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不速之客

 

  期中考結束過後,接著迎來運動會,伊萊恩再次住進醫院,不得已之下,金和班兩人這次運動會只得缺席,到醫院裡去照顧伊萊恩。

  梅利奧達斯也常過來探望她,還會說一些班上發生過的事情,讓病床上的少女樂的呵呵笑。

  一個月後,伊萊恩順利出院,學校方面也正好考完期末考,進入暑假的階段。

  艷陽高照,剛放假沒有多久,平日的街上多了很多的少年少女,班、金和伊萊恩三個人一路從醫院走到家附近的街口,話題大部分都牽扯到金和班兩人的學校生活,伊萊恩只有稍微提到一點而已。

  隨著接近家門口,人潮也開始減少,零零散散的幾個人在周邊,三人拐了一個彎後更是一個人也沒有了。

  此時有一個人影站在金兄妹倆的家門口,那是跟金差不多年紀的少年,腳邊跟著一隻大黑狗,少年正逗弄著大黑狗,就像是在殺時間一樣。

  「那是……」金和伊萊恩雙雙停下腳步,當班因為警戒而瞇起雙眼的時候,金髮的小人兒突然往前衝,撲到那只大黑狗身上。

  「奧斯陸!是奧斯陸耶!好久不見了,奧斯陸!」

  大黑狗顯然也很興奮,吠了好幾聲後便和伊萊恩玩在一起。

  少年看著伊萊恩的眼神透露出一絲溫柔,嘴角也微微勾起,接著看向朝他走來的金。

  「海爾布萊姆,好久不見!」金笑著說,伸手和對方擊掌。

  「好久不見,哈勒昆、伊萊恩。看起來過得還不錯嘛,這樣我就放心了。」少年──海爾布萊姆也笑著說,視線慢慢移向金身後的人,與毫無笑意的眼眸對視,「不跟我介紹一下你們倆的新朋友嗎?」

  「啊啊,這是咱在學校認識的朋友,他叫班,這段時間他每天都會來陪咱們兄妹倆。」金指著身後的班說道,然後回頭跟班介紹:「這位是咱和伊萊恩的遠方親戚,叫海爾布萊姆,咱們爸媽還健在的時候,他偶爾會從老家過來找咱們玩耍。」

  「嘿──這樣啊」班笑了笑,瞇著眼眸上下打量著對方。

  「海爾布萊姆哥哥!班他很厲害喔!又會做飯又會打掃,幾乎什麼都難不倒他,對哥哥和伊萊恩都非常好,而且還很會打架!」伊萊恩雙手握成拳,用力的說。

  「……你到底在咱妹妹面前做了什麼啊。」金一臉無奈的往後看,只見後者笑而不語,反而抬手拍了拍金的頭。

  「也就是說,」海爾布萊姆保持笑容,朝班伸出手,「是班先生照顧哈勒昆和伊萊恩兄妹的生活起居嗎?那我應該要好好表達一下我的感謝之意。」

  「不用那麼麻煩」班也伸手握住,就在兩人帶著打量和警戒的對視之下,金已經將庭院的鐵門打開,讓伊萊恩和奧斯陸可以進庭院裡玩耍。

  「話說回來……海爾布萊姆,你怎麼突然從老家那裏過來了呢?」金回頭看向兩人,邊說。

  「這個嘛……說來話長,我們進去說吧?」海爾布萊姆露出有些苦澀的笑容,鬆開和班相握的手後,跟在金的身上走入庭院。

  班則是沉默了一會兒,才邁開步伐跟上兩人。

 

  班走進廚房幫坐在沙發上的兩人泡茶,海爾布萊姆的視線經常性地停留在班走動的身影,抿了抿唇,似乎在思考的樣子,金望著他,疑惑的問道:「海爾布萊姆為什麼會特地從老家過來……可以告訴咱原因嗎?是跟咱和伊萊恩有關係?」

  「不愧是哈勒昆,已經猜到了吧?」聞言,海爾布萊姆笑了幾聲,將視線重新放回金身上並說:「其實是這樣的,老家那邊希望可以接你們兄妹倆回去住。」

  「欸?」金不禁睜大了雙眼,就連端茶過來的班也停下腳步,臉色一下子變得陰沉不少,緊握杯緣的手收緊了不少。

  「當然,我也有阻止過了,可是這種事畢竟不是我們孩子能夠做決定的,最後我也只能讓他們妥協到這步──由我親自過來視察你們生活的狀況,再上報給老家的人知道,由他們決定是否要接你們回去。」

  金微微垂下頭,放在膝蓋上的手緊握成拳,「……為什麼這麼突然?父母去世都過這麼多年了,不也對咱們的事不聞不問的嗎?」

  「牽扯到遺產繼承的事情,老家那邊也因為這件事而騷動著呢!你們兄妹在法律上也有繼承遺產的資格,這點對擁有你們撫養權的大人來講是非常重要的,而在其他人眼裡就像半途冒出來的程咬金似的,所以才會要你們搬過去,說好聽點是方便照顧。」

  「實際上是監視嗎……咱們兄妹對遺產一點興趣也沒有,不能這樣告訴他們嗎?」

  海爾布萊姆搖搖頭,接過班遞過來的茶水,點頭致謝後開口:「對遺產有興趣的不是你們,而是握有你們撫養權的大人,這點沒有改變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金陷入沉思,「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卻想從咱們身上榨取好處嗎……是看準咱們在這裡生活卻沒有大人照顧這點吧?以一般的情況下來講,咱們完全沒有留下來的立場。」

  「畢竟小孩子能做的事情有限,所以他們很輕易的插手了。」海爾布萊姆喝了一口茶,接著說:「該怎麼辦呢?哈勒昆。對我來說,你們搬過去不僅對我一點好處也沒有,立場不穩定的你們還很可能會變成受到攻擊的對象。因此,可以避免的話我希望極力避免。」

  「如果順利的話,咱也不希望搬回老家。」金嘆了口氣,接過班遞過來的茶水後,往旁邊挪了一個位子給他坐。

  「既然如此,就得好好想一個可以說服他們的說詞了。」

  「要說服而且不能有任何破綻的說詞嗎……」金皺著眉,努力的思考著,沒過多久便抓了抓頭,說:「不行啊──現在什麼也想不出來,再這樣下去就真的要搬回老家了!而且這棟房子還會被他們接收……」

  「哈勒昆,我會在這裡待上一段時日,藉故觀察你們的生活狀況,你趁這段時間好好想一想。」

  「嗯,謝謝你,海爾布萊姆,為此還特地帶奧斯陸來一趟。」

  「別這麼說,奧斯陸本來就是你們家養的狗,我只是因為擔心你們無暇顧及才代為照顧罷了,說不定回老家以後,你們可以天天陪他玩。」

  「也是,這樣伊萊恩也不會覺得孤單了吧?」

  兩人的笑容漸漸變得有些自欺欺人的意味,他們互看了一眼,實在忍不住而共同笑出聲。

  「你不會是真的想搬回來吧?」

  「那可很難說。」

  金和海爾布萊姆不約而同地笑著,從頭旁聽到尾的班則染上陰沉的臉色,手緊緊的握拳,視線一直落在金的身上沒有離開。

 

  噠……就在兩人笑得開懷時,伊萊恩和奧斯陸從院子裡回到屋子裡,她緊緊的皺著眉,雙手放在胸前緊握著,身體些微的顫抖著。

  「不是真的吧?要搬回老家什麼的……」

  「伊萊恩……」少女微弱的聲音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他們看了一眼彼此,抿起唇不發一語。

  默認的表示讓伊萊恩握在胸前的手收緊了不少,「不要……!伊萊恩不要回老家!絕對不要!」

  「伊萊恩,你先冷靜一點,現在也不是真的必須搬回去不可──」

  「那邊的人這麼說了吧?那不就代表伊萊恩和哥哥必須回去了嗎?我不要!我不要!」伊萊恩喊道,快速跑上樓,金雖然在第一時間也急忙跟上,但仍被拒於門外。

 

────

現在時間2:22

據說上次的更新是在八月喔呵呵(?

這幾天是真的忙到不行,九點十點才能回到宿舍,有時候甚至必須踩十一點門禁的底線

再加上這幾天的睡眠品質很差,還是該說有失眠的問題……爬床前不管再怎麼想要睡覺,感覺好像只要一沾到床鋪就會直接昏倒的FU,但一爬上去精神立刻就會變得很好,這個現象困擾了我好幾天

總而言之,近況就是這樣,讓大家等了這麼久真對不起,謝謝你們的等待QQQQ

所以我說這篇文的盡頭到底在哪裡(倒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