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在家裡的定位

 

  「你怎麼在這?」

  忽地,一聲叫喚把金神遊到天邊的思緒一口氣拉回來,抬起頭一對上班帶著笑意的雙眸,頓時更加慌張,嘴開開合合什麼也說不出來,也完全不曉得該講些什麼。

  突然撞見兒時玩伴的告白場面什麼的……也太尷尬了!

  相較之下,班上揚的嘴角沒有降下來過,他一手捉起金的後衣領,就這樣提著他往教室的方向走。

  「哇、等等、班!把咱放下來!放咱下來!」

  礙於身高問題,此時的金可以說是懸吊在半空中,雙腳完全碰不到地面,一點安全感也沒有。

  好不容易終於盼到地面了,兩人也回到教室裡,只見班把書包隨意背起,笑著說:「走吧,回家了

  「欸?那球技大會的練習……」

  「翹掉

 

  兩人走在熱鬧的商店街上,四周都傳來叫賣聲,兩人經過肉販魚販等等,沒過多久班的手上就拿了一袋食材,而金一路上都沒有出聲,眼睛直視地板,還在思考將來的「妹婿」問題。

  從班搜刮完晚餐食材後,一直到快要接近家門口時,金才開口說話:「班……你有喜歡的人,對不對?」

  「怎麼突然會問這個?」

  和抬頭的金對上眼的,是班笑意未減的眸子,他騰空出一隻手揉了揉金的頭髮,似乎對他這個問題一點也不感到驚訝。

  「也不是啦……怎麼說好呢,班會有喜歡的人……咱從來就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或許是把你當作是理所當然了,一直以來都一直受你照顧,咱也該好好回報你才對……」

  「沒那個必要啊

  金搖搖頭,看著班的眼神認真無比,說:「班喜歡的女孩子是誰呢?如果有咱能幫上忙的地方儘管說!」

  一瞬間,班的眼眸染上一層陰影,不過金並沒有發覺,「……女孩子?」

  「嗯!就、就算是咱的妹妹……不對、如果對象是伊萊恩果然還是有點……不不不,這種事情要好好徵求伊萊恩的意見……」

  看著陷入自言自語漩渦的金,班收回還想繼續往對方頭上放的手,轉而插進口袋,嘴角微勾,保持一定的速率走在金的身後,還會順手幫沒在看路的金拉拉衣領,引導他走回家。

 

  剛打開門,迎面而上的是穿著校服的伊萊恩,她抱住金的手臂,看上去神情慌張且著急。

  「哥哥──伊萊恩遇到難題了!哥哥快來救我!」

  「欸?欸?什麼?」

  「今天學校作業出的其中一道題目,伊萊恩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快來幫我一下!」

  音未落,伊萊恩拉著金的手爬上二樓,班望著兩人的背影,嘴角一勾,將書包隨意放在沙發上後,提著裝滿食材的袋子走進廚房裡。

 

  沒過多久,位於二樓伊萊恩的房間裡,門旁邊的牆壁靠著床鋪,對面的牆壁則有窗戶和書桌,另一邊則是和哥哥裡房裡相仿的書櫃,房間正中央擺放著可收納式的小茶几,這是伊萊恩一進房間裡立刻拿出來的,並且從書桌上拿作業本下來,攤開放在茶几上,接著便席地而坐。

  金坐在她對面,看著作業本上唯一空白的題目內容,接過妹妹遞給他的鉛筆後,刷刷刷在題目本上圈出核心問題,接著將題本轉一百八十度,引導妹妹理解它。

  「喔喔……!不愧是哥哥,馬上就把題目解出來了!」

  「還好啦……是說這題目應該算高中程度了吧?怎麼會出現在國中生的作業裡頭啊……」

  經過金俐落的解題技巧之下,困擾伊萊恩的問題馬上得到解決,她開心地照著金教給她的方式解題,而金一手托住下巴,手肘抵在桌上,視線緊盯妹妹不放,腦袋裡仍然在循環撥放班那句「告白」內容。

 

  ──「是個非常堅強的人,雖然身體不好,卻總是把不屬於自己的責任往身上攬,稍微不注意就會出狀況的迷糊鬼,讓人不時時刻刻盯緊都不行,還非常天真,輕易就會被人牽著鼻子走……」

 

  原來那傢伙是這麼看待伊萊恩的嗎?確實,伊萊恩體弱多病,但個性既堅強又善良,明明生病不是她的錯,卻還是一直在身上扛下那些重擔……那些話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十足十是在指伊萊恩,只是因為學校裡的人都不認識她,所以才用這種隱晦的方式坦白吧……

  如果這些話讓班長聽見的話,一定也會得出和自己相同的結論,意識到這點的金對目前為止的猜測深信不疑。

  終於解完題目而鬆口氣的伊萊恩,一抬頭就對上哥哥的眼眸,她只好默默的看回去,一臉不明所以。

  過了一會兒,金才開口:「伊萊恩……咱問你喔,你對班……有什麼想法?」

  「……什麼?」

  「就、就是……你覺得班怎麼樣?喜歡他嗎?」

  「喜歡啊!哥哥不喜歡班嗎?」

  「不是、咱不是那個意思啦……」

  伊萊恩眨了眨眼,看著欲言又止的自家哥哥,歪著頭思考了一會兒,說:「班很會做菜,人也很好,感覺上好像什麼也難不倒他,家事也很強……恩,功課的話好像是哥哥比較厲害的樣子,不過班打架很厲害喔!之前有奇怪的人想要拐走伊萊恩,班一出手三兩下就把他打跑了!好強!」

  這傢伙到底都在咱妹妹面前做什麼啊!

  「唔……」金抿了抿嘴,開口:「那……伊萊恩,你會想跟班結婚嗎?」

  語畢,伊萊恩又眨眨眼,再眨眨眼,彷彿是在消化剛才的問題。

  「結婚……?為什麼伊萊恩要跟班結婚?」

  「咦?伊萊恩不想當班的新娘子嗎?」不得不說,這句一出口金有種鬆口氣的感覺。

  「為什麼伊萊恩要給班做新娘子?要做也是哥哥做吧?」

  「不不不!咱是男生,不可能做新娘子啦!」

  「……這麼說也是喔,這樣班好可憐。」

  「啊?可憐?」

  「沒事沒事,再說下去班會生氣的。」伊萊恩趕緊摀住自己的嘴。

  金皺起眉,沒有繼續思考剛才那句「可憐」的意思,正想繼續試探妹妹的感情時,話題一下子被轉掉了。

  「對了!今天伊萊恩被問了一個問題,他說『伊萊恩的便當每天看起來都好好吃的樣子,這是誰做的呢?』」

  ──是誰做的呢?

  金的身體微震,雙手突然握拳,瞳孔一縮,原本還亂糟糟的腦子迅速空白,一個他不曾去注意過的問題,經過今天一系列的刺激後,火辣辣的呈現在他面前。

  雖然自己早已習慣那傢伙的存在了,可是在旁人眼裡看起來很奇怪吧?班和這個家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充其量就是哥哥的朋友,然而對這個家的付出卻遠遠超過「朋友」這個身分的分量。

  不管對金還是伊萊恩都是如此,班對他們兄妹所付出的心力實在太多了,多到一點道理都沒有,除了奇怪以外還真找不到其他形容詞。

  班……到底為什麼會留在這個家裡?在這個家裡的他……又應該是以什麼樣身分才對?

  「伊萊恩不喜歡說謊,所以啊……哥哥?你有沒有在聽我講話?」發現對方已經失神,伊萊恩眉頭一皺,氣呼呼的離開房間,「算了,伊萊恩自己去找班問!」

 

  噠噠噠……才剛從樓梯上下來,廚房裡就傳來陣陣撲鼻香味,餐桌上已經有兩道菜,似乎還沒有結束烹飪,廚房的燈還開著,伊萊恩毫不遲疑朝廚房走去,一探頭就看到站在爐前並圍著圍裙的班,兩個爐子上已經有一個關火,另一個則是在煮湯,在空氣中嗅了兩下,她很快就判定這是味噌湯的氣味。

  「班──」她叫喚一聲,身高只到對方的腰部,因此她是抱住班的腿,滿臉笑容。

  班煮的味噌湯裡有很多很多的海帶芽,滿滿的膠原蛋白對少女來說是必須的,除此之外和一般的味噌湯並沒有太大不同,豆腐、小魚乾,偶爾豐盛點還會加點柴魚片。

  這麼說起來,每天餐桌上一定會出現海帶芽,只是被班憑心情換著花樣,所以怎麼也吃不膩。

  低下頭看一眼伊萊恩,班嘴邊帶著笑容,一手拿著湯勺,另一手則是試味道用的小碟子,只見他往碟子裡倒一些湯,稍微湊到嘴邊吹幾下,便往伊萊恩的嘴邊遞過去。

  呼呼的吹了兩下,伊萊恩將碟子裡的湯汁喝下,露出滿足的笑容。

  「超──好喝!不愧是班!」

  「是嗎」班笑了笑,沒有繼續試味道的打算,他放下碟子,拿著湯杓在鍋子裡再轉個幾圈。

  伊萊恩眨眨眼,這才說出她過來的目的:「吶吶,班,今天伊萊恩被問『便當是誰做的?』,我該怎麼回答才對?」

  「你怎麼回答?」

  伊萊恩回想了一下,說:「我說『是哥哥的伴侶做的』。」

  「那之後這麼回答就行了,反正也沒說錯

  「嗯!」伊萊恩露出燦爛的笑容,不再問其他的問題,反而纏著班要他再給她喝幾口湯。

  班笑了笑,嘴角高高揚起,說:「去叫你哥哥下來吃飯。」

  「好──」

 

  蹦蹦跳跳回到二樓,伊萊恩剛推開房門,就看到趴在茶几上睡著的金,沒有伸手推醒他,反而走下樓,碰上把味噌湯端出廚房的班。

  「班──哥哥他睡著了。」

  「恩,你先去洗手吃飯,我抱你哥哥回房間睡。」

  「知道了!」

  跟前往洗手間的伊萊恩擦身,班走上二樓,視線直接落在陷入熟睡的金,勾起的嘴角從未下降過,輕鬆把人抱起來後,推開金的房門,將人安置在床上,並幫他蓋好被子,手輕撫過對方細嫩的臉頰,雙眸微瞇。

  他在額頭上落下一個輕柔的吻,便不發一語的退出房間,帶上房門。

  下了二樓,伊萊恩已經準備好兩人份的飯碗,正坐在餐桌前等待著。

 

  「對了,哥哥他好像誤會班喜歡伊萊恩的樣子,怎麼辦?」

  「別理他這是成長的一部份

  「班說話好像班長哥哥喔,嘿嘿嘿。」

  「的確是他說的

 

────

直到最後也沒有解開誤會的哥哥,與早就已經把班看成哥夫的妹妹。

滿滿的膠原帶白造就軟嫩細嫩的肌膚,好吃好吃(#

這是個全世界都知道人家喜歡你,而你卻以為是別人的故事。

這兩話好像都稍微長了一點……算了管他的,九號要交作業,可是我現在連檔案都沒有建立XD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