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英雄學院〉創作衍伸,明明只是練筆卻莫名變成一個系列是怎麼回事

*爆豪勝己X常闇踏陰的配對,觀看過程有任何不適該作者皆不負責,請自行前往右上紅叉領取快速痊癒的處方籤

 

────

 

壹、在都是你的城市迷了路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不知道,而且也無從得知。

  等發現的時候,視線已經在你身上無法移開了。

  腦子裏面總是想著你的事,總是在意著你,總是追逐著你。

  我討厭這樣的自己,非常討厭。

 

  漆黑的夜空中,常闇踏陰一個人站在樓頂,俯視著底下熙熙攘攘的人群,聆聽著吵雜的汽鳴聲,黑影窩在他的身邊,沉默不語。

  從雄英高中畢業後過了幾年呢?他沒有在數,曾經和當初的夥伴們在一間事務所,一同工作亦或並肩作戰,而現在他是一個人自立門戶,不再跟任何人組隊,不再接近其他人,寧可在陰暗處做毫無報酬可言的委託,也絕不站到陽光底下。

  鈴鈴鈴。

  懷裡的手機響起,常闇掏出手機後滑開螢幕,放到耳邊。

  「喂、常闇嗎?你、你聽我說!」電話那頭傳來了令人懷念的聲音,一下一下抽嚏著,講話也一頓一頓的,「小勝、小勝他醒過來了!常闇你快點來!小勝他、醒過來了唔哇啊啊啊……」

  常闇的眼睛微微睜大,應聲過後便離開樓頂,往習慣的醫院飛奔而去。

 

貳、相隔百里的十指相扣

 

  醫院裡是少有的喧鬧,病房前聚集了當初A班的學生們,常闇在心裡默默念著每個人的名字,嘴邊勾起一抹微笑。

  真是懷念的場景。

  「啊!常闇!」發現他的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綠谷出久,他身旁的轟焦凍抽了幾張面紙擦拭綠谷的臉,從手臂上掛著的袋子看來,已經犧牲了許多包面紙。

  「好久不見。」常闇說,看著昔日的友人跟記憶中有些出入的臉孔,酸澀的感覺自心底浮起,他接著說:「爆豪呢?」

  「小勝他、還在病房裡──」轟伸手幫講話一頓一頓的綠谷擤鼻涕,「看起來沒什麼大礙,身上的傷也因為五年的修養而完好如初,只是……只是……」

  綠谷似乎說不下去,他轉頭埋在轟的胸前,一下一下的啜泣著,轟拍了拍作為安撫,代替他往下說:「爆豪因為當年的受創,雙眼永久性失明,可能沒辦法再繼續走英雄這條路了。」

  常闇抿起嘴唇走到門邊,門上的玻璃窗可以看見裡面乾淨的病房,病床上坐臥的人雙眼無神,安靜的杵在那兒,床邊則是坐著總是在說話的切島銳兒郎,那人眼角也是紅紅的,看起來才剛哭過沒多久,卻能充滿元氣的跟病床上的人說話。

  常闇將手掌放在玻璃窗上,緩慢收緊。

 

  你說,如果當初有接受你的感情,事情是不是就不會走到這一步呢?

  「如果」所營造出的未來實在太過美好。

  我無福消受。

 

參、世界熄了燈,可我想見你

 

  叩叩。

  敲了敲病房的門,常闇打開門走進房內,視線自然的落到病床上的人──爆豪勝己──曾經充滿傲氣和自信的臉龐,現在似乎只剩下一個空殼,沒有什麼表情,也沒有什麼表示。

  以前切島在說話的時候,他總是會說「吵死人了!」來制止他,但現下似乎連說這句話的力氣也不存在。

  「啊,是常闇來了。」切島帶著笑容,跟病床上的爆豪說。

  「我有聽到。」爆豪淡淡地說了一句,便沒有下文。

  切島笑了笑,說:「那我出去,你們慢慢聊,大家都在外面,想要見誰就說一聲啊。」語畢,他起身與常闇擦過身子,推開門走到外面。

  常闇站在門口沉默了很一陣子,黑影從等斗篷底下探出來,試探性地接近爆豪,在他毫無神采的雙眸前晃了晃。

  爆豪一點反應也沒有,僅僅說了一句:「不打算坐下嗎。」

  常闇淡淡應了一聲,走到床邊的椅子並坐下。

  「……真的完全看不到了嗎?」

  「恩,托你的服。」爆豪說,他抬手到眼前晃了晃,卻意外碰到黑影,身體微微顫了一下,勾起一抹笑容:「你在這裡啊,怎麼不出聲。」

  黑影蹭著爆豪撫摸的手掌心,小聲低喃:「……對不起。」

  「沒事,這不是任何人的錯。」爆豪慢慢地說道,「大概昏迷的有些久了,夢到很多事情,清醒後仔細想想情緒也沒有原先那麼激動,失去視覺,其他地方的感知反而敏銳起來,也注意到了以前從來沒有發現的事。」

  爆豪自顧自地說著,常闇沒有任何反應,只是默默地聆聽。

  「常闇,你說呢?」

  常闇的身體明顯地顫了一下,放在膝蓋上的拳頭收緊,咬住自己的下唇,呼吸開始變得凌亂。

  五年前的那一幕彷彿現在正在發生般在他的腦子裡上演著。

  失控的黑影,無力的自己,想要阻止自己的爆豪受到黑影的重擊,即使受了傷仍然使出個性要制止他,無奈這次黑影的失控太過出乎意料,硬生生對兩人造成無法抹滅的傷痕。

  「……我,」常闇開口說話,聲音顫抖個不停,「會補償你的,讓我照顧你吧!接下來的日子裡,讓我──」

  「常闇,我失明是一輩子的事情了,你打算一輩子都待在我身邊嗎?」

  「──讓我待在你身邊吧!一輩子。」

  爆豪沉默了許久,別過頭,嘴角微勾。

  ──「雖然我不覺得你能派上什麼用場,想留就留著吧,隨你了。」

 

  一輩子都看不到心愛之人的模樣,但一輩子都可以和心愛之人待在一起。

  你都這麼決定了,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是當初的我太過自負,認為個性與你相剋的自己可以完美的阻止你。

  如果因為這個決定,而讓罪惡感把你永久地綁在我身邊,有何不可呢?

 

肆、踩著你的足印

 

  噠噠噠。

  春天的陽光輕柔的撒落在草地上,兩周前出院的爆豪一手拿著盲人用手杖摸索著前面的路,常闇扶著他的手臂輔助他往前走,而走在兩人前面的是切島,後面跟著綠谷和轟二人。

  「爆豪,天氣很好喔,如何?今天要不要去遠一點的地方走走?」切島興沖沖的說道,雙手比了一個誇張的大手勢。

  「小勝,櫻花已經快要開了,改天大家一起去賞櫻吧?櫻花的味道非常好聞喔!」綠谷也同樣興沖沖地說。

  「你們兩個吵死了,不能安靜一點嗎。」爆豪有些唾棄的說道,兩人無奈地笑了笑,綠谷往後退,而切島喃喃唸了一句「真是過分」。

  安靜沒有多久,耐不住性子的切島又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起來,用八百萬教他的詞彙來組織眼前的樣貌,想讓失明的爆豪多少感受到春天的美好。

  切島能說的詞不多,於是綠谷開口補充,兩個人交互把眼前的漂亮的景色細微的描述了一遍,包括綠油油的草地、空中飛舞的鳥兒、溫暖舒適的太陽、晴朗的天空和肉眼可見的小生物。

  這次爆豪沒有阻止他們的意思,任由他們慢慢講,什麼表示也沒有。

  黑影細心的幫爆豪腳邊的雜物去除,比如石子之類的,減少爆豪可能會摔倒的機率。

  他們就這樣走了一下午,也沒有到比較遠的地方,只在附近的公園裡走動,夕陽西下才一起送爆豪回家。

 

伍、窒息的魚

 

  爆豪出院已經有三個月之久了,大家開始變得忙碌,能來探望他的人漸漸減少,只有固定的切島、綠谷、轟三個人每個星期都會一起過來。

  耳朵變得異常敏銳,可以聽見許多細小且吵雜的聲音,鼻子所能聞到的味道也比以前更多,嘴巴變得比以前要挑,手能光靠撫摸來辨識眼前的東西。

  有人說,神關上了一扇門,便開了一扇窗。

  爆豪現在可以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偶爾他會抬手撫摸自己的雙眼,來確認自己是否還有知覺。

  失去雙眼的自己還能夠做到什麼,他現在仍然在摸索,頑強的自尊心不容許他變成一無是處的廢物,他必須找出現在的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並且完美的執行。

  因此常闇走進房間時,看到的是爆豪正在書桌前練習辨認點字版。

  從認字開始,一步一步往前進吧!

  黑影很自然地靠過去,窩在爆豪身旁,引起他的注意。

  「怎麼了?」他輕聲詢問。

  「要休息一下嗎?喝點茶。」常闇說道,將手上的杯子放置在桌上。

  「恩,謝謝。」爆豪撫摸幾下黑影,另一手摸索著茶杯的位置,常闇立刻將杯子端起來遞給他。

  自從常闇決定要陪在爆豪身邊一輩子後,就再也沒有離開的時間,他無微不至的照顧著雙眼失明的爆豪,爆豪想要自己來的事情就會待在一邊看著他完成,剩下的就主動攬下職責,跟以前相比更少說話了。

  兩人之間唯一剩下的是照顧與被照顧者的關係,生活比以前更加貼近對方,心靈卻比以前更加遙不可及。

  像這樣持續性的相處,是未來一輩子的事。

 

────

呃,這裡是伊伊,請MHA的大家多多指教?

這是網路公開第一篇爆常,可是我手邊已經有一份到三份的正在進行式的無料了(爆笑

爆常這一對真的非常可愛非常揪心非常讓我喜歡

雖然我吃雙向單箭頭就是了……啊,這篇好像已經表露無遺了?(爆笑

之前應該還會繼續產吧我不知道耶,總之請大家多多指教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