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英雄學院》衍伸,時間點可隨意

*切島銳兒郎X天喰環的主配對,雙向單箭頭最高!

*天喰環學長容易被阿飄纏上的設定,但是除了他以外沒有人看得到阿飄<

*這次的主視角是天喰環學長確定<

────

  從有記憶以來,身邊總會多出一些別人看不見的東西。

  沒有人會相信這種話,而且被那些東西知道自己看得到的話就會被纏得越來越緊,最好的辦法就是裝作自己看不到,並且不要跟那些東西對上眼。

  偶爾還是會有喜歡靠近我的東西,那讓我感到非常困擾,卻沒有辦法向任何人提及……直到遇見那個人。

  那是個非常非常耀眼的人。

 

****

 

  放學時刻,切島銳兒郎、爆豪勝己、上鳴電氣和瀨呂範太一如往常結伴同行,他們談論著接下來要去哪裡,以及要做些什麼事情。

  切島走在最前面,他以倒退走的方式與並排的三人談話,就在此時,他眼尖的發現有個熟悉的人影從校門口走出來,定眼一看,他揮揮手並大喊:「天喰學長──!」

  三人微愣了一下,隨著切島的視線看過去,與此同時,切島迅速的朝人影跑過去。

  「……跑掉了欸,要等他嗎?」上鳴抓了抓脖頸,說。

  「那誰啊。」爆豪露出疑惑的表情。

  「啊啊,那個時候爆豪沒有來呢!」瀨呂笑了笑,爆豪的身體震了一下,上鳴偷偷竊笑並接著說:「那是雄英三巨頭之一的天喰環學長,我沒記錯的話……好像就是帶著切島去校外實習的人。」

  「唔唔……!」爆豪幾度受到重擊,他愈發煩躁,低喃:「不管他,走了。」

  「啊,果然要丟下他了。」

  「沒辦法,誰叫爆豪那個時候沒來呢!」

  「給我閉嘴,渾帳。」

 

  切島邊喊天喰的名字邊朝他跑來,原先還聚集在天喰身邊的陰沉氣息,因為切島的接近而迅速消散,天喰的臉色也一下子變好些許,他抬頭看向逐漸接近自己的學弟,微微皺眉。

  「……你朋友要走掉了喔?」天喰說,下意識抬手遮擋視線,低語:「太耀眼了……」

  「咦咦?好過分!」切島回頭一望,忍不住喊道,「喂!你們稍微等我一下啦!」

  「你還是回他們那裏去吧,跟我在一起沒什麼意思的。」天喰說道,又往後退了幾步,跟切島拉出一段微妙的距離。

  切島抓了抓脖頸,喃喃唸了句「算了」後,轉而看向天喰,露出爽朗的笑容說:「學長今天沒有跟波動學姊和通形學長在一起呢?」

  「……也不是每次都會在一起啊。」天喰皺了皺眉。

  「那麼,學長接下來應該沒事吧?」切島說。

  「……你是想說我的朋友很少嗎?」天喰的緊緊皺著眉,隨即又低語:「嘛,反正這也是事實。」

  「那學長跟我們一起去玩吧!」切島牽起天喰的手,將他拉向爆豪等人所在的位置,天喰嚇了一跳,他愣愣的盯著被切島牽起來的手,臉上一陣熱。

  「等……切島!」天喰在半途才意識過來,人就已經被帶到他們面前。

 

  「切島……你搞什麼啊?不說一聲就跑掉,下次真的要丟下你不管了喔!」上鳴邊說邊搭上切島的肩膀,切島也露出豪爽的笑容,回話的同時放開了天喰的手:「好啦好啦,我下次會先說。」

  天喰看向空蕩蕩的手,不發一語地抿起了唇。

  「話說回來……你就這樣讓學長跟著我們好嗎?」瀨呂往後面瞥了一眼,天喰低著頭沉默地跟在他們後面,切島被上鳴拉到前面去了,現在是他距離天喰最近,不知為何他總覺得後面有一種沉重的壓力,讓他忍不住抓了抓背後。

  「那個……我知道我很礙眼,對不起……」天喰默默地說,那種沉重的氣氛又更加明顯了,這次還帶著些許冰冷,瀨呂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沒有那種事啦!」切島滿不在乎的說,這時他注意到爆豪有些煩躁的氣場,猛然想起好友跟天喰是第一次見面,便開口介紹:「爆豪!這位是天喰環學長,很厲害的喔!」

  「我知道。」爆豪愈發不耐煩,聲音也是從牙縫擠出來般的不情願。

  「爆豪因為那個時候被禁足,所以在生悶氣啦。」上鳴竊笑,拍了拍爆豪的後背,搞得對方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吵死了,閉嘴!」爆豪大吼,他催動個性,直接把上鳴炸開。

  「唔哇!」上鳴哀號一聲,切島和瀨呂反射性避開爆炸區,走在瀨呂身後的天喰理所當然地跟著避開了,但他卻因為爆豪的怒吼和突然的爆炸嚇了個正著。

  他默默地往後退幾步,看著即使被炸開也沒有受傷的上鳴從地上跳起來,身體一下一下的顫抖起來。

  「幹什麼啦!要爆也先講一聲啊渾蛋!」上鳴大喊,爆豪滿臉怒火瞪視他。

  「好了好了,別在路邊打起來啊。」切島把兩個人拉開,用自己的硬化抵掉爆豪下一發的爆破,瀨呂則是用自己的膠帶把上鳴拉開,把正在帶電的他放在距離這群人有一點距離的位置。

  「是那傢伙先打過來的欸!」上鳴抗議道。

  「是你這傢伙太白癡!」爆豪怒吼。

  「剛剛怎麼看都是上鳴刺激爆豪的錯喔。」瀨呂毫不留情地說。

  「稍微體諒一下爆豪啦,雖然他被禁足是自己造成的。」切島又補了一劍,爆豪只好咬著牙收起自己的個性,不過煩躁指數倒是又上升了不少。

  「知道啦知道啦……也不必突然打過來吧。」上鳴撇撇嘴,跟著收起個性後拍拍被炸到的位置,除了有點灰塵和硝煙外毫髮無傷,由此可見爆豪方才的力道輕到不行,因此他也沒有繼續放在心上。

  切島很滿意的點點頭,這時他注意到躲在瀨呂後面瑟瑟發抖的天喰,抓了抓頭,湊過去問:「天喰學長,你還好嗎?」

  「噫!切、切島……不、我沒事……」天喰嚇了一跳,搖搖頭後移開目光,完全不敢把視線放在爆豪身上,而且竭盡全力讓自己後退的模樣不要那麼明顯。

  切島看了看還在不耐煩的爆豪,又看了看天喰,試探性的問道:「剛才把學長嚇著了嗎?對不起喔,爆豪那傢伙就是這性子啦!別看他這樣,其實人還不錯喔!」

  天喰抿了抿唇,微微抬頭說:「那個,切島……我想,我還是先離開好了。」

  「咦?為什麼?這裡沒有人嫌棄學長的!一定很快就可以成為朋友的!」

  天喰搖搖頭,「不是那樣……畢竟是我不適合這裡,總之我先走了。」語畢,他不顧切島的挽留而火速逃離現場。

  在切島湊過去的時候,瀨呂感受到的那莫名的壓力突然減輕不少,而當天喰離開時那種感覺完全消失無蹤,他一臉疑惑的抓了抓自己的背,接收到上鳴疑惑的目光時他連忙擺擺手表示沒事。

  「奇怪……為什麼學長那麼堅持要離開呢?」切島一臉不解,轉頭看向好友時,卻發現他們一個個都用「沒救了」的眼神在看著自己。

  「木頭腦袋。」爆豪說。

  「遲鈍。」上鳴說。

  「呆子。」瀨呂說。

  「咦?幹嘛啦?」切島更加不明所以。

  瀨呂先嘆口氣,「你想喔,天喰學長他除了你之外誰都不熟喔?怎麼可能那麼快就混進我們裡面啊?以正常程序來講完全錯了吧?」

  「而且啊,」上鳴跟著補充,「爆豪剛剛可是很一如往常喔?跟他不熟的人絕對會被嚇到,更不用說天喰學長看起來那麼膽小的樣子了。」

  切島皺著眉開始思考,「是、是這樣嗎……我還以為這樣可以讓學長多交些朋友……我是想要跟學長多一點相處的時間啦,該怎麼做才好啊……」

  爆豪嘆了口氣,說:「如果你只是想跟那傢伙拉近距離的話,可以直接單獨把人約出來。」

  「對喔!不愧是爆豪!」

  「這白癡也想的到好嗎。」

  「好!那我現在去跟學長談這件事!」

  「欸?什麼?等等……」上鳴和瀨呂來不及阻止,切島就已經飛快的朝天喰離去的方向飛奔而去了,兩人紛紛傻在原地,爆豪僅僅瞥了一眼,開口:「丟下。」

  「收到。」

 

****

 

  天喰抓著書包的背帶,視線內有許多半透明的東西飄來飄去,有些清晰可見,有些卻模糊不清,他極力地避免自己和這些東西對上眼,同時漫不經心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盯著剛才被切島牽住的手,手掌握拳後又攤開,再握拳又攤開,最後嘆了一口氣。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理,只要切島一靠近,這些半透明的東西就會火速散開,可是切島一旦和自己拉開距離,這些東西又會再度靠過來,不得不說,只有和切島待在一起的時候,他才能得到短暫的喘息空間。

  而且……他又再度看向自己的手掌,手上似乎還留有切島的餘溫,讓他在意的不得了。

  最後,他嘆了一口氣,把自己的手放下,強迫自己不要再去想跟切島有關的事情。

  不管怎麼說,和他這種人打交道不會有好事的,不能再繼續讓切島撬開自己的心房,學長和學弟的距離也不能被縮短,當然,他自己也不能去貪圖那段黃金般的喘息空間。

  一個人待著才是應該的。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傳來切島的喊叫聲,他總覺得是因為自己過度在意切島而產生的幻聽,搖搖頭想把那段聲音趕出自己的腦袋裡,沒想到聲音卻離自己越來越近,周圍半透明的東西也開始紛紛逃散,這時他才發現這並不是幻覺。

  「天喰學長──」

  「切、切島?」

  切島停在天喰面前氣喘吁吁,帶著一臉爽朗的笑容,「太好了,學長還沒有走很遠!」

  「不……我想我已經走得夠遠了……」天喰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學弟,最終皺眉並露出困擾的表情,說:「切島……為什麼要追上來?我說過我不適合你的交友圈……」

  「那是我不對,學長對不起!是我沒有考慮到學長的狀況!」切島九十度鞠躬道歉,讓天喰再度愣住,接著又聽到對方說:「雖然希望可以讓學長多交些朋友,不過爆豪他建議我還是先拉近自己和學長的距離為主。」

  「不,所以說那個是……」

  「學長!」切島抬起頭,臉上沒有帶著笑容,而是些微不安的表情,他雙手握住天喰的手,「我、想跟學長做朋友!」

  天喰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嘗試性的想要抽開,卻礙於對方力氣太大,怎麼也沒辦法把手抽離,他只好無奈地嘆氣並開口:「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我們之間繼續維持現在的關係不就好了嗎?和我這種人打交道一點好處都沒有,說什麼做朋友……你很快就會厭煩了。」

  「沒有那種事!怎麼說呢,這樣聽起來可能有點奇怪……我總覺得,只要我一靠近學長,學長的氣色就會變得比較好,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想試著讓學長平常也可以有好氣色,我覺得保持好心情就是讓自己有好氣色的要訣,所以我想讓學長每天都過得很開心!」說完,他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這樣講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啊……嘿嘿。」

  「切島……」居然被他發現了嗎?天喰抿了抿唇,低下頭,思索著該怎麼拒絕對方,「你聽著,我氣色不好或許是真的,但絕不是你想像中那樣……」

  「還有就是……自己的私慾吧?」切島說道,露出燦爛的笑容,「我想看到學長的笑容,打從第一次見面起就想看了!」

  天喰到嘴邊的話硬生生被這個笑容吞下肚裡,他瞇起眼睛承受那耀眼奪目的笑容,用沒被捉住的手擋住部分視線和光線。

  「所以學長,」切島緊接著繼續說,「這次的周末你有空閒嗎?我們一起出來玩吧!兩個人!」

  「切、切島、你太近了……」

  切島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的臉和天喰之間的距離只有幾公分,連忙退開,「哇啊!真抱歉,學長。」

  天喰搖搖頭,刺眼的光線好不容易收斂了一些後,他總算是鬆口氣,把遮住視線的手放下,再度看向自己被捉住的手。

  「那……學長,周末願意跟我一起出來玩嗎?」

  天喰抿起唇,這種時候應該要拒絕才對,但鬼使神差的,他卻點了點頭。

  「太好了!謝謝學長!那當天我再來接學長出門!現在的話……學長要回家對吧?我送學長回家好了!」

  「咦?這不必……」

  「學長不用跟我客氣,我們現在是朋友呢!」

  切島改成牽住天喰的手,讓兩個人可以並肩走在一起,彼此不僅距離縮短,天喰還可以從接觸面上感受到切島傳過來的溫度,跟方才自己回憶的那份餘溫完全不同。

  應該說,切島實際上的溫度比回憶中的餘溫要溫暖太多太多了。

 

  「……我想,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後悔今日的決定吧?」他小聲碎唸,臉頰染上兩抹緋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切島的溫度一直傳過來的關係?

  ……一定是這樣。他想。

 

────

日安,這裡是伊伊

先說說現在的狀況,爆豪組的戀愛史是:切天、上耳、爆常三組同時進行式

最近都會以這樣的調調在寫這三對的故事

如果要問死勝的話……嗯,在正常的時間軸裡面,他不會存在(爆笑

這三對的故事都有他們的先後順序,如果未來有機會的話,我是想要一個一個寫出來的啦w

嘛,目前就是這樣,醫生叫我不要熬夜的,但我還是熬了(1:46分完稿)

大家晚安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