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心儀之人

 

  隔天早晨,班和已經恢復精神的金剛進入班上,書包放下後,坐在金前面的梅利奧達斯轉過來問他昨晚狀況如何,他搖搖頭,笑容充滿無奈。

  「黛安有喜歡很久的人,班長知道這件事嗎?」像是想要從中問出些什麼似的,金邊把書包裡的課本拿出來,邊用眼角餘光看前面的人。

  「我知道啊。」梅利奧達斯並沒有太大的反應,笑意不變,「雖然會受傷,但靠自己的力量去爭取的感覺如何?」

  「……什麼意思?」

  「你不可能永遠都讓班保護著好好的,如果自己不振作起來的話,什麼也改變不了喔?幸福這種東西啊,要用自己的雙手去爭取才對。」

  金的臉色黯淡下來,喃喃重複著梅利奧達斯的話:「幸福……嗎……」

  「這傢伙就讓我好好保護就行了是班長多事了

  班插入兩人的對話,一手托住側臉注視著金,嘴邊帶著淡淡的笑意,雙眸微微瞇起。

  「是你保護過頭了!真是的……」梅利奧達斯嘆口氣,說。

  兩個人一來一往的爭論起來,但這些絲毫沒有影響到陷入沉思的金,他默默地盯著自己的雙手,然後緊緊握成拳。

 

  早上第二節下課,班被老師叫走,而梅利奧達斯則和伊莉莎白兩個人去董事會,只留下金一個人呆在座位上,他趴在桌上,側頭看著窗外的景色,兩隻眸子眨呀眨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亦或只是單純在發呆。

  突然間,有個聲音出現在他身旁,一下子把他叫喚回神。

  「喂,哈勒昆……你在睡覺嗎?」

  「咦?咱沒睡……」金微愣,在轉頭之餘思考著這不太陌生的嗓音,抬起頭先看到的是少女充滿氣勢的臉龐,紫色頭髮紮成束,單看容貌的話算是秀氣,但渾身散發出的氣場一點也沒有女孩子的感覺,她居高臨下看著金,兩邊的眉頭往中間擠,仔細看的話還能發現臉頰上有冷汗流下。

  金很努力地翻出腦子裡的記憶,把長相和名字一一拼湊起來。

  「……潔莉卡……對吧?」

  潔莉卡點點頭,先是往門外看一眼,確定沒有某個人之後便回來看金,雙手放在金的桌子上,炯炯有神的雙眸直直盯著他,看得他有些不自在。

  「呃……怎麼了嗎?」

  「哈勒昆,你和班的感情很好對不對?你知道他有沒有在意的女孩子嗎?」

  「……什麼?」金一時之間反應不及,只能呆呆地看著對方。

  班……在意的女孩子?從來就沒看過他跟哪個女生走得特別近,或是特別關注,應該說他連男生都沒有在乎了,更何況是女生。

  見哈勒昆遲遲沒有回答,潔莉卡看上去有些煩躁,抓了抓頭之後再度開口:「其實……昨天下午,班出手救了我,所以我想跟他道個謝……」

  「呃,這種事應該直接跟本人講比較好吧……」

  「你先聽我說完。」潔莉卡深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那時班看上去心情特別糟,至少我從來沒有看過他露出那樣的表情……怎麼說才好?就像是恨不得把所有活著的生物全消滅殆盡的感覺。」

  「班嗎?唔……」雖然沒有看過,但金大概摸清楚班在生氣什麼,無非就是他跟著班長和黛安娜三個人出去不讓他跟……所以在吃醋嗎?不對,班會吃醋嗎?

  「然後,有個女孩子出現在班面前,就在那一瞬間,班散發出來的殺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溫柔,我想他應該是把那個女生當作非常重要的人吧?這只是我的猜測啦……」

  ……女生?

  「呃……那個女生是不是有一頭金色長髮,個子矮矮的,背著後背書包,身上穿著國中生的制服,裙子還特別長?」

  「對,就是那樣……不對,你怎麼知道的?」

  金嘆了口氣,說:「他是咱的妹妹啦,班很疼愛她,會這樣是正常的。」

  「原來是你妹妹嗎……我還以為她是班喜歡的人呢……」

  ……嗯?

  「我第一次見到班臉上出現這麼溫柔的表情,他從來不曾在乎過你以外的人不是嗎?還常常和班長鬥嘴。」

  「不,咱覺得他們兩個感情應該很好……」只是關係可能有點複雜,或許是追求的理念不同吧?

  「恩,總之呢……搞不好班就是喜歡你妹妹也說不定,這只是我的猜測啦……」

  喜歡?班……和伊萊恩?

 

  ──「基本上你的三餐都是班在掌握的,那就別想長高了,他就好這口呢!」

 

  這時,梅利奧達斯曾經說過的話在腦中一閃而逝,金這才認真的看待這件事……以前他從來就沒有想過,班當初到底是為什麼自願照顧他們兄妹倆呢?對他們倆總是盡心盡力,家裡大大小小的事情幾乎都是他在處理,嚴格說起來,班和他們兄妹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在幼兒園認識了,然後莫名其妙就被他給纏上了。

  班……到底為什麼會留在這個家裡呢?

  金的臉色漸漸黯淡,思緒也不曉得神遊到哪裡去了,潔莉卡僅僅是看一眼,便喃喃念著:「班果然喜歡矮個子嗎?保護欲?控制欲?恩……反正像我這樣不需要保護的女孩子,果然很吃虧嗎……」然後慢慢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直到潔莉卡走遠,班、梅利奧達斯和伊莉莎白三人紛紛回來,上課鐘聲也打響了,金仍舊沒有回過神,他的額頭抵在桌面,雙眼闔上,陷入深沉的睡眠。

 

  等到金從睡眠狀態清醒後,已經是放學時段了,全班都為了球技大會而練習著,只有自己一個人待在座位上。

  暗叫不好,下意識看向身旁的位子,正想要張口叫喚那個人的名字,卻發現對方根本沒有在座位上。

  書包都還在座位上,所以仍待在學校才對,或許只是去了一趟廁所吧?那只要在教室裡等著,他就會回來……金忽然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胸口悶悶的,好似有什麼不對勁。

  這麼說起來,從嗜睡症清醒時,身旁沒有班的人影,這還是頭一遭。

  心臟像是被壓著似的,有些喘不過氣,視線時不時飄向門口,一直沒有等到想要等的人而感到煩躁起來。

  班會去哪裡呢?一定只是去上個廁所就回來了,不然就是臨時被班長找過去練習……不對,咱沒有醒過來的話,班一定哪裡都不會去的,他一直都會

在待在咱第一眼就可以看到的地方……

  曾何幾時,自己如此依賴這個人了?

  愈發煩躁起來,金從座位上起身,急急走向門口,猶豫著要去廁所找人還是去其他的地方碰碰運氣,沒多久又想走回教室等,然後又想要出去找人。

  反反覆覆,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腦子一陣茫然失措,身體卻因為腦子裡的掙扎而重複著進出門口的動作。

  班……班……還沒有要回來嗎……

 

  就在金決定要去廁所找時,從必定經過的樓梯口傳來女孩子的聲音,他整個人嚇了個正著,連忙躲在牆壁後面。

  「那個……我很喜歡你,真的真的很喜歡!」

  什麼?告白場面?這種時候?金更加慌亂失措,他對那種八卦一點興趣也無,撞見告白什麼的實在太過尷尬了,他覺得自己現在要不是繞遠路去廁所,就是該回教室繼續等。

  「所以?」

  但接下來的聲音,卻讓他的雙腳彷彿黏在地板上,完全無法移動。

  聽了整整十幾年的嗓音,他不可能會認不出來──那是班的聲音,有女孩子正鼓起勇氣向班告白。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會離開他身旁嗎?金放在兩側的雙手不自覺握起,抿起嘴唇,胸口悶悶的,又像是被人抓住一般難受。

  ……為什麼?眾多疑問在他的腦海裡盤旋,耳邊卻又清楚聽見兩人的談話。

  「……我、我從剛入學就一直喜歡你了,請、請你和我交──」

  「我才不要

  「唔……為、為什麼……?」

  「首先呢,我不認識你,再來呢,你的長相身高也不是我的菜,最後呢,綜上所述,我完全沒有和你交往的理由吧

  女生似乎沉默了好一會兒,好不容易才又出聲:「那麼……我可以問一下嗎?班同學……有沒有喜歡的人。」

  「……如果我老實回答的話,你們是不是就不會再來找我了?」

  「那、那個……」

  班嘆了一口氣,說:「有,去告訴其他人,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別再來自己找罪受

  聞言,金整個人在原地顫抖──氣到顫抖。

  說得再婉轉一點啊!把鼓起勇氣告白的人當成什麼了啊!再稍微注意一下別人的感受啊!那種把人當成麻煩害蟲之類的發言到底是怎樣!

  「……那麼,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呢?我想知道……能夠讓班喜歡的人……」

  這次輪到班沉默了,好半晌都沒有聽到他回答,金正想說是不是這傢伙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時,熟悉的聲音再度傳入耳中。

  「是個非常堅強的人,雖然身體不好,卻總是把不屬於自己的責任往身上攬,稍微不注意就會出狀況的迷糊鬼,讓人不時時刻刻盯緊都不行,還非常天真,輕易就會被人牽著鼻子走……」班頓了一下,繼續說:「總而言之,是個讓我恨不得把人整個關起來的傢伙。」

  剩下來的聲音金已經聽不到了,他的腦子不斷把班的敘述重複撥放,身體微微顫抖,兩側的手握拳又放開,一直不斷重複著相同的動作。

  從班的敘述來看,金幾乎可以斷定班所喜歡的女孩子到底是誰了──以上條件完全符合的不是只有伊萊恩嗎?班是真的喜歡伊萊恩?

  雖然說伊萊恩還小,肯定不懂班是如此喜歡她吧?儘管捨不得,倘若伊萊恩也對班有那個意思的話……一切都說得通了,為什麼班會願意待在他們身邊,為什麼他會半點怨言也不曾有過的照顧他們倆,等到獲得伊萊恩的強烈好感後,接下來不就是妥妥的等著娶新娘嘛!

  不不不,不管怎麼說,伊萊恩的心情才是最重要的,做哥哥怎麼可以這樣擅自下定論?這一切都是為了伊萊恩的幸福著想,做為一個疼愛妹妹的哥哥,怎麼可以眼睜睜看著妹妹嫁出去!

  如果是班的話……如果是他,那伊萊恩一定可以獲得幸福……不行啊,哥哥還是捨不得啊!

  金的腦子飛快的運轉著,龐大的資訊量讓他措手不及,然而他卻絲毫沒有發現自己的胸口一陣一陣的發疼,像是被人緊緊握在手裡,幾乎快要是捏碎似的,讓他感到呼吸困難。

  班……喜歡的人是……伊萊恩?那麼咱呢?只是伊萊恩的附屬品嗎?

 

────

我覺得吧,終於要進入主線之一了(?

目前的狀況是,班出櫃(?)後,金嚴重會錯意這樣。

故事繼續進行,兩個人要走的路還長著呢w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