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過個性婚姻嗎?

當轟家的基因和爆豪家的基因結合的話……

 

斯巴達的家長

寵溺的家長

BUG的基因結合而成輾壓全場的個性

每天都甜甜蜜蜜的溫馨家庭日常


 

 

 

私設 同性可結婚,基因培育技術存在──來生孩子吧!

於是……轟爆家的兒子們(同卵雙子)

轟 勝樹(どどろき しょうき)

  個性「爆燄」,擁有猛力的火炎,汗水裡也含有硝酸甘油,助長火勢外還可以遠距離進行爆破。髮色以爆豪的米黃色為基底,參雜著轟的紅髮,跟爆豪一樣是刺蝟頭,左眼是綠松色,右邊則是紅色。性格衝動且沒耐心,暴躁的程度只稍微比爆豪好一咪咪,在學校除了是帶領全班的領導者,還是老師們一致認同的問題學生。正義感很強烈,想法很單純,大概是因為太過單純的關係,很容易忽悠。

  最喜歡父親(轟)了,覺得爸爸(爆豪)很兇很可怕。

 

轟 勝斗(どどろき かつと)

  個性「破冰」,擁有強力的冰凍能力,而且這些含有硝酸甘油的冰一碰到熱能就會產生爆炸。髮色以爆豪的米黃色為基底,參雜轟的白髮,跟爆豪一樣是刺蝟頭,左眼是紅色,右眼則是黑色。性格平穩且溫和,不擅長社交但是很有禮貌,IQ粗估有一百二十,是個天才。在學校並不常跟人互動,喜歡跟在勝樹的後面,會在勝樹被忽悠之前先幫他把關,也擔當制止勝樹使用暴力的角色。

  最喜歡爸爸(爆豪)了,覺得父親(轟)面癱不講話,無法預測而害怕。

 

 

 

  那一天的畫面至今仍留在大部分的人心中。

  大概是在畢業後三年左右,在雄英高校的同學會上,轟焦凍向交往了五年的情人──爆豪勝己──求婚,爆豪在所有人的關注下暴躁得不行,罵了幾句仍不見轟改變態度,他固執地單膝跪在地上,維持著掏出戒指的姿勢,紋風不動。

  場面漸漸開始失去控制,所有人徹底嗨起來了,他們嚷嚷著要爆豪接受,聲音大到爆豪的吼叫聲都被蓋過去,估計這是老早就安排好的橋段,那些圍觀的人看上去都沒多驚訝,甚至還有人拍下來上傳,至今點擊率仍然穩漲。

  畫面上是爆豪滿臉通紅地吼叫,大部分的聲音都混雜在一起,只能勉強聽到「答應他」、「滾開去死」之類的內容,而轟始終抱持同樣的姿勢,任憑其他人如何玩鬧,視線緊盯著爆豪,影片的進度條足足過了十分鐘都沒看他動過一次,既沒有催促、也沒有叫喚,而是靜靜地等待著。

  那雙明亮的異色瞳不存在迷惘或者不安,只有堅定不移的信念,也許是他內心一口咬定爆豪不可能拒絕他,也許是他從未想過爆豪可能會拒絕他,也許……在看影片的人有過很多種假設,這些假設無一例外都圍繞著轟的自信,卻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那握著戒指盒的手指,從影片一開始就在微乎其微地顫抖著。

  不管再怎麼細微的變化,一定有一個人會注意到。

  爆豪的視線快速地掃過轟顫抖的手指──大部分的人都以為他是在看戒指盒裡那兩枚戒指──接著嘆了一口氣。

  「拿你沒輒……」聲音很小,看影片的人只能從嘴型去判斷,但爆豪正前方的轟完整聽到了,他緊繃的肌肉瞬間放鬆,嘴角微微揚起,快速地起身後一個不穩,爆豪伸手扶住了他。

  「白癡。」

  整個現場徹底沒了聲音,讓這兩個字格外的響亮,帶著一絲無奈。所有人屏氣凝神的看著,此時影片的畫面還特地放大,戒指盒裡左邊是鑲著粉橘色的紅蓮花藍寶石(帕帕拉恰)的太陽造型銀戒,右邊則是鑲著海藍色的頂級碧璽(帕拉伊巴)月亮造型銀戒。轟和爆豪各自拿起其中一枚銀戒,將其套在對方的無名指上。

  閃耀的太陽和溫和的月亮,在燈光下閃閃發亮。全場爆出一陣歡呼聲,緊接著影片就在爆豪暴力的制止下快速進入黑暗。

(。・ω・。)

  大概在影片發出後的一年內,求婚影片被傳得沸沸揚揚,卻始終沒有婚禮的消息,兩位主角也都閉口不提這件事,根本不知道後續到底怎樣了。

  轉眼間就在第二年,英雄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第二名和第三名結婚了,這件事驚爆全國,兩個人的婚禮是在母校雄英高校舉辦的,外側被粉絲擠的水洩不通,動員了好幾個事務所的英雄才沒讓會場被粉絲擠爆;會場內只有要好的親友團、師長和同事們可以參與,他們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參與了兩位主角之間的愛情羅曼史。

  婚禮沒有像求婚那樣轟動全場,而是一場很簡單的儀式,聽說那是A班的女孩子們一起設計的,同時考量了轟和爆豪兩邊的性格和喜好,設計了最適合他們的婚禮。順道一提,親友團們表示:從來沒看過哪個人結婚還臭著一張臉的。

  他們結婚後的新家坐落在市中心的一棟新建公寓裡,公寓共有八層,六樓開始是住家,而以下則是他們和綠谷三個人聯合建立的英雄事務所,有著他們在職場上打滾整整五年所累積的經驗為基底,旗下的英雄有上鳴、耳郎、麗日、拳藤、鹽崎、切島和天喰總共十人,除了切島和天喰兩個人,其他全都在公寓裡住著。

  新興英雄事務所──「Chatoyant」建立兩年後,轟和爆豪兩人去做了基因培育技術,先將兩人的精子提煉出基因,再將其融合和培育,小小的人造受精卵在培養液裡浮浮沉沉,從一顆卵慢慢分裂成兩顆,再慢慢成長為兩個不同的個體。

  說到這個就不得不提一下了,當初被通知受精卵分裂成兩顆的時候,不只是轟和爆豪嚇了一跳,連基因研究所的研究員們也都被驚掉了下巴,這可是前所未有的案例!當研究員們詳細研究過後,分裂的原因很明顯──

  「看起來,能讓火和冰的基因成功融合,恐怕只有焦凍先生這一個特例了。」

  這句話直到好幾年後都還在兩位父親的腦海裡回響,時不時提醒他們,就是因為某個人的關係才讓要扶養的小孩從一個硬生生變成兩個人,這也讓未來的他們頭痛不已。

  事務所營運的很順利,基因培育也很順利,這兩人沒有太多煩惱的迎來孩子的正式誕生,那時他們事務所成立第三年,三月一號。

  照顧嬰兒是一件非常疲累的事情,知道這件事的轟冬美以及A班的女孩子們,再加上爆豪媽媽三不五時就會過來幫忙,她們和樂融融地照顧著這對雙子,讓兩位英雄能在工作時放心工作。

  這段時間也發生過很多趣事,像是安德瓦特地過來幫忙照顧孫子,結果被爆豪媽媽嫌棄笨手笨腳;麗日用個性讓雙子飛上天,結果不小心害他們飛太高,還是霍克斯飛上去把兩個樂呵呵的雙子救下來;轟冬美剛開始讓雙子接觸副食品時,雙子默契十分良好地吐了她一身;八百萬帶著雙子出門散步時,剛好遇到上鳴和瀨呂兩人追趕的敵人,小雙子們被敵人抱走威脅,氣得同行的蘆戶和八百萬一人一手把敵人解決掉並救下孩子,還把上鳴跟瀨呂臭罵了一頓……

  小雙子的個性在很小的時候就有出現預兆,那時他們大概才一歲快要兩歲,蛙吹、耳郎和葉隱三個人帶著小雙子出門散步的時候,剛好遇到敵人搶劫婦人的場面,三個職業英雄正準備要衝上去制伏敵人時,小雙子就已經一人用火一人用冰,直接把敵人送進醫院。那天之後,小雙子暫時被禁止使用個性。

  時光飛逝,轟和爆豪家的小雙子已經四歲了,他們正要進入一個全新的人生里程碑。

(。・ω・。)

  轟和爆豪家的早上是稍微有點混亂的,為了讓小雙子早日適應團體生活,再加上兩位英雄家長平日實在很忙碌,小雙子早早就進入幼兒園就讀,每天早上都會有接送娃娃車到公寓樓下等待,如果錯過的話就得自己送孩子上學了,這還不是最要緊的,麻煩的是爆豪完全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有「遲到」這個人生汙點。

  小雙子不被允許賴床,如果早上是爆豪要叫他們起床的話,他們就算怎麼哭鬧也沒用,哭鬧只會換來嚴厲的吼聲,據說只要在早上七點聽見爆豪的吼叫聲,多半代表今天的小雙子又賴床了。

  如果早上換成轟叫他們起床的話,那情況會完全不一樣。

  叩叩。轟敲響了小雙子的房門,輕喚:「勝樹、勝斗該起床了。」他走過去搖一搖小雙子,只見紅髮的勝樹瞇起眼,嘴邊嘟嚷了句:「不舒服……」接著白髮的勝斗連眼睛都沒睜開便說:「咳咳,父親……我們今天能不能請假?」

  「很不舒服嗎?」轟皺了皺眉,伸手觸碰小雙子的額頭,抿了抿唇:「好吧,你們先休息一下,我會跟老師說,晚一點還是很不舒服的話,我再讓人過來照顧你們。」

  「茶子姐姐,可以叫茶子姐姐來嗎?」

  「好。」

  轟摸摸小雙子的頭,幫他們拉好被子,便小聲地退出房間。他背靠在門板上,輕嘆口氣後掏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時,玄關門打開了,是昨晚值夜班的爆豪。

  「勝己,歡迎回來。」轟嘴角微勾,迎上去和對方相擁,爆豪臉上還帶著值夜的疲態,銳利的視線掃過客廳,隨口一問:「小鬼呢?」

  「他們今天好像不太舒服,我想幫他們請個假。」

  「不舒服?」爆豪皺起眉,稍作思考了幾秒鐘,便走向小雙子的房門,一口氣猛力打開,接著一拳砸向門板,發出「碰」的巨響,把兩個小孩足足從床上嚇到跳起。

  「起床,臭小鬼。」爆豪吼道,小雙子嚇得臉色發白,急急忙忙從床上下來,連滾帶爬地進浴室洗漱。

  「哼,這不是挺有精神的嗎?」爆豪低吼:「三分鐘內給我滾出來!」

  「是!」

  浴室裡的小雙子慌慌張張地洗漱著,鏡子上映照出兩人慘白的臉色,彼此各自使了個眼色。

  「你不是說今天早上爸爸不會回來的嗎?」勝樹小聲地說。

  「他昨天跟我說回不來的啊……」勝斗小聲地說,「這樣不行,我下次去問笨久叔叔。」

  「你一開始就該問笨久叔叔……」

  「三十秒!」浴室門外傳來爆豪的吼聲。

  「是!」

  在一陣混亂下,小雙子總算完成出門的準備,背著小書包順利趕上幼兒園的娃娃車。

(。・ω・。)

  身為英雄排行榜上赫赫有名英雄的兒子,小雙子的人氣不是一般的高,尤其是轟或爆豪登上新聞的隔天,就會有一大群的小孩子聚集在他們周圍,就連別班的小孩也會過來,讓老師十分頭疼──老師群裡也有英雄焦凍和英雄爆殺卿的粉絲啊!但能見到真人的時間只有早上接孩子的時候能匆匆瞥一眼,其他時間根本見、不、到!

  所以早上經過公寓的娃娃車變成值班老師最期待的動力來源。

  小雙子牽著轟的手從事務所走出來的時候,老師的眼神明顯亮了起來,大聲的問早。小雙子互相看了一眼,習以為常似的用眼神交流。

  「今天的老師是父親的粉絲呢!」

  「她之前不是爸爸的粉絲嗎?」

  「兩個人都是吧!」

  「原來是這樣啊。」

  用眼神交流完畢,鬆開轟的手,勝樹手舉高討要抱抱,轟蹲下來抱起他,勝樹緊緊環抱住轟的脖頸,坐在轟的手臂上,並揚頭在轟的臉頰上親吻。

  「要乖乖聽老師的話。」轟說。

  「好──!」

  勝斗捉著轟的褲管,抬頭剛好跟轟的視線對上,轟問:「勝斗也要嗎?」勝斗嚇了一跳,默默的撇開臉,耳根染上淡淡的紅暈,過了幾秒後說:「誰要……我不要。」

  「是嗎。」轟朝老師點點頭,一手抱著勝樹另一手牽著勝斗走到車門前,將勝樹放下來,摸了摸小雙子的頭。

  「父親,掰掰!」小雙子同時說,轟淡淡的應了一聲,目送小雙子走上娃娃車,踏著輕快的步伐進入車內。轟朝老師點點頭當作是招呼,老師也連點了好幾個頭,再走上娃娃車。

  小雙子隔著車窗跟轟招手,轟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們,半舉著手揮了兩下,等看不見車尾後才轉身回到事務所內,準備開始上工。

(。・ω・。)

  早早就覺醒個性,而且威力強大的小雙子,幾乎沒有任何障礙的成為班上的領頭者,擁有絕對領導者地位的勝樹和智腦擔當的勝斗來說,整個班級都是他們的小跟班,乖乖聽話時可以讓老師省掉很多力氣,可是一旦鬧事,那將成為老師最頭痛的惡夢。

  今天小雙子也十分有元氣地跟著老師的指令在做事,他們總是在一起,很少會看到他們分開,即使如此,雙子畢竟還是兩個不同的個體。勝樹喜歡交朋友,他常常會帶著許多人在遊樂場裡玩耍,而勝斗不擅長跟人多有接觸,大部分的時間都只是跟在勝樹身後,很少跟勝樹以外的人打交道。

  午睡起來後到坐上娃娃車之前是自由活動時間,勝樹帶著一群小孩在遊樂場奔跑著,勝斗動作比較慢,來不及跟上勝樹的步伐,因此今天很難得的勝樹分開了,一個人坐在遊樂場的邊邊,面無表情地盯著在遊樂場玩得很歡的一群小孩。

  「不過去跟大家一起玩嗎?」老師蹲在他旁邊,輕聲說道,但是勝斗沒有反應。

  「就算沒有勝樹,勝斗也能交到很多好朋友喔!」老師繼續說,但勝斗仍然沒有任何反應。

  就在老師們互相使了個眼色,打算換人過來的時候,一群小女生手牽手走過來,擋住了勝斗的視線,勝斗默默地抬起頭,一張扭捏泛紅的臉映入眼簾。

  「那個……勝斗同學,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玩?」

  勝斗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那個女孩,只見女孩的臉漲紅得跟一顆番茄似的,都快熱到冒煙,旁邊的女生紛紛想要說服勝斗,不約而同開始說話。

  「不要。」勝斗皺了皺眉,說。

  「一下下就好了,離娃娃車來還有一點時間──」

  「不要。」

  搭話的女孩急得哭了,其他女生又開始七嘴八舌的講起來:「不要這麼無情嘛!」、「偶爾其他人玩有什麼關係?」

  勝斗睜大了眼睛,只見說話的人越來越多,聲音越來越多,連老師都加入勸誘的行列,讓勝斗的耳朵嗡嗡直響,抱緊了自己縮起的膝蓋,開始顫抖起來。

  「──不要跟我說話!」

  噗唰,勝斗的周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結冰,老師連忙帶著女孩子們往後退,突然發起的個性很快就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而遠遠看到結冰的勝樹,馬上用最快的速度衝到那一區冰層前,邊大吼:「是誰欺負勝斗!」

  勝樹沒有聽老師的解釋,踏上那區被冰封的區域,噠噠噠地走到勝斗面前,勝斗前面建起了一層薄博的冰牆,勝樹揮揮拳頭,泛著火焰的拳頭砸在那層冰牆上,隨即一聲「碰」地,冰牆爆炸了,冰牆後的勝斗露了出來,他捲縮著身體,慢吞吞地抬起頭,眼眶泛紅,紅黑異色瞳閃著淚光。

  「勝樹……」

  「已經沒事了,勝斗!」

  勝樹抱著勝斗從冰牆的殘骸裡面走出來,一邊拍著勝斗的身體,一邊緩慢走到老師和女孩子們的面前,一臉兇惡的瞪著他們,大吼:「不準欺負勝斗!」火焰從他的腳邊冒出來,啪啪啪地引爆了那些冰層。

  當然,整件事情以幼兒園無辜受災落幕了,老師重新跟勝樹解釋了來龍去脈,勝斗的情緒慢慢緩和過來後跟老師們道了歉,小雙子一起把爆炸後的殘骸整理了一下。

  雖然大部分都是老師整理的。

  這件事後來傳進爆豪和轟的耳裡,爆豪把小雙子臭罵了一頓,轟抱著啜泣的勝斗無聲安撫著,勝樹咬著嘴唇噙著淚,抓著轟,不敢有任何動作。

  爆豪冷眼看著一個哭一個忍著哭的小雙子,不耐煩的氣場越發嚴重,搞得正在哭的勝斗都不敢有動作了,含著淚看向沉下臉的爆豪,依依不捨地從轟的懷裡爬出來。

  「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個性,那你們跟敵人有什麼不同?」爆豪低吼,帶著殺氣的視線掃過小雙子,嚇得他們連怎麼哭都忘了。

  爆豪咋舌一聲,轉身回到主臥室,轟慢慢抬手摸了摸小雙子的頭,輕聲說道:「沒事了,個性,我們會教你們控制的。」

  「爸爸很生氣……對嗎?」勝樹顫抖著聲音說,只見轟勾勾嘴角,說:「他很擔心你們。」

  「對不起……」勝斗也顫抖著聲音說,轟輕聲應下,隨後說道:「好了,該睡了。」

  「好,父親晚安。」小雙子各自擦擦眼淚,踮著腳尖湊上去親吻轟的臉頰,轟分別在小雙子的額頭上落下一吻,一手抱起一個,送小雙子上床睡覺。

  轟回到主臥室的時候,爆豪正在講電話,他走近坐在床邊的爆豪,伸手抱住了他。爆豪瞥了他一眼,隨即跟電話那頭的人交代完事項,掛掉電話。

  「你在跟建築公司聯絡嗎?」轟問。

  「不然呢?」爆豪哼了一聲,說:「幸好沒有人受傷,臭小鬼太亂來了。」

  「他們只是還沒辦法很好的控制力量,訓練一下就行了。」轟說,停頓後想了想再接著說:「總會有辦法的。」

  「我知道。」爆豪說,伸手揉了揉轟的頭髮,輕吻了下轟的眉心,轟眨眨眼,湊過去和爆豪接吻,雙唇沒有糾纏太久,溫熱的觸感深深烙印在兩人的心上,即使是相處已久的關係,仍然會因為一點點的親密接觸而情動,打從心底渴望更進一步的接觸。

  「明天還要早起,先睡吧。」爆豪捂住轟還打算吻下去的唇,轟沒辦法說話,只好嗚了一聲當作應下。

  之後兩人便躺上床,以零距離的姿勢相擁入眠。

  隔天一早,轟和爆豪兩人帶著建築公司的人到幼兒園去整修和補救,並拉著還沒睡飽的小雙子跟園長道歉,順便送小雙子上學,最後在眾老師不可思議的目光下離開。

  那時,值班老師才正要坐娃娃車去接第一批小孩呢!

(。・ω・。)

  轟爆家的假日往往十分悠閒,要讓兩個職業英雄同時放假顯然是不太能辦到的事,因此小雙子分外珍惜每個三方同時放假的日子,只要是爆豪跟轟同時休假的那天假日,小雙子一定會起得比兩位家長還要早,天還沒亮就蹦蹦跳跳地進到主臥室裡,鑽進被窩,勝樹會鑽到轟的懷裡,勝斗則鑽到爆豪的懷裡,繼續睡到兩位家長起床為止。

  轟和爆豪起床的時間差不多是早上八點到九點左右,遲一點的話十點之前會起來,當然值夜班另當別論。因為是假日,爆豪會讓小雙子最多睡到十點再叫他們起床,轟的話基本上不會主動去叫他們起床,不過今天對小雙子來說是特別的,不用特別叫,兩位家長起床後他們也跟著起床了,圍繞著兩人洗漱,最先洗漱的人往往是爆豪,洗漱完就要準備一家人的早餐。

  廚房一陣陣香味撲鼻,小雙子噠噠噠跑到廚房門口,探頭看向站在瓦斯爐前忙碌的爆豪背影,空氣中瀰漫著甜甜的雞蛋香味,還有鹹鹹的味噌,還有一點煎魚的味道。

  「白飯!爸爸白飯煮好了嗎?」勝樹蹦蹦跳跳地說,爆豪看了一眼,隨即吼道:「從廚房滾出去!」勝樹嚇了一跳,這時轟走過來,摸摸小雙子的頭,將他們從廚房門口帶離。

  「廚房很危險,別隨便靠近。」轟說,小雙子沮喪地垂下頭,轟抿了抿唇,接著補充:「等你們長大了,再讓爸爸教你們下廚吧。」

  「咦,不要。」小雙子異口同聲的說,三對異色瞳眨了眨,無聲地對視著,父子三人頓時一陣尷尬,還是勝樹受不了這種氣氛才開口說:「父親,你去看爸爸煮好白飯了沒有吧!」

  「……恩,好。」轟應下,默默地走進廚房裡,帶著一點沮喪的氛圍,沒聽兒子的話去看電子鍋,而是從身後抱住爆豪,頭靠在爆豪的左肩上,輕嘆口氣。

  「你怎麼進來啦?」爆豪沒有看他,手上的筷子十分俐落的將平底鍋裡的竹筴魚翻面,濃濃的魚香味混雜著焦香,令人食指大動。

  「勝己……我可能誤會勝樹和勝斗了。」

  「你又說什麼白癡話了?」爆豪挑挑眉,語氣帶著一絲無奈,他將鍋裡的兩條竹筴魚去頭去尾,再把魚肉剝掉一層,露出骨頭後把魚骨頭挑掉。

  「我以為他們想進廚房來是想看你下廚。」轟說,聽到爆豪哼笑了一聲,下意識為自己辯解:「這不能怪我,我覺得做菜的勝己特別賢慧吸引人。」

  「找死嗎。」爆豪低吼一聲,不過威脅力並不強,輕輕哼一聲後開口:「我當初也不是因為興趣才開始下廚的。」

  「媽真的很厲害呢,能教出這麼能幹的兒子出來。」

  「不過是個死老太婆而已。」爆豪將魚肉分成四小盤,每一盤上還各放了兩塊玉子燒,看起來應該是剛剛完成的。接著爆豪端起其中兩盤,其中一盤高舉到轟的頭頂,盤底敲了他的額頭,同時說:「端出去,滾開。」

  轟應了一聲,接過那兩盤小菜,離開廚房走到餐桌上時,發現小雙子已經早早就收拾好餐桌,坐在位子上等著開飯了。

  轟將兩盤小菜放在小雙子面前,看到他們閃閃發亮的雙眼,嘴角剛要勾起,馬上就聽見勝樹說:「父親,白飯煮好了嗎?」轟的動作停格幾秒鐘,面無表情的啊了一聲,又默默地回到廚房裡去了。

  等轟再度出來的時候,他端著另外那兩盤多了兩片醃漬蘿蔔的小菜,後面跟著一次拿四碗白飯的爆豪。

  「我沒有煮很多,晚一點再看要弄什麼吃吧。」爆豪說。

  「好──!」

  最後上桌的是香噴噴的味噌湯,傳統的日式早餐就這麼完成了,四個人和樂融融的吃著早點,勝樹喜歡將小菜全部倒在白飯上後用湯匙吃,然後再被爆豪罵;反觀勝斗則是喜歡先喝完湯後,慢吞吞地用筷子小心夾菜,放在白飯上後再慢慢扒。

  津津有味地吃完早點,接下來就是邊收拾邊討論今天的行程,即使是休假,職業英雄還是隨時有可能會因為突發狀況而臨時出勤,因此他們基本上不容易做假日計畫,天氣如果很好的話他們會出門,反之,多半會到事務所的訓練場裡,訓練小雙子對於個性的掌握。

  今天是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他們一家人經過討論後,決定到附近散個步晃一晃。

(。・ω・。)

  一家四口今天稍微走得遠了一些,路上看到許多英雄粉絲,有拿手機拍照的,也有走過來求簽名或握手的,各式各樣。

  這附近都還是「Chatoyant」英雄事務所的巡邏範圍,會碰上正在巡邏中的事務所旗下英雄也是情有可為。於是,他們毫無意外地碰到了正在巡邏的切島和天喰二人組。

  「午安,切島叔叔、環哥哥!」小雙子精神奕奕打招呼,切島朝他們招手,而天喰則是先是被爆豪嚇了一跳,接著躲到切島後面,微微舉著手揮兩下。

  「午安。」轟也出聲打招呼,爆豪隨即「唷」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倒是切島十分話嘮講了點剛剛巡邏遇到的事情,像是幫忙找東西、救貓、拿卡在屋頂上的風箏之類的,平均來說相當和平,就算有敵人也都是不痛不癢的那種。

  小雙子自動自發越過切島,走到天喰腳邊,一人一小手握住他的手,笑容滿面地說:「環哥哥,你今天吃了什麼?」

  「那個……燒烤牡蠣和章魚燒。」

  「聽起來好好吃!」勝樹說。

  「我們今天吃竹筴魚配味噌湯!」勝斗說。

  「啊……也很好吃呢。」天喰說,他任憑小雙子握著他的手,嘴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話的聲音雖然很小,不過小雙子都聽得非常清楚,他們高興地跳躍幾下。

  「只要是爸爸做的什麼都好吃!」勝斗說。

  「環哥哥下次也來我們家吃飯吧!」勝樹說。

  「我、我就不用了……」

  「欸──來嘛來嘛,我們不會讓爸爸罵環哥哥的!」勝樹說。

  「真的不用了,真的……」天喰下意識看了一眼爆豪,爆豪並沒有注意他,只是很不耐煩地在聽切島講話,眉頭稍微皺起,就把他嚇得不輕,趕緊看可愛的小雙子壓壓驚。

  「吶吶環哥哥,你和切島叔叔之前說要生的小弟弟呢?出生了嗎?」勝斗眨眨眼,轉移話題。

  「這幾天就可以抱回家了……要來看嗎?」

  「可以嗎?要看要看!」小雙子雙眼閃閃發亮,放開天喰的手,噠噠噠地跑到轟身邊,拉著轟的手仰著頭詢問:「父親父親,我們可以去環哥哥家裡看小弟弟嗎?」

  轟看了一眼閃爍著期盼的兩雙大眼睛,默默朝眼前的切島看去,眼神裡帶著詢問的意思,切島搔了搔臉頰,想了想後說:「可以是可以……不過不是小弟弟,而是妹妹喔?」

  「咦──之前不是說是小弟弟的嗎?」小雙子充滿期盼的表情馬上便垮下來。

  「沒有說、沒有說。」切島無奈地擺擺手,接著說:「爆豪你們要來看嗎?我們過幾天就會去基因培育研究所領回孩子了。」

  爆豪的視線剛好瞥到聽見切島這句話,身子而震了一下的天喰,理所當然似的說:「我就不了,讓這傢伙帶臭小鬼去看吧。」

  「是嘛,那我再拍照給你?」

  「隨便。」

  於是兩家敲定了一個時間點,一家四口便跟巡邏兩人組道別,繼續悠閒的散步行程。

(。・ω・。)

  橙黃色的夕陽光灑落在街道上,人群慢慢變多了,街道上許多餐廳聚集了各式各樣的家庭,有一家三口的、一家四口的、一家五口的、只有爸爸或只有媽媽的單親、也有家庭與家庭之間的聚餐。

  他們走在充滿溫馨感的街道上,討論著晚餐要吃什麼。

  「我想吃蕎麥麵!」勝樹說。

  「想吃爸爸煮的蕎麥麵!」勝斗說。

  「那就得回家了。」爆豪說。

  「現在回去的話,剛好趕上晚餐時間。」轟說。

  「萬歲──!」小雙子雀躍地歡呼,爆豪馬上打斷他們並說:「回家以後馬上去洗澡,沒洗沒得吃。」

  小雙子大聲的應聲,小小的步伐漸漸加快了起來,手拉著手抓著兩位家長,急匆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等他們回到家,小雙子馬上去做洗澡的準備,爆豪則進廚房裡,拿出他們之前全家一起做好的蕎麥麵條,準備開始煮麵。拿鍋、起火、滾水,就在爆豪進行準備的時候,轟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從後面環住爆豪的腰,下巴靠在他的左肩上,爆豪瞥他一眼,水滾了準備下麵。

  「又怎麼了?」他隨口問道。

  「他們不要我幫忙。」轟的語氣帶著些微沮喪,頓時讓爆豪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不是早上才發生過嗎?他挑挑眉,哼笑了一聲。

  「我一直很擔心……你會不會覺得我太溺愛他們了?」

  「會。」爆豪秒答,「像個白癡。」

  沮喪的氛圍又擴大了些許,環在腰上的手臂收緊了力道,接著耳邊傳來轟欲言又止的聲音:「我只是想……給他們一個開心的童年。」

  「我知道。」爆豪說,緊接著腰上的那兩只手臂又更大力了,他不耐煩地低吼一句:「礙事!」

  轟不再繼續加大力道,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保持原樣。淡紫色的麵條在滾水裡咕嚕咕嚕地舞動著,舒緩了空氣中沉默所帶來的些許尷尬。爆豪知道他的伴侶向來不是很會聊天,他們倆待在一起時,沉默的時間佔大多數,大部分沉默會有些許尷尬,不過他們並不在意。

  即使不講出來,爆豪也知道轟現在的情緒並不太好。他先是嘆口氣,「真是……」爆豪拿著長筷子攪動鍋裡的麵條,口氣無奈:「你不需要多想什麼,想怎麼做就去做就行了,剩下的我會搞定。」

  「這樣好嗎?」

  「難道你想改變態度?不想就給我閉上嘴,囉嗦。」

  「如、如果勝己希望的話……我不想讓你太勞累……」

  「多事。」

  轟顯然受到了一點打擊,沉默不講話,手臂又收緊了一點,頭在爆豪頸邊蹭了一下,又細又柔的髮絲輕搔著相對敏感的肌膚,爆豪拿著長筷子的手不自覺顫抖了一下,剛夾起的麵條隨即滑落回鍋裡,忍不住大吼:「不是說你礙事嗎!閃邊去!」

  「勝己。」轟的聲音突然變得低沉,爆豪微愣了一下,轉頭的動作停格,視線正好和對方閃爍著光芒的異色瞳對上,那樣堅定且富含吸引力的眼神,爆豪偶爾的時候會看到,以前還沒交往的時候,對方就經常用這樣的眼神在看他,深沉的像是要把他整個人吸進去似的,讓他不禁屏住呼吸,等到他回過神來時,很多變化都已經開始發生。交往之後更頻繁了,有時候更像脫韁野馬一樣,制都制不住,一直到結婚為止才漸漸緩和下來。

  「你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聞言,爆豪愣了一下,稍微思考便反應過來,表情甚至帶著一點嫌棄:「你就只會記無聊的日子。」

  「才不無聊。」轟皺起眉,低聲抗議:「九年前的今天,是你答應跟我結婚的日子。」接著便吻上爆豪的唇,輕觸一下便稍稍離開,灼熱的氣息吹拂在唇瓣上,癢癢的。

  「……所以呢?」爆豪的聲音有些沙啞,雙眸微瞇。

  「十四年前的今天,是你答應跟我交往的日子。」轟勾勾嘴角,雙唇再度貼上,這次比剛才更加深入,舌與舌纏綿著,細小的水漬聲聽在耳裡特別響亮,連耳根都是酥麻的。

  轟伸手將瓦斯爐的開關關上,一手放在爆豪的腰側,另一手從開關上收回後放在爆豪的肩膀,把他轉個向面對自己,雙唇慢慢拉出一條銀絲,額頭貼著額頭,飽含愛意的眼神互相凝視著。

  「勝己,」轟緩聲說道,嘴角輕輕勾起,「謝謝你始終陪在我身邊──」話還沒有說完,便被爆豪以唇封住,轟只好吞下後半句還沒說完的話,視線落在爆豪泛紅的臉頰和耳根上,雙眸慢慢閉上,收緊環抱著對方的手臂,調整角度再度加深這個吻。

 

  ──從今以後請讓我陪你一起度過。

 

(全文完)

連尤伊的聯絡方式

噗浪:tt19960417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如果願意跟我交朋友的話,可以儘管來找我喔!超級無敵缺朋友(X)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