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無料名稱:死勝突發無料

衍伸作品:我的英雄學院

配對:死柄木弔X爆豪勝己

撰寫:伊伊

 

  視線一片漆黑,耳邊傳來陣陣細小的交談聲,手腳完全無法自由行動,左肩處還傳來刺痛感,就像是被很多根針扎過一樣,密密麻麻地好像是在雕刻什麼字樣。

  從後頸處瀰漫開來的鈍痛感使頭還有些暈眩,眼前似是被什麼東西擋著,無法將眼皮睜開,我忍不住皺了皺眉,身體微微抖動了一下,就在此時,耳邊傳來說話的聲音──

  「爆豪君醒過來了,把布條拿開。」

  聲音從左耳接收,這個聲音非常熟悉,帶著一點低沉的嗓音。腦海中閃過記憶畫面,這個聲音曾經多麼瘋狂模樣的記憶……這讓我的肌肉瞬間變得緊繃。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裡應該是──

  眼前的布條被拿下,視野馬上恢復光明,我警戒地瞇起眼睛,並利用眼角餘光觀察環境。所在之處就像是酒吧一樣的地方,燈光昏暗氣氛詭異,沒多久一男一女遮住視線,微微抬頭就看到他們由上而下俯視著我。綁著包包頭的女性帶著羞怯又興奮的笑容,臉頰微微泛紅。

  「爆豪君,你好啊──又見面了呢!好開心啊!」

  這個人是敵聯合的……看著她朝我湊近,下意識想要往後退時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這令我不禁咬牙。

  「你還是不要亂動比較好喔。」旁邊的男性開口說道,他臉上的肌膚和下巴以下的肌膚顏色完全不一致,還有接合過的痕跡。我記得他也是敵聯合的……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我,並且伸手指了指左肩的方向。

  我提起警戒心往一直傳來刺痛感的左肩看去,首先看到的就是臉上被一隻斷手遮住的男性,從指縫中露出的眼眸可以感覺到他正在專心做著精細的工作,身體深處立刻竄出惡寒,我連忙吼道:「你這傢伙想幹什麼?滾開!」

 

 

  「等等嘛,就快好了。」那傢伙滿不在乎的說道,不用幾秒就放下手邊的工具,滿意地露出微笑,邊開口說話邊退開我身邊:「呵呵……真是完美的傑作,你看看!簡直就像是藝術品。」

  我的心涼了一截,低頭看向自己的左肩,上面被劃上紅色的線條,線條交織成一個字體,但從我這個方向實在沒辦法很好的辨認那個字體是什麼,雙手又被綁在後面,能看出他大概長什麼樣子已經很勉強了。

  「這個是爆豪君屬於我的印記喔!我想了很久,到底要刺什麼圖案上去才會讓人一目瞭然呢?左思右想,最後決定把自己的名字刺上去了!是不是很棒?爆豪君。」那傢伙一臉陶醉地說,臉頰都泛起紅暈,甚至開始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別開玩笑了……你這傢伙!還打著要我加入敵聯合的主意嗎?我一開始就已經說過了吧?不可能!」

  「嗯?啊啊,你說那件事啊?我並不是很在意啊?」那傢伙露出有些扭曲的笑容,說:「老實講吧,爆豪君就算沒辦法成為我們的戰力也不要緊,只要你成為我的東西就好了啊!既可以讓英雄陣營損失一位英雄,又可以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你說這是不是一個很棒的主意?你放心,我們不會虧待你的,只要他們知道你是我的東西,就不會去動你了。」

  「你在胡說些什麼……?我不可能加入敵聯合,當然也不可能成為你的東西!」

  那傢伙笑了笑,扭曲而歡愉的笑聲震動著周圍的空氣,他走到我面前,一口氣貼近我的臉,一隻手捏住我的下巴迫使我抬頭,另一手食指指著我的胸口,低語道:「在我幫你刺下印記的時候,你就已經是屬於我的東西囉……你是屬於我的,爆豪君。」

  「就算你做了這種事,我也不可能成為你的東西。」我瞪著他,咬牙說道。

  那傢伙接著又笑了幾聲,在極近的距離下,他的氣息吹拂在我臉上,有點噁心又有點難受,指縫間露出的眼眸蘊藏著大量的惡意,我說出的拒絕話語對他絲毫無法造成動搖或傷害,八成是早有預料我會這麼講吧?這就代表他已經有對策了。

  「如果爆豪君怎麼樣也不願意成為我的東西,那也不要緊喔。」他鬆開我的下巴,再一次與我拉開距離,這次他的笑容中帶了更多瘋狂的要素,「不屬於我的爆豪君,我就不要了。」

  「什麼……?」下意識覺得這並不是值得樂觀的意思,我的身體不自覺更緊繃一些。

  「我在爆豪君體內埋了一顆炸彈喔!這是我們新得到的個性,可以埋入人體內,還可以遠端操控,威力足以炸掉一座城鎮,只可惜這樣的炸彈一次只能夠埋一枚,所以我就把他埋進爆豪君體內了。」那傢伙露出扭曲且歡愉的表情,甚至隱隱還透露著期待:「只讓爆豪君一個人消失豈不是太寂寞了嗎?所以我打算送整座學校的老師、學生、同學、朋友還有家人給你做伴。一整座城鎮喔!這麼多人陪你,爆豪君就不會寂寞了呢!啊啊,我還真是一個稱職的溫柔男友啊!」

  「男友……?」一直悶不吭聲的男性皺了皺眉,隨即又沉默不語。

  「欸?這樣綠谷君不就也會死掉嗎?那樣的我不要!我還沒幫可愛的綠谷君身上增添傷痕呢!」女性鼓著臉頰說,似乎是不服這個決定。

  「啊?綠谷出久那種傢伙還是趕快死掉算了啦!」那傢伙用毫無溫度的眼神瞪了女性一眼。

  「綠谷君明明那麼可愛……」

  「咎日美子。」男性喊了女性的名字,很快就讓女性不服氣的舉動平復下來,只見她露出笑容的說道:「只要爆豪君乖乖聽話,就什麼也不會發生了,你說對不對?荼毘。」男性應了一聲,沒有繼續接話。

  「……那種個性怎麼可能存在!胡說八道!」我低吼,整顆心被懸吊起來,身體一顫一顫還出了一點冷汗,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心中的不安遠遠大過不信任,這種事可不能冒險……萬一一個不好,整個城鎮的人命真的會跟著我一起離世。

  「是不是真的,你可以自己嘗試看看。」那傢伙再度走到我面前,伸手撫摸我的臉頰,眼眸帶著陶醉的神采,這讓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說實話,我也想看爆豪君粉身碎骨的樣子,一定很美。」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點也不像是玩笑話,更不像是恐嚇的話,我完全無法理解他到底在想什麼。

  「死柄木弔──」我大吼出那傢伙的全名,從心底湧現出來的除了濃濃的憤怒外還帶了無力感和恐懼,如果他說的全都是事實,那就代表──

  「啊哈!爆豪君還有好好把我的名字記著呢!真令人開心!」那傢伙──死柄木弔痴狂的笑著,「對了,我想到了,爆豪君要不然就保持這樣回雄英裡去吧!作為我們『敵聯合的臥底』。」

  「那種事我才不幹!」

  「可是你想念其他人吧?就算不送你回去,他們也會來要你回去啊!那不如你自己回去,還不容易被他們起疑心呢!」死柄木弔用拇指抵著我的下巴,笑著說:「放心好了,只要你不被識破,不會有人知道你是臥底的。回去以後我會監視你的一舉一動,這樣你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幫我們蒐集大量英雄的情報了呢!」

  「還真是意外有效率的主意。」荼毘點了點頭。

  「哇!爆豪君二十四小時監控!感覺好有趣!」咎日美子歡快地說道。

 

 

  「別開玩笑了……我可是英雄!不管怎麼樣都不可能幫敵人做事的!絕對不可能!」我大吼,但死柄木弔卻用手掌遮住我的嘴,他嘴邊帶著笑意。

  「是啊,爆豪君是個自尊甚高的英雄。」他淡淡的說,接著語調又開始上揚,「但就只到這裡為止了呢,不論爆豪君最後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成為英雄』的這個夢想,注定要永遠止步不前了唷!」

  就像是用槌子一把將我打入冰窖一般,他用殘酷的手法斷絕我的選擇和去路,逼得我不得不往他已經鋪好的道路上走。

  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我、我可是英雄啊──

  「要活還是死?要毀滅掉所有人還是要加入我們?這全看爆豪君的意思喔!」死柄木弔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和眼神都變得溫柔許多,他將臉上的斷手拿下來,並在我的額頭上輕吻。

 

  ──「你是屬於我的東西,爆豪君。不論如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