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無料名稱:朝と闇

衍伸作品:我的英雄學院

配對:轟焦凍X綠谷出久+爆豪勝己X常闇踏陰

靈感提供:狄攸

代筆:伊伊

友情贊助封面:程暮

 

【爆常的場合】

  桌上放置著一張婚禮的邀請卡,附上一張兩個人面帶微笑的合照,身穿白無垢的綠谷出久,旁邊是身穿紋付袴的轟焦凍。

  爆豪勝己看著桌上的卡,臉色黑了大半,而身邊的常闇踏陰眨了眨眼,沒有露出什麼表情,不過眼神倒是亮了起來。

  「爆豪,綠谷他們要結婚了。」常闇踏陰抬頭看向頂著陰沉臉色的爆豪勝己,眨了眨眼睛後說:「我們去祝福他們吧?地點離這裡只隔了兩座村莊,三天以內應該可以到。」

  「我不要。」爆豪勝己伸手把那張邀請函連同照片撕成兩半,低吼:「誰要去參加渾帳廢久的結婚典禮啊!再說那傢伙為什麼要把這種東西寄過來啊!」

  「因為他希望你去吧?你們不是朋友嗎?」

  「誰跟他是朋友啊!開什麼玩笑!」

  「那只有你自己這麼覺得吧……」常闇踏陰嘆了一口氣,「再說,你對我發脾氣有什麼用?」

  爆豪勝己撇撇嘴,將手上的碎片丟到桌上,雙手環胸並盯著常闇踏陰,「……你是真的要去?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既然是朋友的婚禮,怎麼能不去參加?大家也都會去啊?」

  「不……這個……」

  「總之我會去,你要不要去就隨便你了。」

  常闇踏陰邊說邊收起桌上的碎片,正要起身的霎那,一股拉力使他整個人失去平衡,背部與鋪著塌塌米的地板相撞,發出了「砰咚」的聲音。

  視野大幅度的移動,一晃眼視線裡只剩天花板,常闇眨了幾下眼睛,隨即一個人影擋住他的視線,他直直望著他的雙眼,抿著唇沉默著,常闇喃喃唸了一句:「……爆豪?」

  爆豪勝己由上而下俯視著底下的人,一張臉皺得很難看,兩雙眼睛互相注視著許久,沒有人說話。

  「常闇……我──」爆豪勝己開口喊了一聲,又將嘴闔上,兩手撐在常闇踏陰頭兩側的地板上,手掌用力握成拳狀,剛開口又馬上把嘴抿起。

  常闇踏陰一臉不明所以,和爆豪勝己對視許久仍然沒有進入狀況。

  「──你真的要去嗎?廢久的婚禮什麼的,沒有去的必要吧?」

  「為什麼?一個人要找到幸福多麼不容易,所以我想去祝福他,祝福朋友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幸福什麼的……比起別人的幸福,自己的幸福更重要吧?我、我想讓你──」

  話語堵在口中說不出來,常闇踏陰茫然的眼神讓爆豪勝己一時之間說不出話,暗罵了一聲便欺身向前,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吻住他。

  「嗯……!」常闇踏陰睜大雙眼,呆愣地看著那張距離自己只有幾公分的臉,爆豪勝己半瞇起眼,接著抬起手掌擋去前者的視線。

  持續了幾秒鐘的親吻過後,強吻的那一方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分開。

  移開常闇踏陰臉上的手掌,與他茫然錯愕的眼眸對視,爆豪勝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常闇,我──」

  喀啦!拉門迅速被拉開,「爆豪、常闇!你們收到消息了嗎?綠谷和轟那兩個傢伙好像要結──啊。」

  「……切島銳兒郎、給我滾出去!」

  「是!對不起!」

 

【轟出的場合】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身穿白無垢的綠谷出久在房內四處走來走去,而身穿紋付袴的轟焦凍坐在塌塌米上,很悠閒地喝著茶,時不時看一眼走來走去的新娘子。

  「綠谷,典禮還沒開始,不要把自己的體力給耗光了。」

  「可是……可是可是!」綠谷出久用力拍了一下茶几的桌面,桌上的茶杯震動了一下,「今天小勝會來吧?他應該會來吧?他會來的吧?」

  「嘛……他來不來我是無所謂啦。」轟焦凍滿不在乎的喝了一口茶。

  「我!有!所!謂!啊!」綠谷出久邊喊邊拍打桌子,「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和小勝一輩子都處於那種狀態啊!交情都這麼久了,為什麼不能好好做朋友呢……」

  「因為他單方面討厭你不是嗎?」轟焦凍切了一塊羊羹,遞到對方嘴邊。

  綠谷出久張嘴吃下那塊羊羹,咀嚼了一會兒後嚥下,說:「唔,好甜。」

  「來。」轟焦凍將桌上的茶杯遞出去。

  「唔,謝謝。」綠谷出久接過茶水,潤潤喉再開口,「話雖如此……小勝他也不是那麼不講道理的人啊,應該說他從以前開始就是那副性子了……吶,轟是不是也不喜歡小勝呢?」

  「他是你的朋友,我不好說些什麼。」轟焦凍邊說邊喝了一口茶。

  「因為……你們兩個上次見面差點打起來吧?小勝他真不是那個意思……唔嗯,我是真的很希望他會來,我不想看到我最重要的兩個人反目成仇。」

  轟焦凍眨了眨眼,邊嘆口氣邊放下茶杯,從塌塌米上起身。

  「轟……?」

  「我去聯絡切島和常闇,他們倆個都要過來的話,爆豪會來的機率也會大幅度增加,那比你寄邀請函給那傢伙來的有效率多了。」

  「轟……!」

  轟焦凍無奈的揉了揉綠谷出久的頭,嘴角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今天是你我的大日子,我不希望你頂著那種臉出席,好嗎?我保證今天不會跟爆豪吵架。」

  「也就是說,你們要好好相處還要一段日子呢……」

  「你先跟他好好相處再來說我吧。」

  「說的也是……」綠谷出久嘆了一口氣,「真不想永遠都和他這麼下去。」

  「你啊……再說下去,即使是我也會吃味的喔。」轟焦凍無奈地說道,將身子半傾後伸手撥開綠谷出久額前的碎髮,印下一吻。

  綠谷出久的臉浮上一層紅暈,他摀住被親吻的額頭,嘴一開一合的說不出話來。

  見狀,轟焦凍掩嘴一笑,便離開房間。

  被留在房裡的人久久尚未回神,愣了好一陣子後雙手摀著額頭並靠在茶几上,整個人縮起來,想要掩飾臉上的燥熱似的。

 

  「……太狡猾了啦,腦袋無法思考了……」

 

 

【爆常&轟出的場合】

  婚禮式的隔天,爆豪勝己、常闇踏陰、轟焦凍和綠谷出久四人聚在一家茶坊,許久不見的四個人因為綠谷出久的請託而聚集在一起敘舊。

  「欸?」聽完常闇踏陰的敘述後,綠谷出久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收到邀請函的時候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啊……?」

  「嗯,頗令人困擾的。」常闇踏陰淡淡地說道,喝了口茶,身旁的爆豪勝己撇開視線,握著茶杯的手稍稍收緊了一些,嘴唇抿起。

  綠谷出久看了看重要的兒時玩伴,再看了看兒時玩伴身旁的人,緩緩道出:「那個呀……我想,小勝那時候是想要告白的吧?」

  語畢,常闇踏陰微微睜大了眼睛,而爆豪勝己的身體震了一下,握著茶杯的手大力的收緊,杯子發出輕微的劈啪聲。

  「……告白?他嗎?」

  「嗯,小勝的自尊心一向很強,所以很多話都沒辦法順利地說出口,我一直很擔心他這個樣子的……對不起喔,常闇。」

  「咦?不……」常闇轉頭看向旁邊臉上染上一層陰霾的人。

  劈啪!茶杯發出了慘烈的聲音,硬生生被握成了碎片,爆豪勝己將碎片往桌上用力一拍,臉上盡是猙獰,他喊道:「別開玩笑了!誰喜歡那個傢伙啊!渾帳廢久!少自以為是的亂說了!」音剛落,他快步離開茶坊。

  「他這麼說?」常闇踏陰指著爆豪勝己離去的方向,淡淡的說。

  「唔啊啊啊怎麼辦我又惹他生氣了!他會不會又更討厭我了啊!怎麼辦啊!唔啊啊啊轟怎麼辦怎麼辦才好──」

  「好了你冷靜一點,沒事的。」轟焦凍安撫著剛過門的妻子,喃喃說了一句:「總覺得……好像能夠掌握到一點爆豪的個性了。」

  茶坊門外,氣沖沖的爆豪勝己碰上剛抵達茶坊門口的切島銳兒郎,他看著黑著臉的爆豪勝己先是撞到自己,然後正想詢問他的狀況時,一顆頭就這樣靠在自己肩上,沒了下文。

  「……咦?爆豪?怎麼了?咦?」某個受到嚴重驚嚇的人正經歷何謂腦袋短路。

  「我覺得,」爆豪勝己蘊含大量負面氣息的話語輕飄飄地傳入耳中,「我好像又搞砸了……」

  「……你又做什麼事了,說來我聽聽。」一秒理解對他在說些什麼的切島銳兒郎決定帶著好友去旁邊的樹蔭坐坐,好好談談人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