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下)

  醫院內許多白衣天使在走廊上走動,還有幾個掛著點滴的病人和家屬,綠谷出久從電梯走出來後走進一間病房內,病房上的門牌寫著「轟焦凍」三個字。

  「轟……我來看你了喔!身體的狀況還好嗎?」

  「綠谷。」轟焦凍坐在病床上,右手插著點滴的管子且無力地垂在身側,他靠著病床調高的床板,床的另一側則是坐著一名女子,可以感覺得出兩個人感情還算不錯,綠谷和女子兩人互相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謝謝你常常來看焦凍。」

  「不會,如果不是轟的話,我也沒辦法好端端地站在這裡。」

  女子掩嘴笑了笑,「看來焦凍很努力在做英雄嘛。」

  轟皺了皺眉,輕咳一聲阻止女子繼續往下說,女子微微一笑,說:「那我就先回去了,焦凍,姐姐過幾天再來看你喔!」

  「嗯,慢走。」

  綠谷向女子道別,坐在床邊那張椅子上,「身體恢復的狀況還好吧?」

  轟應了一聲,「昏迷的時間有點久,所以多花了一點時間找回控制身體的感覺。」

  「畢竟都昏迷半年多了……如果觀察後的狀況不錯,說不准可以提早出院呢!」綠谷高興的說,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神情漸漸變得黯淡,微微上揚的嘴角也跟著下降。

  轟看著對方表情的變化,心裡大概有了底,開口:「怎麼了?之前你跟我說的那件事出問題了嗎?」

  「欸?不……該怎麼說呢?」綠谷搔了搔頭,苦笑著說:「事情進行的很順利,大家都願意幫忙,我想今晚就可以開始作戰了。」

  轟抿了抿唇,說:「抱歉,明明是這種非常時期,我卻沒辦法待在你身邊……」

  綠谷連忙搖搖頭,說:「別這麼說,當初如果不是轟的話,大概就連我也會……」他頓了頓,腦海閃過那場半年前的事故,臉色微變,握緊了雙拳。

  轟伸手覆上綠谷緊握的雙拳,輕聲安撫:「保護你是我的職責。不論如何,『和平的象徵』都必須保住,不是嗎?」

  「嗯,說得也是。」綠谷笑了笑,神情明顯放鬆了不少。

  轟微微一笑,緩和些氣氛後,接著說:「……今晚的行動,爆豪他知道嗎?」

  綠谷收起了笑容,臉上壟罩一層陰影,「我不打算讓他知道。」

  「是嗎……這樣好嗎?那件事跟他也有關係吧?」

  綠谷搖搖頭,微微勾起嘴角,但眼神裡毫無笑意,「小勝他……估計還向著『那傢伙』,如果跟他說的話,他一定會擔心的……這次的行動不僅僅是為了這個社會,也是為了從『那傢伙』的魔掌中釋放小勝,絕對不能失敗。」

  「再怎麼說,爆豪和『那傢伙』的關係不是──」

  「那種事我絕對不承認!」綠谷吼了一聲,語氣激動,瞳孔也劇烈收縮,「是『那傢伙』……『那傢伙』捉住小勝的把柄,從而威脅他的!一開始就是如此,到現在也是!只要毀了『那傢伙』……小勝、小勝他一定可以恢復到最初那樣……我已經不想再失去任何一個人了──」

  轟沉默了許久,最後伸手撫摸綠谷的頭,似是安撫的說:「你的想法即是如此,我所能做的也只有陪伴在你身邊。」

  綠谷喘了幾口氣,臉色慢慢恢復正常,抬起頭微微一笑。

  「謝謝你的支持,轟。」

 

  ──「敵聯合殲滅行動,勢在必行。」

 

  深夜,爆豪還埋頭在那些資料裡,想要找出這一連串事件的連結點,就此推測敵聯合殘黨的目的以及接下來的行動。

  不知不覺,桌上的電子鐘已經跳到1:00的數字,爆豪抬眸一看,闔上筆記本,把剩餘的報導也都一併夾進筆記本裡。

  鈴鈴鈴。

  手機聲響起,在深夜這種不合時宜的時間點打電話,來電的人簡直是個該死的渾蛋。

  爆豪暗罵一聲,看了一眼來電名字上寫著「死柄木弔」的時候,無可奈何地滑開通話鍵。

  「你知道現在是幾點嗎?去死。」爆豪不客氣的怒吼了一聲。

  「爆豪君生氣了呢!哇哈,好開心!」電話那頭傳來一如往常愉悅的笑聲,「爆豪君說一天只能打一次電話,所以我很耐心的等到換日線過後才打呢!不誇獎我一下嗎?」

  「誇獎個屁啊!這個時間給我去睡覺啦渾蛋!」已經有點睡意的爆豪變得暴躁許多,但這樣的反應只引來電話那頭更加歡愉的聲音。

  「我也很想啊──但是沒辦法呢,今晚大概沒辦法睡覺了。」

  「蛤?」

  此時,電話那頭傳來門被用力打開的聲音,「碰」一聲巨響後,一個慌張的男聲隨之而來,「喂!英雄那群傢伙攻破最外圍的防守線了!狀況很不妙啊死柄木!」

  爆豪心一寒,感覺自己腳下踩著的地板憑空消失,迅速往下墜落那般,握著手機的手用力收緊。

  「喂……難道說廢久那傢伙──」居然連跟我說一聲都沒有!該死的傢伙!

  電話那頭傳來低低的笑聲,對於那聲通報滿不在乎的語調,彷彿這一切都與他毫無關係,「爆豪君……你今天跟我說過了吧?我和綠谷出久很相像這件事。」

  「啊?這種事現在怎麼樣都好吧?你有辦法離開那裏嗎?要不我現在過去──」

  「我想了很久唷!爆豪君不打算聽到最後嗎?」電話那頭愉悅的語調,讓爆豪的心更加慌亂,緊握手機的手像是要把它捏碎一般,瞳孔劇烈收縮,身體不可避免地顫抖起來,但仍然努力克制自己耐心去聆聽。

  ──隱約有個預感,這大概會是最後一次聽他說話。

  他的呼吸變得急促,眉頭緊皺,身上也冒出不少冷汗,對於自己居然還能站在原地聽電話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我覺得啊,我和綠谷出久唯一相像的地方只有一個。」死柄木的聲音清楚的傳入耳中,一下一下撞擊著爆豪那顆被停留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心臟上,「那就是──我們兩個同樣憎恨著彼此。僅僅如此罷了。」

  「……你別開玩笑了,就為了這種事──」

  「啊,還有啊!」死柄木又打斷爆豪想要講的話,那聲音依舊帶著不該存在的笑意,「這次黃金周的假期,恐怕沒辦法和爆豪君一起過了,對不起呢。」

  「喂、別這樣──」

  你從來不曾道歉的,不要這樣。

  「永別了,我摯愛的爆豪君。」

  你從來不曾跟我道別的,快點停下。

  「我愛你唷,永遠地。」

  那句已經聽過千萬遍的話語,徹底澆熄了爆豪僅存的一點理智。

  音剛落,電話那頭就傳來「嘟──嘟──」的聲音,他痛罵一聲,連忙重打電話過去,卻馬上進入語音信箱,他連撥了好幾通,沒有一通是成功接通的。

  「您撥的號碼現在無法接聽,請稍後再撥……」

  交往了這麼久,第一次主動打電話給他,卻是這樣的結果。

  說來還真是諷刺。

  「該死!」爆豪將手機往床上一砸,死死咬著牙,卻感受到自己現在是真的無能為力,他什麼事也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展至此。

  同學的事故是如此。摯友的死亡也是如此。戀人的走投無路更是如此。

  他用力揍著床板,跪到地板上,眼眶積滿了淚水,卻一滴也流不出來。

  此時此刻他所感受到的,只有無止盡的空虛與挫敗。

  事情到底是從什麼地方開始走錯的呢?現在的他已經無從思考這件事了。

 

  在敵聯合的總部裡,死柄木弔發動個性,將手中的手機粉碎掉了,他任由那些碎屑掉落在地板上,由上而下俯視著它們,眼神絲毫沒有光采,沒有留戀,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情緒。

  「這樣好嗎?你和爆豪勝己唯一的聯絡手段就這麼毀掉了。」站在他身後的黑霧默默地說,他看著眼前的人,眼裡只有滿滿的惋惜。

  「沒關係,反正也不會再見面了。」死柄木淡淡的說。

  「啊──好可惜啊,我很想念爆豪君的呢!」咎日美子坐在隔壁,滿臉笑容看著地上的碎屑。

  「英雄他們越來越近了,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吧!」荼毘坐在死柄木另外一邊的地板上,說。

  「離開?說什麼玩笑話,要我從綠谷出久面前逃走嗎?」死柄木突然間露出瘋狂的神情,發狂似的笑了幾聲後,「就只有他,我是絕對不會避開的,這次是粉碎他的大好時機,說什麼也要讓『和平的象徵』徹底毀壞!」

  「倒是你們,還是快些離開吧。」死柄木慢慢緩和下來時,開始說了這一句話,聞言,三個人不約而同地笑了。

  「我才不要呢!待在弔君身邊這麼有意思,我可捨不得啊。」咎日美子笑呵呵的說,跳下椅子,露出最天真無邪的笑容。

  「我是你的監護人,說什麼都不會離開的。」黑霧說,話語中似乎流露出一絲感慨。

  「除了你之外,我不會再臣服於任何人。」荼毘冷冷的說,從地板上起身。

  死柄木默默地垂下頭,讓臉上的手完全遮住自己的表情,嘴角微勾。

  「或許被爆豪君說中了一兩件事吧?真不愧是我摯愛的爆豪君啊。」

  「他哪次不是對的。」咎日美子笑著說。

  音未落,房門就被踹開,門板毫不留情的碎裂一地,站在最前方的是身穿英雄服的綠谷,身後帶著一眾英雄,氣勢浩浩蕩蕩地踏入社會的毒瘤──敵聯合──的據點深處。

  「唷,真是好久不見了啊,綠谷出久。」死柄木帶著半瘋狂的笑容說。

  「死柄木弔──我這次一定要從你手中解放小勝!覺悟吧!」綠谷大吼,全身開始發動個性,這讓身後的英雄們也一個個進入備戰狀態。

  「啊哈!真是可笑。爆豪君是我的東西,就算你再怎麼努力,這件事實完全不會改變。」死柄木瞇起雙眼,身邊的咎日美子、黑霧和荼毘也跟著進入備戰狀態。

  「那是因為你威脅他的,小勝他……小勝是絕對不可能向著敵人的!我絕對會讓他完成夢想,正大光明站在陽光之下!」

  「你根本就不知道爆豪君真正想要的東西,還真敢說呢。」

  雙方之間的戰火一觸即發,各種個性大量爆發、碰撞。

  深夜的據點裡,一場決定社會未來的重大戰爭正在展開。

 

  隔天早上,電視牆上正在播報晨間新聞,人群聚集在那裏專心看著新聞。

  「就在今天凌晨,英雄陣營進攻敵聯合的據點,並且大獲全勝,雖然損失不少,但換取而來的是敵聯合的頭領──死柄木弔的死亡,能夠去除掉社會的毒瘤,這對整個社會來說可是一件大喜事……」螢幕上的主播講述著新聞,旁邊的小框框中撥放著一直以來敵聯合所造成的各種損傷,電視牆底下的民眾歡欣鼓舞,社會的毒瘤一旦除去,所以讓心中那不安的大石頭也跟著放下。

  爆豪迅速穿過人群,聆聽著令他感到心寒的報導,咬住下唇,加快腳步往醫院的方向而去。

  剛抵達醫院前面,他就碰上正要走進醫院的綠谷。

  「啊!小勝!你是來看轟的嗎?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閉嘴。」爆豪瞪了他一眼,接著移開視線。

  「小勝……你看到今天早上的報導了嗎?你在生氣嗎?我應該要跟你說一聲的,對不起……」

  「我不是叫你閉嘴嗎?事情都發生了,再來說是有屁用。」

  綠谷默默的垂下頭,抿了抿唇。

  「再說,身為『和平的象徵』,做出這樣的決策是理所當然的。」

  綠谷握緊了雙手,開口說:「這樣社會就可以得到和平……」

  「真正的和平是存在的嗎?你能夠保證不會有第二個『敵聯合』出現嗎?」

  「我……」綠谷深呼吸了幾口氣,開口:「不論出現什麼樣的敵人,我都會保護這個社會的,這是歐爾麥特親自交到我手上的啊!」

  「啊,是嗎。」爆豪淡淡的說,抬腳擦過綠谷身邊,連一道視線也沒有要給予他的意思。

  「──吶,小勝也會幫忙我的吧?束縛你的存在已經消失了,從今天開始你也可以正大光明成為英雄了!」

  「那還真是謝謝你啊。」爆豪連轉頭都沒有,接著說:「只是你的『幫忙』,讓我失去了重要的摯友和戀人啊。」

  爆豪將綠谷留在原地後直接進入醫院內,此時他剛好在櫃檯前看到上鳴電氣和瀨呂範太兩個人。

  「喔喔!這不是爆豪嗎?好久不見!」上鳴非常有精神的向他打著招呼,他還靠著一個拐杖,並讓瀨呂攙扶著。

  「你已經可以從家裡出來了嗎?」爆豪有些驚訝,他還以為會待得更久一些。

  「啊啊,只是回醫院複診而已啦。」瀨呂說。

  「吶,爆豪,我們現在要去切島的墓上掃墓,一起去吧?切島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啦!」上鳴笑著建議。

  爆豪思考了一會兒,微微一笑。

  「行啊,探病的事之後再說。」

  「你來看轟嗎?真意外啊……」

  「有點事要找他而已,不重要。」爆豪擺擺手,「我想先去看看切島。」

  「那就走吧走吧!」

  「上鳴,你不能自己亂跑啦!笨蛋!」

 

  所有的事情究竟在什麼時候開始走錯了呢?

  到現在為止已經失去太多,太多了。

  發生過的事情,到頭來怎麼後悔都沒有用。

  那通再也不會接通的電話,直到現在仍然留在通訊錄裡。

  只是……永遠不會再聽到你說那句話了吧?

  那句聽過千萬遍的話語。

  而我卻一次也來不及講的話語。

────

寫完了!前傳!!!!!

下一篇開始正傳,也就是穿越時空的時候到啦!

慘了我有點興奮(不是有點

有人問我會不會HE……我只能說,從某個角度來說算是HE吧?這樣。

樂乎真是溫暖的好地方,我從來沒想過這篇文會得到正向回應呢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