明天所有的一切都會結束吧?爆豪勝己微微一笑,瀏海遮住的雙眼已經失去原有的光芒,他緊握左肩的手慢慢放鬆,一下一下的撫摸著那個印記。

 

***

 

  在敵聯合的基地裡,死柄木弔坐在吧檯前,桌上擺放著一顆水晶球,球內照映著爆豪勝己光裸的身子,以及他早已黯淡無光的雙眼。

  他陶醉地撫摸著水晶球,臉上的表情堪稱融化般,伸出舌頭舔了舔乾扁的唇瓣,蒼白的臉頰浮現深紅色,恨不得把整顆球抱進懷裡。

  吧檯內的黑影只能默默地看著,不發一語,也不能有任何的意見。

  「哈……」死柄木弔喘著氣,撫摸著水晶球的手越發溫柔,語調也越發柔和起來,「爆豪君……明天……明天開始,你就屬於我了……哈啊……」

  「喂,死柄木,明天的作戰計畫不確認一下嗎?誰知道那個爆豪勝己會不會背叛我們。」

  「爆豪君不會做那種事的,我們手上可是有籌碼在唷?」死柄木弔微微一笑,臉頰趴在水晶球上,笑得陶醉,「更何況,爆豪君一向是個乖孩子……呵呵。」

  「爆豪君如果可以加入敵聯合的話,那一定會很棒的!」

  「呵呵……就是說啊。」

  死柄木弔開心的笑著說,儼然就像個天真無邪,剛得到糖吃的小孩子。

 

***

 

  眼前只剩下一片火海。

  在英雄聯手起來討伐敵聯合的時候,所有的戰術就像是被敵聯合全數識破了一般,英雄完全處於劣勢,每有一個人能夠幸免於難,全部都被敵聯合打趴在地,幸運點的還能留下一口氣。

  英雄敗北的消息傳進雄英,造成學生們的恐慌,再加上敵聯合的首領──死柄木弔大搖大擺地走入學院,老師們的攻擊全都被他識破,他所率領的手下將所有老師制伏在地,英雄科的學生們也不例外,面對大批的敵人,無奈英雄科的學生再怎麼強,都沒辦法在這場戰鬥中取得勝機。

  戰場上只剩下一個學生站著。

  爆豪勝己抿起嘴唇,像是豁出去般攻擊著敵人,但對方根本就沒有要攻擊他的意思,只是一直在與他周旋,消耗時間。

  最後爆豪勝己被另一個敵人所偷襲,平衡不穩而倒臥在地,那人一腳踩上他的背部,狂妄地笑著說:「首領說不能弄傷你,而你偏要跟我們打,到底是圖個什麼?還是你覺得你可以藉由這個行為證明自己的清白嗎?」

  「你少囉嗦!給我閉嘴!」爆豪勝己大聲咆哮著,雙手發出強力的爆焰,透過反作用力讓自己從地上飛起,甩開敵人的制伏,「我──我可是英雄!」

  「小勝!」眼看兒時玩伴陷入苦戰,綠谷出久努力從地上爬起,摀著身上的傷口打算參戰時,死柄木弔從他身邊走過,大聲的喝止打算偷襲的敵人。

  「給我離爆豪君遠一點!不准動他!」

  「什麼?」不僅僅是綠谷出久,就連打算負傷參戰的轟焦凍、切島銳兒郎、上鳴電氣、麗日御茶子、飯田天哉等A班的同學們都動作一頓,呆呆地看著。

  同時,爆豪勝己也停下手邊的攻擊動作,雙手垂在兩側,低著頭以至於看不見他的表情,身體微乎其微的顫抖著。

  「你不准……動小勝!」綠谷出久大聲喊道,努力摀著滲血的傷口,開始嘗試催動體內的力量。

  「那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吧?」死柄木弔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陰沉,瞪了綠谷出久一眼後,走到爆豪勝己身旁,伸手環抱住他,溫柔地說道,音量不大不小剛好可以讓在場所有人都聽得清楚,「爆豪君,這兩個月來辛苦你了,謝謝你的協助,果然還是你最棒了!」

  這番話讓所有人傻在原地,他們愣愣地看著死柄木弔親吻了爆豪勝己的頭髮,然後慢慢把人轉過來,撕開對方左肩的運動服,露出光裸的肩膀,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他的肩膀。

  「看清楚了……」死柄木弔的語調帶著興奮,他低下頭舔上光裸的左肩,爆豪勝己悶哼一聲,便咬住下唇隱忍著那詭異噁心的觸感,只見原本什麼也沒有的肩膀慢慢有東西浮現出來──那是寫著「弔」字的印記。

  見狀,所有人倒抽了一口氣。

  「爆豪君……是我的所有物,他是屬於我一個人的,聽懂了沒?」死柄木弔的語氣帶著得意,他讓爆豪勝己靠在自己身上,一手扶著的左肩,另一手捏住他的下巴,扭曲的笑容被臉上的手遮了大半,但依然能感覺到此人此刻的情緒有多麼高漲。

  「騙人……這不是真的對吧?小勝……?」綠谷出久睜大了雙眼,搖了搖頭,摀著傷口一步一步走向他們,接著伸出另一隻手握住爆豪勝己的手腕,「這種事怎麼可能?小勝……是立志要成為超越歐爾麥特的英雄,怎麼可能會加入敵聯合?絕對不可能!」

  在他握住爆豪手腕的那一刻,死柄木弔的表情瞬間扭曲,他伸出手催動著力量,瞄準了那觸碰他所有物的東西,但爆豪勝己的動作更快,他抬起被捉住的手腕,催動著體內的力量,往綠谷出久的方向釋放出大型爆焰。

  砰!

  「綠谷!」轟焦凍大喊,顧不得自己身上還帶著大小不一的傷口,飛快向前衝,接住被爆炸推開的綠谷出久。

  在那一瞬間,綠谷出久和爆豪勝己的視線對上了。

  在那一瞬間,他看到兒時玩伴近乎是死寂的雙眼。

  在那一瞬間,他發現兒時玩伴隱忍痛苦而顫抖的身體。

  短短幾秒,綠谷出久在爆豪勝己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絕望。

  死柄木弔笑了,他開心地笑著,像是得到誇讚的孩子般笑得天真,「聽清楚了,綠谷出久──你這次別想從我這裡奪走爆豪君,他是我的!他選擇了我,而不是你!」

  「不是那樣……」綠谷出久的雙眼開始失去焦距,他搖了搖頭,喃喃念著,「不是那樣……!小勝他一定有什麼苦衷……他一定是被你們威脅了!是你們對小勝做了什麼!是你們──」

  「給我閉嘴。」爆豪勝己冷冷地說,「你這種被眷顧的傢伙根本什麼也不懂,你對於我的事情根本什麼也不知道!少在那邊對我說三道四了,我的人生由我自己選擇,輪不到你來講!」

  「──不是的,小勝!」

  爆豪勝己沒有再繼續理會綠谷出久,他轉過身靠在死柄木弔的身上,並在他耳邊喃喃唸道:「帶我走。」

  「我本來就有這個打算了,爆豪君。」死柄木弔笑得非常開心,他握住爆豪勝己的腰,往黑霧的方向走去,「走吧,我們一起回去,這裡才是屬於你的容身之所。」

  兩個人進入黑霧之中慢慢消失了身影,其他敵人也撤手跟著首領離開,學院就像被颱風掃過境般凌亂不堪,在場所有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發生,卻什麼也不能做。

  「不行!小勝──」綠谷出久想要上前捉住那正在消失的黑霧,卻還是慢了一步,黑霧消失在空氣當中,他握緊了拳頭往地上一揍,眼淚不受控制的流淌,「小勝──」

 

 ──永別了,英雄。さよなら、ヒーロー

 

 

────

日安,這裡是第一次嘗試寫死勝的伊伊,我現在的心情除了爽以外什麼也感覺不到了,恩。

總之就是爽。非常非常的爽。

其實這一篇沒有任何意思也沒有任何不滿,我想寫而已www

目前最喜歡的仍然是爆常(雙向單箭頭),這是建立是英雄陣營裡面,除了本命小勝外,我的副本命是小弔。<一下子就直接跳出正派

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小弔這個角色,如果說對小勝是迷戀的話,那對小弔應該就是被萌殺出局了吧,他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不戳我的點,你們可以理解我被他的一舉一動和反應戳得死去活來的感受嗎wwwwww

小狄說他一開始篤定我絕對會跳死勝,沒想到我居然被爆常一個跨坐給封殺出局了。

過了這麼久,我眼睛始終只看到小勝和小弔的個人魅力,直到今天才開始把兩個人放在一起看,接著我就又落坑了。

死勝是可以雙箭頭的,對我而言可以遇到一個雙箭頭可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啊w

大概還會變成「死>勝>常」這樣的狀況吧?小狄瞬間被我說通,讓我有點爽w

太爽了又很手癢,所以我就寫了這一篇讓自己爽個半死

之後心完全向著敵聯合的我,祈禱不要每天都在想小勝什麼時候加入敵聯合應該會比較實際一點,敵聯合真的每個人全都是個萌物,無一例外。

這裡是被小勝和小弔雙重萌殺出局的腦殘粉,請多指教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