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外為正文開始前的故事,算是補完背景故事

*這次是屬於格雷和露西的故事,是偷帶露西出來玩時被露西老爹發現,於是捉回格雷打算審(爭)問(寵?)的故事。

*正篇產文目前遇到困難,只好先拿番外充量(不要明說

────

  為什麼有人可以這麼不顧一切呢?

  明明都到這種時候了,為什麼……還仍然願意陪著我呢?

  朋友……原來這就是擁有朋友的感覺?

  心裡暖暖的,好舒服。

  吶……謝謝你,謝謝你們,願意和我做朋友,謝謝!

 

*****

 

  哈特菲利亞家有一個因為身體病弱而轉移到偏遠別墅裡休養身體的小千金,別墅外圍被巨大的高牆所隔絕,圍牆外圍的世界是小千金的父親所嫌棄的,他不允許自己的女兒沾染上那裏一絲一毫的髒汙。

  但是,有個從外圍闖進來的小男孩帶走了小千金,他讓她認識外圍的世界,比圍牆內更加寬廣的世界,以及許許多多的人們。

  小千金──露西‧哈特菲利亞──不理解為什麼父親會把這些歸類成「髒污」,但她知道一件事──她喜歡這個世界,比起以前更加喜歡了!

  之後小男孩帶著露西一次次越過圍牆,帶著她出去外頭盡情玩耍,儘管玩了一身髒她也不在乎,比起成天窩在圖書室、鋼琴前面,這樣的生活反而快樂多了。

  但事情終究逃不過東窗事發,露西的父親得知這件事後非常生氣,他下令所有的保鑣把女兒帶回別墅,還要連同那些膽敢把她帶走的毛頭小子一起捉來,他要讓這個小子再也不敢碰露西一根寒毛。

  連累男孩和他的兄姊,露西感到愧疚,她本來打算自己回去圍牆裡面,請求父親放他們一馬的──反正她覺得她已經把一輩子的份全玩完了,是該滿足了。

  不料,男孩和他的兄姊完全不害怕這些保鑣,他們善用在這座城市生活好幾年的經驗,一次次耍著那些保鑣團團轉,男孩帶著她與兄姊分開行動,一下子就跑不見蹤影。

  最後把兩人抓回去的是在這座城市土生土長的年輕執事──洛基,他揪著男孩的後衣領走回別墅,露西只能跟在他身後,一臉擔心的看著。

  ──她什麼都不能做,她什麼都做不到。

  那一年露西七歲,她第一次有了想要保護某個人的心情,而這份心情早就在另外一個人的心中滋長。

  那就是同樣年僅七歲的格雷。

 

  格雷的身體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背對門板正對檜木製成的辦公桌,辦公桌後坐著露西的父親,旁邊則站著已經被執事女僕全身清洗過、換上一身新洋裝的露西,而格雷的身後則是站著把他捉到這裡來的洛基。

  露西父親滿臉怒容,他凶狠的瞪視格雷,而格雷也毫不畏懼瞪視回去,兩人之間激起濃濃火藥味,甚至可以聽見劈哩啪啦的聲響。

  「你這個小子……是烏璐家的孩子吧?那女人竟然放任雜種在外撒野,真是可惡!」露西父親咬牙切齒,說道。

  「我才不是雜種!烏璐只是太忙了,忙著取悅你這個上司開心,才沒空管我們!」格雷毫不示弱,大聲反擊回去。

  「啊啊,這麼說也是,就讓烏璐回去好好管教你們好了,永遠地。」

  「哼,損失烏璐會是你這輩子最錯誤的選擇,烏璐可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雕刻家,再也沒有比烏璐更厲害的雕刻家了!」

  「你也不過是依附在母鳥羽翼下的雜種,有本事就不要仗著烏璐的名號在外頭撒野!不過是丟人現眼!」

  「唔……」

  「說不出話來了嗎?小鬼頭的伶牙俐齒也不過如此──」

  「──會超越的。」格雷打斷未說完的話語,一雙眼眸炯炯有神,像是覺悟、又像是堅定著某種信念,他用這雙眼睛注視著對方,「我承認我現在力量還太小,但是將來我會成為比烏璐更厲害的雕刻家,我早就決定好了,一定會超越她!」

  露西父親沉默了會兒,他和那雙眼眸相望,陷入沉思。

  「小孩子的話總是異想天開,怎麼可能相信──」他冷笑了下,從辦公椅上起身,慢步走到格雷身旁,低語了句:「──但是眼神不錯,值得嘉獎。」

  眼看父親就要離開,露西慌張地想要留住他,此時一直沒有出聲的洛基說話了:「老爺,這個小孩該怎麼處置?」

  「捆著他,別給他跑了,我再跟烏璐聯絡,叫她把她家的雜種領回去。」

  「是。」

 

  房間只剩下洛基、露西和動彈不得的格雷,露西看了看洛基,又看了看格雷,一臉猶豫。

  最後她下定決定,深吸口氣準備和執事談話。

  「洛基──」

  「很抱歉,關於放這個小孩離開的命令不得遵從,還請小姐體諒。」

  「……唔。」露西嚥下口水,插著腰走到洛基面前,抬高自己的下巴,佯裝生氣的模樣:「誰跟你說那個,本小姐是要你離開,這裡我看著就行了。」

  「這個命令也無法遵從,小姐有極大的可能性放他離開,我不能違背老爺的命令。」

  「你哪有違背我父親的命令?父親只說別給他跑了,又沒叫你一定要看著他?他現在被綁成這樣哪裡也去不了,是能怎麼跑?」

  「但不看著他的話,小姐一定會解開繩子。」

  「我不會!還是說你質疑本小姐的話?」

  「這並不是質疑……」

  「少廢話了,快點離開這裡!不然我可要生氣了!」

  面對自家小姐少有的無理取鬧,洛基並不是不能夠理解,明知道老爺的命令才是絕對,但平時習慣順著小姐的期盼,這下令他難辦了。

  「你就快點出去吧,不然你的千金小姐就真的要生氣了。」被夾在中間的格雷一講話,馬上招來洛基的怒視,他不在乎的笑了笑:「你放心,既然露西都說不會解開繩子了,那他就不會解開,怎麼可以不相信她呢?這樣太過分了。」

  「你閉嘴,區區平民也敢喊小姐名諱──」

  「洛基你出去!」

  「……」洛基面露難色,猶豫許久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房間。

 

  沒聽到腳步聲之後,露西總算是鬆口氣,裝出來的樣子一下就垮台,一臉擔憂的看向格雷。

  「格雷你等等,我馬上幫你解開繩子……」

  「不行不行,你都說不會解開繩子,那你就不能解開。」格雷意外的拒絕露西的好意,他笑著對她說:「烏璐說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誠信,她討厭我們說謊欺騙她,所以不論如何我們都不會說謊,露西你可是千金大小姐,信譽不應該因為我而破壞,那不值得。」

  「但是再這樣下去,你就……」

  「沒事沒事,他們應該快來了,只是不知道在磨蹭什麼。」

  格雷的有意所指讓露西聽的一頭霧水,沒過多久,「碰咚」一聲,頭頂上的天花板被打開一個磁磚,兩顆熟悉的頭顱也出現在那個黑漆漆的洞口上。

  「……利昂、烏璐緹雅?」

  「唷、小公主,你家好大啊,我們光是潛進來找路都忙死了。」烏璐緹雅笑著說。

  「太慢了吧?你們早就該來了。」下方的格雷埋怨道。

  「你少囉嗦,再吵我就只丟一半的繩子下去,你自己想辦法爬上來!」利昂惡狠狠地說,邊說邊放下一條繩子,繩子尾端系著小刀,一看就知道是專門為了這個時候而設計的。

  格雷有些艱難的接到那把小刀,把綁住自己的繩子一條條砍斷之後,拉拉垂釣的繩子,開始往上爬。

  眼前的一幕太過出乎意料,露西簡直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只能愣愣地看著,無法言語。

  這三個人就像是早已預料到般,連脫逃用的計策都準備好了。

  這是為什麼?

  格雷緩慢的沿著繩子往上爬,同一時間利昂和烏璐緹雅也把繩子往後拉,逃到天花板的速度一下子快了不少。

  等爬進花板的洞口之後,格雷探出頭來,沖著露西笑:「你放心,我們不會有事的,這種事我們以前經常在做。」

  「到底是為什麼在做……」

  「格雷和利昂以前經常闖禍,所以我都得想辦法在媽媽回來之前把他們兩個救出去啊,這就是做大姊的辛酸吶──」

  「明明烏璐緹雅以前也有闖禍過吧……」

  「笨蛋、注意氣氛啊!」

  「我說格雷──你剛剛說了什麼來著?」

  「我是說──」

  「啊啊啊啊該走了走了走了!得趕在烏璐來之前離開才行,快點快點!」

  三人的身影一個個消失在洞口,露西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時,她又看到格雷重新探出頭來和她說話。

  「對了,露西,我明天再來找你玩喔!」

  「什麼?」露西又受到某種程度的驚嚇,呆呆地眨了眨眼,「都已經遇到這種事了,為什麼……」

  「不為什麼啊,我們是朋友嘛!」

  「朋……友……?」

  「格雷快點!再不加緊腳步會被發現的欸!」

  「喔喔來了,等一下啦!」

  「真是的……這下回去一定會被烏璐罵慘了……」

  「放心吧,這回主要闖禍的人是格雷,媽媽只會著重在格雷身上,我們兩個再找時間抽身就好。」

  「欸欸,這樣講太過分了吧……」

  看著那塊被放回去的磁磚,露西一時半刻無法回神,耳朵裡迴盪著三姊弟的說笑聲,心理反覆咀嚼「朋友」兩個字的意義和重量。

  ──他說,我們是朋友。

  許久之後,露西嘴邊勾起一個甜美的微笑,心中洋溢著前所未有的溫暖,一直到洛基回來後發現繩子被割斷時都尚未回神。

  不過,那都是後話了。

 

────

現在時間11:26

希望這個假日保住自創-同人-自創-同人的日更,因為我知道一旦斷掉一天,我就不可能回來了

可是今天出門去了柯南展,又去西門町,還跑地下街,老實講實在累了又懶

一直在思考要填哪一個坑,最後突然想起來我有個東西根本就不需要特意去填,那就是下剋上的番外w

甜美格露撫慰了我疲累的心(#

就這樣,成功趕上日更的我,今天也依舊通常運轉著(?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