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生平第一次的共浴

 

  剛吃完晚餐,相丹正在收拾餐桌,紫狩也準備回到房間繼續未完成的工作,而樓澈則是拉著紫丞的手想要去洗澡。

  原本跟平常沒什麼不同的生活,今天卻稍稍有了改變。

  「紫紫!我們去洗澡吧!」

  「抱歉……樓哥,今天我想和父親一起洗。」語畢,紫丞看向紫狩的眼神像是詢問,又像是請求,只見紫狩唇角微勾,允許了。

  「這樣啊……那好吧,本小爺今天就跟師傅一起洗澡好了!唔哇──好久沒和師傅一起洗了!好不好?師傅好不好?」

  樓澈很快便放開紫丞的手,轉而蹦蹦跳跳到廚房裡,捉著相丹的圍裙,一雙桃花眼眨呀眨的。

  相丹沒有說話,只是點個頭當作默許。

  「太棒了──啊,那我馬上幫師傅收拾!」

  師徒兩人攜手收拾桌上殘局,而另外一對父子則是往浴室的方向前進。

 

  對紫家父子來說,父子之間的交流也就那麼一點,兒子跟父親報告學習成果,父親偶爾關心一下,其他什麼深入交流都沒有,堪稱放牛吃草,如此冷淡的互動模式,養成了冷淡的親子關係,雖然不知道紫狩是怎麼想的,但紫丞基本上還算是個小孩,就算表現得再怎麼獨立自主,也難以掩飾對親情的渴望與依賴。

  第一次的共浴,讓平常可以說是伶牙俐齒的兩人,體會到什麼叫做不善言詞,打不開話匣子的結果就是沉默,凝重又參雜了點尷尬的氣氛瀰漫整座浴室。

  紫丞小小的手正嘗試幫自家父親刷背,不管對紫丞還是紫狩來講都是新奇的體驗,小孩子的手並沒有什麼力氣,在大人寬闊的後背上顯得渺小,就算紫丞用盡力氣好了,對後背的主人來說大概還是跟隔靴搔癢差不多。

  很努力刷完以後,紫丞稍喘口氣,紫狩微瞇起眼,把兒子抓到自己面前來──幫他洗頭。

  「唔嗯……」

  藉於第一次幫人洗頭的原因,紫狩難以控制力道,只能根據紫丞下意識發出的嗚咽聲調整力氣。

  氣氛變得非常奇怪,說是溫馨也不太對,說是尷尬也沒有那麼過頭,大概是對象的緣故,這兩人都不太能放開手腳,進行正常的交流。

  不過兩人都不討厭現在這種感覺,第一次如此貼近,第一次有了父子的感覺。

  「……父親。」紫丞閉著雙眼,嘗試性的跟後面的人說話。

  「怎麼?」紫狩應聲,怕自己弄痛小孩又將力道放輕些許。

  紫丞打從進到浴室後就一直不斷思考該怎麼和父親提起相丹的事情,「父親……為什麼會選擇相丹?」

  彷彿兒子的疑問就在預料之中,紫狩一點也不慌忙,「我沒辦法回答你的問題,感情這種事誰也預料不來,就像你一開始不是恨不得離樓澈遠遠的,現在卻巴不得每天都跟他膩在一起?」

  一語中的,紫丞沉默了會兒,思考著該怎麼表達他的疑問。

  「可是父親,相丹他對父親一點都沒有那個心思,應該說是他看起來根本就沒把父親放在眼裡……」

  「他從以前就是那副德性,別太在意了。」

  「但……對相丹來說,父親到底是什麼定位?」

  紫狩手邊的動作頓了一下,沉默許久才吐出兩個字:「朋友。」

 

  ──「朋友。一個很重要,不能丟下不管的朋友。」

 

  不可避免的,紫丞想起相丹的回答,身軀輕輕顫抖起來,放在膝上的雙手握緊成拳狀,咬住下唇的力道像是要咬下一塊肉來似的,闔上的雙眸無法從中辨識他的情緒,他努力深呼吸,讓自己現下的情緒平復。

  「相丹是基於同情的理由,才留在父親身邊嗎?」

  「……大概只說對一半。」紫狩頓了一下,接著說:「不管是同情也好,亦或是其他的原因,只要他留在我看得到的地方足矣。」

  好半晌,紫丞才開口:「我覺得,相丹根本就不值得父親付出如此真心,他不值!」

  紫狩勾了勾嘴角,拿起蓮蓬頭沖洗紫丞頭髮上的泡沫,用指腹輕輕搓洗,按壓著小孩的頭皮,經過幾次力道的掌握,已經得出一些心得了,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想法竟是如何才能把此心得應用在相丹身上。

  明明兒子替自己打抱不平,深陷在情海中的紫狩仍然抽不開身。

  還真是徹底踐踏了紫丞的這份心情,紫狩深深這麼覺得,甚至第一次感覺到因為兒子而引發的淡淡愧疚。

  把頭髮上的泡沫和髒汙全洗乾淨後,父子倆人一同清洗身體,並沒有泡澡的打算,但準備離開浴室之前,紫丞還是替喜愛泡澡玩水的樓澈放好洗澡水。

  見狀,紫狩思索一會兒,斟酌使用的語詞來回覆兒子的心意,「我對相丹……大概就像你現在對樓澈這樣,只是再更加複雜一些。」

  紫丞轉緊水龍頭的手頓了一下,許久才繼續動作,沒有對紫狩的這番話做出其他回應。

  紫狩勾了勾嘴角,隨手拿過浴巾披在紫丞身上後,才拿另一條包裹自己的身體,等到兩人都離開浴室,並且回到各自的房間時,這對父子生平第一次的共浴才落下帷幕。

 

  等到樓澈洗完澡回房時大概九點左右,紫丞一邊整理樓澈目前作業的進度,一邊整理自己的思緒。

  專注的程度是樓澈都穿好睡衣,並叫喚好幾聲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紫紫?你還好嗎?下午去幫本小爺倒水不成後就變得很奇怪了?」樓澈坐在自己書桌前的椅子上,下巴抵著椅背,側著頭看身旁的人。

  紫丞沒有回應,只是轉頭盯著樓澈,眸底的光芒一閃而逝。

  「紫紫?」

  「樓哥……對於情愛之事是如何看待?」

  「啊?情愛?是指戀愛嗎?沒事幹嘛用這麼文謅謅的字眼,聽都聽不明白……」樓澈嘀咕,這才很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大概三秒鐘──雙眸眨呀眨,笑著說:「本小爺沒談過戀愛,伶葉先生也說過這個年紀談戀愛不嫁當,所以本小爺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

  紫丞在椅子上坐下,看著對方的目光十分認真,他說:「總有一天,樓哥也會有中意的女孩子吧?溫柔婉約的,或是活力十足的,善解人意的,我沒辦法理解樓哥心目中理想的女孩是什麼模樣,但一旦談了戀愛,樓哥……是不是就不會理會我這個『弟弟』了?」

  「怎麼會!」樓澈從椅子上跳起來,站到紫丞面前,兩手搭上紫丞的雙肩,一臉氣憤:「你可是本小爺重要的『弟弟』,誰也不能拆散我們倆!如果說因為女孩子,本小爺就必須捨棄掉紫紫的話,那本小爺一輩子都不談戀愛了!」

  聞言,紫丞臉上的表情終於柔和些許,嘴角一勾,說:「有樓哥這番話就好,我不擔心了。」

  樓澈點點頭,腦子轉了轉,最後選擇讓紫丞的頭靠在自己胸前,仿造下午那樣拍拍他的後腦勺,當作安撫。

  雖然不知道紫丞在煩惱些什麼,以樓澈的智商完全無法從紫丞的隻字片語中明白,只好努力做出安撫的動作,讓自己比較像是一個哥哥。

  而靠在樓澈胸前的紫丞,暗自吸著樓澈的味道,嘴角的笑意淡淡的,卻好似參雜了什麼其他的意味,雙眸半瞇,一點也沒有抽身的意思。

  兩人保持這樣的姿勢許久後,紫丞用樓澈也能夠聽到的音量說了一句話。

  ──「對了,樓哥,是『恰當』,不是嫁當。」

  「欸?啊、這樣喔……嗯嗯,怎麼樣都好啦!不是都一樣嗎?」

  語畢,樓澈只聽到紫丞的低笑聲,一頭霧水。

 

────

上次更新是什麼時候來著?(摀面

百度的事件過去之後,我就不小心斷更了,應該說這篇本來就是專寫給百度的,一下沒在百度上連載,什麼動力也沒了(掩面

重新再發一次不曉得可不可行……?(#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