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區
【個人公告】 CWT46 MHA死勝R18本預定 CWT47 MHA轟出R18本預定 CWT48 MHA切天本預定 CWT49 幻想三國誌 校園架空本預定

*《我的英雄學院》衍伸,原作基礎大約十五至二十年後的時間

*死柄木弔和爆豪勝己是情侶關係,而且正是lovelove的熱戀期(?)

*待在敵聯合好幾年的爆豪勝己重新回去當英雄,於是身份產生兩難

*時空旅行設定,未來的爆豪勝己死後的靈魂穿越時空來到現代,為了要改變過去,破解造成悲慘未來的連鎖效應

*以上背景設定都沒問題的話,就可以開始往下拉了

────

(前傳,上)

 

  「……現在向您播報下一則新聞,隸屬於OO事務所,代號『烈怒賴雄斗』,本名『切島銳兒郎』的英雄在前陣子的火災現場救援中遇害,就在前幾分鐘接到救助不治的消息,這位英雄至今的事蹟輝煌,擅長與敵人戰鬥……」

  位於市區廣場的電視牆正在播送新聞,主播旁邊放著已逝英雄的照片,以及目前為止的救援事蹟等等,許多粉絲因而痛哭,更多人是替這位英雄感到惋惜。

  這時,有個身影穿過人群,他快步走到市區的一棟房子前,門牌上寫著「爆豪」兩個字,他按下門鈴,不用多久一位女子來開門,並且熱情的招呼他進來。

  「哎呀,這不是出久嗎?好久不見了,都長這麼大了呢!」

  「阿姨,好久不見了。小勝他在嗎?」

  「在啊,你等一下喔,我去叫他下來。」

 

  爆豪勝己在房間整理目前為止的新聞報導,關於近期許多英雄受害的事件都被他特地留了下來,裡面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往日同伴的遇害報導,有的正在搶救,有的住院休養,有的已經無法繼續從事英雄活動,有的則是已經喪命。

  跟這些已經成為英雄好幾年的同伴不一樣,爆豪直到前年才正式成為一名活躍在大螢幕上的職業英雄,在那之前則是失蹤了好一段時日,那段不為人知的神祕時期只有少數人才知道。

  他打開簿子寫下事件發生的地點和時間,並在上面貼上剛從報紙上剪下的新聞──英雄「烈怒賴雄斗」在救援現場遇害的報導。

  他輕輕嘆了口氣,闔上簿子,將簿子收進抽屜裡。

  這時,從門口傳來敲門聲,以及自己母親的叫喚聲。

  「勝己,出久來找你了喔,趕快下來。」

  他應了一聲,這才慢慢走出房間,剛到樓下就看到坐在客廳裡的兒時玩伴正在向自己招手,他感到煩悶的搔了搔脖頸。

  「幹什麼?」跟對方相處的時候,他總是沒辦法保持和善的口氣。

  「那個……這件事有點難以啟齒,但我一定要告訴你。」綠谷邊思考著該怎麼開口,爆豪就先打斷他的話:「切島出狀況了?」

  「啊……你已經知道了嗎?」

  「沒,感覺而已。」爆豪說。

  綠谷嘆口氣,接著深深吸氣和吐氣後開口:「切島他……在今天清晨去世了。」他從包包裡拿出一個牛皮紙袋信封,遞給爆豪後接著說:「還有,這是你之前想要的事件資料,我好不容易才帶過來,好歹跟我道聲謝嘛。」

  「多謝。」爆豪接過那些資料,打開信封袋後一一閱覽,綠谷留意著他的表情變化,可惜觀察很久仍舊看不出端倪。

  爆豪專心在資料上,兩人間一句交談也沒有,綠谷端起桌上的茶杯酌飲幾口,良久,他放下茶杯,抿了抿唇,欲言又止的開口:「小勝……你現在還有和『他』聯絡嗎?」

  爆豪抬眸看了他一眼,視線再度回到資料上,漫不經心的回答:「那跟你沒有關係。」

  「說的也是……抱歉。」綠谷把剩下的話語全吞回肚子裡,嘆口氣,露出有些勉強的笑容,「那我先走了,等等我要去醫院看轟,小勝要一起去嗎?」

  「不了。」爆豪把資料全放回信封裡,從沙發上站起來,轉身上樓,綠谷再度嘆氣,站起來後點頭向女子道別,便離開了這間屋子。

 

  爆豪回到房間後再度把資料從牛皮紙信封內拿出來,一一翻閱,時間在紙張的翻動聲中度過,他邊翻閱邊在簿子上做紀錄,沒多久整本都做滿了紀錄。

  「飯田天哉在追逐敵人的交通工具時被偷襲而住院,暫時無法從事英雄活動」、「八百萬百在救援期間雙手被粉碎性骨折,當前已截肢並住院觀察」、「常闇踏陰因個性失控而造成大量傷害事件,最終精神失常,現在正留在精神病院觀察並且抑制個性」、「麗日御茶子在進行英雄活動中因個性失靈而從高空摔落,當場死亡」、「上鳴電氣在救援行動中為了挽救市民而遇害,剛出院不久正在家靜養」、「轟焦凍在與敵人戰鬥時不幸被偷襲,經過幾番搶救後順利存活,但昏迷不醒已久,就在前幾日剛恢復意識」……

  他放下手邊的資料,手握著筆在本子上「咚咚」的敲著,「刷刷」幾下寫出這幾發事件的共通性,每一件都跟「敵聯合」這個組織有所關聯,不禁握緊了手中的筆。

  「鈴鈴鈴」的手機聲響起,爆豪的手頓了一下,看著震動的手機沉默著,最終放下筆而伸手接起電話:「……喂。」

  「爆豪君──我好想你喔!最近怎麼樣?有沒有被人欺負?什麼時候要回來啊?」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激動,爆豪將電話離耳朵遠了一些,等那頭平靜後才拉回耳朵邊,「你昨晚不是才打電話過來嗎?白癡。」

  「一分鐘沒看到爆豪君我就忍受不了了!」電話那頭有些激動的說。

  「去死吧變態。」爆豪淡淡的說,接著電話那頭就傳來明顯歡愉的笑聲。

  他嘆口氣,視線飄到簿子上的紀錄,抿了抿唇,開口:「……喂,你這陣子有幹什麼事嗎?」

  「嗯?爆豪君是指什麼?」

  「……最近不是發生了點事嗎?就指那些。」

  「最近?嘿……那些針對英雄發生的『意外』嗎?」

  意外、嗎……爆豪咬了咬下唇,繼續說:「每件事情都和敵聯合牽扯在一起──」

  「──所以你認為和我有關?是我指使的?」那頭的聲音打斷了爆豪的話語,明顯音調提高且增加了不少陰沉的氣息。

  爆豪沉默了一會兒,沒多久那頭的聲音又變得歡愉許多:「不說這個了,爆豪君,這回的黃金周假期可以出來吧?我們來約會!約會嘛!」

  爆豪閉上眼睛,嘆口氣,露出些許不耐:「你回答我的問題。」

  電話那頭安靜了很久,突然傳來悶笑聲,接著是寒冷卻帶著古怪笑意的話語:「如果我說是呢?爆豪君,那些英雄裡有不少是你以前的夥伴吧?啊啊,其中一個好像叫做切島來著……是爆豪君的摯友吧?即使知道你是我的東西,也不會多說什麼,相當識相的人啊!今天早上的新聞有撥喔,他死了吧?那不是很好嗎?這樣和爆豪君親密的人就只剩我一個人──」

  「閉嘴。」爆豪低吼,他握緊了雙拳,腦海中閃過那熟悉懷念的聲音──

 

  ──雖然我不樂見,但那是爆豪的選擇,我不論如何都會站在爆豪這邊的,所以放心吧!支持的人這裡不就有一個嘛。

 

  爆豪深呼吸幾下,隱忍怒氣的表情慢慢平緩下來,表情慢慢變回原本的平淡,開口說道:「你不用特地激怒我,既然都說到這地步了,看來這事跟你沒關係。」

  「你怎麼知道沒關係,我明明也有十足十的理由指使他們啊!」

  「比如呢?」

  「這麼說吧……『和平的象徵』現在是綠谷出久對吧?那傢伙跟全盛時期的歐爾麥特還差了一大段距離,簡單來說就是跟不上『前,和平的象徵』該有的實力,但他跟歐爾麥特不同的是『夥伴』這個可笑的東西,他身邊總是有足以信任的夥伴,這也是支撐著他到現在的來源,那麼──要徹底毀掉這個『和平的象徵』不就變得很簡單嗎?只要把他重視的夥伴一一擊破就可以了啊!」電話那頭的聲音開始變得瘋狂,講述的時候還帶著笑聲,情緒也變得相當高漲,「現在是那傢伙最脆弱的時候,絕對可以把他粉粹掉的!」

  「……可笑的東西?」

  「那當然了,爆豪君一點也不需要『夥伴』,那種東西只有弱者才會需要。」

  爆豪突然發出低笑聲,「你太天真了,死柄木弔。」

  「……什麼意思?」聲音突然降冷,爆豪背後反射性的感到一陣寒氣。

  「你所謂『可笑的東西』,你身邊不也有嗎?不論發生什麼事都會跟隨你的人。」爆豪淡淡地說,「就這方面來說,你和笨久是一樣的,僅僅如此罷了。」

  「……我和綠谷出久?爆豪君,這玩笑一點也不有趣。」

  「隨你怎麼說吧。沒什麼事的話我要掛了,忙著呢。」

  「欸!等等、等等,爆豪君!」電話那頭的聲音變得著急,「黃金周我們來約會吧!好久都沒有看到你了,我會做偽裝的,所以我們一起出來玩吧!」

  爆豪皺了皺眉,沉默許久後說:「隨便你。」

  「太棒了!那等我排好行程再跟你說喔!約會!跟爆豪君約會!」

  「吵死了,我掛了。」

  爆豪掛掉電話,將手機放在桌上後,重新回到簿子前,提起筆開始看著寫好的內容思考。

 

  ──死柄木弔嗎?啊啊,那個傢伙最近不是沉浸在愚蠢的戀愛裡無法自拔嗎?像那樣的傢伙怎麼可能繼續捧他做領袖啊。

  ──真可笑,那些還繼續在他底下遊手好閒的傢伙真是一群笨蛋,早在死柄木弔和那個叫爆豪勝己的傢伙兩情相悅後,就已經完全廢掉了啦!

  ──近期他也沒有任何動作吧?八成已經被那個前英雄感化,放棄破壞社會了。

 

  爆豪腦海裡閃過一些記憶的片段,曾經聽過這些已經不再信任首領的話語,也聽過仍然繼續追尋首領的話語,和死柄木交往的這幾年以來,那傢伙確實停止了許多反社會的行動,也幾乎不再管底下小兵的所作所為。

  「也就是說……是敵聯合的殘黨?」這麼說也許很奇怪,但他的確是這麼想的。敵聯合現在幾乎已經分成兩派了,一派是打算脫離首領死柄木,並被爆豪稱之為「殘黨」的傢伙們;另一派則是像黑霧、咎日美子以及荼毘那樣,對死柄木不離不棄的人。

  但這件事英雄陣營的人是不會知道的,只有爆豪一個人了解這個組織的現況……在大眾的眼光裡,敵聯合仍然是社會的毒瘤,是非得剷除不可的存在,一天不根除的話,社會就得不到和平。

  所以爆豪什麼話也沒有說,即使他與敵聯合的首領死柄木是交往已久的戀人。

  爆豪轉著筆思考著,接著揉了揉太陽穴,眼眸透露出一絲疲態。

 

  整件事情到底是從哪裡開始走錯了呢?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已經,不想再繼續失去任何東西了。

 

────

日安,這裡是伊伊

這一篇其實想寫很久很久了,本來是想要很快的結束他,可是最後還是分成前傳和本篇兩個部分了

前傳寫的是「原本的未來」,本篇則是「改變中的現在」,沒意外的話應該也會這樣分兩半吧?我一定只要分兩半,所以總共四篇會結束(?)

前傳的故事比較黑暗,因為這是「原本的未來」,雖然說本傳也沒有好到那裡去就是了

整篇就是一個很帶感的黑文!這樣(自己說欸

寫的很有壓力但是很開心,而且我很喜歡這則故事

如果也有人喜歡的話,我會很高興的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蛙殼
  • 感覺是情感複雜的一對啊~
    (有點欣賞英雄悲劇收場的描寫
  • 是很複雜的一對呢!不過主要是小勝的問題<
    謝謝你XDDD那邊也有被親友稱讚很開心

    尤伊.連.尤古里夫 於 2017/07/07 00: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