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在那時一眼認清職責

 

*過去篇第三彈,同時也是最重要的一彈

*不要懷疑,這個標題就是仿照第一彈的標題XD

*全篇班長視角判定,這個標題同時下給班長和班兩人

────

  這要回溯到梅利奧達斯、班和金三人都還是小學生的時候,那年的球技大會班上本來很有機會奪冠,可是決賽當天金發高燒,導致隊伍主戰力的班為了照顧他而缺席,雖然其他人非常努力的堅持了許久,最後仍舊與冠軍擦身而過。

  普遍的人都看開了,但某些較為偏激的人卻將敗北的責任全歸咎在金身上,認為如果不是因為他,班就不會缺席,決賽一定可以獲勝。

  於是,該小學創校以來最嚴重的暴力傷害事件,由此誕生。

 

  事件發生的那一天是個萬里無雲的好天氣,抬頭可見蔚藍色的天空和稀疏的雲朵,可以感受微風徐徐吹拂,冷暖適宜的氣溫給人帶來好心情。

  一位女老師走進班級裡,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紅髮遮住一邊的眼睛,纖細的手臂抱著點名簿,銳利的藍綠色眼眸掃視全班,最後微微低頭打開點名簿。

  「欸──利茲老師,所以你到底考慮的怎麼樣了啊?」

  座位在講台前面的梅利奧達斯懶洋洋地趴在桌上,滿臉笑容說出調侃的話,「真的沒有興趣和小學生談戀愛嗎?」

  利茲眉頭一皺,斥喝道:「梅利奧達斯,別再說些不三不四的話,多放點心力在課業上。」

  「我有啊?全校第一名喔?老師都不誇獎我一下。」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太過自傲小心招來麻煩。」

  「呿,就只會講大道理。」

  梅利奧達斯撇撇嘴,這才面帶笑容從書包裡拿課本出來。

  「那麼,我們先來點名……」利茲按照點名簿的順序一個個點下來,發現班上缺少了幾個人,於是問道:「哈勒昆和班都不在嗎……」

  「金的話應該在保健室吧?班的話……剛才不是午休時間嗎?那傢伙不是在保健室,就是在屋頂上睡覺囉!」

  「再來……嗯?翹課三人組也不在嗎?真是的……」

  「他們的話就不用管了啦──利茲老師,趕快開始上課吧!」

  利茲瞥了滿臉笑容的梅利奧達斯,嘆口氣後闔上點名簿,正要打開教學課本時,底下傳來一位同學的聲音。

  「啊,這麼說起來……剛才我有看見翹課三人組和哈勒昆在一起呢……」

  音剛落,梅利奧達斯上揚的嘴角瞬間凝固,沉浸在戀愛的腦袋慢慢運轉起來……翹課三人組,自球技大會以來就對金有所不滿,而且還屬於偏激的那一方,現在他們和金在一起……?

  不妙……非常不妙!

  砰咚一聲,梅利奧達斯拍桌站起,臉色也變得陰沉,並快速朝門口跑去。

  「等……梅利奧達斯,你做什麼?回位子上!」

  「抱歉了利茲老師,下次再聽你上課吧!對不起!」

  喀啦──梅利奧達斯重重拉開教室門,隨手將教室門隨意拉上便在走廊上奔跑,腦子裡不斷思考著可能的地點,以及最快抵達的路途。

  翹課三人組常去的地方……不會被老師發現的地方……從屋頂上可以看到的地方……方向、位置、角度……這個學校裡最符合的地方只有──

  「校舍後的空地嗎!」快速從樓梯扶上滑下去,三步併兩步的奔跑著,嘴邊急促得喘著氣。

  不行……太慢了!要再快一點!如果不趕在班之前到的話……如果不趕在事態變嚴重前到的話……如果不再快一點的話──

 

  為什麼我沒有早點查覺到呢?

 

  碰!

  在走廊上急速奔跑的梅利奧達斯和迎面而來的人相撞了,兩人的屁股都重重摔在地上,同上那人手上抱著的東西也都散落一地。

  梅利奧達斯皺著眉看向那人,微愣了一會兒,發現對方是剛來學校不久的實習老師,瑪格麗特。

  「瑪格麗特老師……!啊、抱歉!現在沒時間幫老師的忙了!」

  「梅利奧達斯……?等一下!現在是上課時間,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沒時間跟老師解釋,我回來再幫你收!」

  「等……梅利奧達斯!」

  不顧瑪格麗特的叫喊,梅利奧達斯飛快地跑到目的地,一抵達現場時,不可控制的全身僵硬,不只如此還頻頻顫抖著,雙眸睜大,嘴也一開一合仍擠不出一個字。

 

  在他面前的是身上多處傷痕的翹課三人組,其中帶頭的正被一手抓握在半空中,多處地方已經滲血,倒在地上的兩人也已呈現昏眩狀態。

 

  都是因為我……!

 

  倒上牆角的金也是多處瘀傷,不知是昏眩還是嗜睡症發作,正處於昏迷不醒的狀態。

 

  快停下來……!

 

  失控的班一手抓握帶頭的頭顱,抵在牆面上,臉色猙獰,另一手緊緊握成拳正往那張已昏眩的臉上揍去,後面躺著另外兩人,前面則是躺在牆角並失去意識的金。

 

  快點住手啊……班……!

 

  「班,快點停下來!」

  一聲叫喊及時喝止住那快和臉相撞的拳頭,梅利奧達斯愣愣的轉向旁邊出聲的人──瑪格麗特老師?為什麼在這裡?

  不對、如果不是瑪格麗特老師的話……只憑自己一個人根本就阻止不了……只有我一個人的話……

  「班,打架是不對的,不管怎麼樣先送哈勒昆去保健室檢查傷勢吧!萬一傷到哪裡的話,沒來得及治療就糟糕了!」

  班沒有說話,他只是緩緩收起拳頭,將手中的人丟開之後,猙獰的臉色也漸漸收起,變得陰沉恐怖,只見他蹲下身抱起金傷痕累累的身子,動作輕柔得像是觸碰易碎品般,穿過梅利奧達斯和瑪格麗特中間離開現場。

  等班離開之後,瑪格麗特才鬆口氣,連忙跑去察看另外三人的傷勢,並對著梅利奧達斯說:「去叫救護車,快點!」

  「啊、好!」

 

  目送完救護車離開學校,此時接到通知的利茲急忙趕來,和瑪格麗特、梅利奧達斯兩人碰個正著。

  「這是怎麼回事?他們是我班上的……」

  「利茲老師!那個,事情是這樣的……」

  瑪格麗特大致上把事情跟利茲說明清楚,梅利奧達斯也只是悄悄離開,走在通往保健室的路上,腦子裡一遍遍的循環撥放方才發生的事情。

  如果我可以早點發現的話……如果我可以把班上的狀況在掌握的清楚一點的話……如果我不要那麼沉溺在自己的世界的話……如果……

  不對,如果什麼的根本就沒用,對事情不會有任何幫助,也不會有改變……要改變的話、要補救的話……要仔細想想,再仔細想想才可以……

  對了,就是那個……!

  邊陷入思考的梅利奧達斯抵達保健室門口,剛拉開門就看到班獨自一人坐在床邊,床上躺著的是已經處理好傷勢,安穩入睡的金。

  老師大概又被般趕出去了吧……梅利奧達斯沒有多想,他朝班走上前,一掃先前陰霾,眼神堅定且表情認真,直直看向對方陰沉的臉色。

  「班……對不起,今天的事是我疏失……今後我沒辦法保證還會不會有類似的情況發生,即使極力避免都可能會有意外,所以我想到的是其他辦法。」

  面對梅利奧達斯的說詞,班一個眼神也沒有給,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專心的看著金熟睡的臉龐。

  「七罪學園,是一個以分數為重的學校,學生會長的權利之大連教師都要讓步幾分,國高中一體制,是最有可能組織一個完美班級的地方,只要能當上學生會長,就可以創造出一個能讓金安心學習的環境……不,是絕對會當上,我要當上會長,並完成這個理想班級。」

  即使如此班依舊沒有回話,梅利奧達斯繼續說道:

  「這個計畫不僅可以讓保護金,還能放心交予班級,只不過……七罪學園的偏差值並不低,金的話不用擔心,但你要上那所學校相當勉強……說是這麼說,可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考上,只要是和金有關的事情,你沒有什麼是辦不到的,對嗎?」

  沉默一會兒,班才開口:

  「……你能夠保證計畫的實踐度嗎?理想的班級?如果那種事真有可能,但結果真能如你所願?」

  「沒問題的。」梅利奧達斯嘴角一勾,說:「我沒有辦不到的事,只是需要你的力量……如何?要助我一臂之力嗎?」

  此時,班也勾了勾嘴角,回覆:「原則之內的話。」

 

  梅利奧達斯剛走出保健室,正要關上門時,利茲站在門邊看著他。

  「啊,利茲老師……」

  「那兩個人沒事嗎?居然發生這麼大的事……」

  「沒事的。」梅利奧達斯笑了笑,說:「利茲老師,我很認真的反省過了,現在的我還不成熟,有很多事情都沒有顧慮到……我決定從頭開始,對不起。」

  「嗯?你這孩子又在說什麼……」

  「什麼都沒有。」梅利奧達斯擺擺手,和利茲道別之後,背對著她,面容染上一層冷漠,雙眸銳利的朝向前方,接著便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沒錯,現在還太早了,在一切都安穩下來之前,在理想實現之前……必須捨棄一切才行,私有情感、私有時間……要全心全意完成理想班級。

  戀愛什麼的,在一切結束之前,是不被允許的。

 

  「啊,班長。」

  剛好和梅利奧達斯在門口碰面的人是副班長瑪琳,她正在代替班長的職務整頓班級,以及協助老師的忙。

  「你來的正好,瑪琳。」看到她的那一瞬間,梅利奧達斯露出了笑容,「我有件事要請你幫忙。」

  所有的一切,才正要開始。

 

────

咦?上次在打這篇時是什麼時候來著?

其實今天早上整整把故事中段想完了,原本那邊還有點模糊呢──

所以迫不及待回來打啦!首先要把前段結束掉,也就是球技大會結束,接下來才會進入中段,海爾布萊姆會在中段出場,身分是兄妹倆的親戚,這個人的到來將會大大的撼動兄妹倆和班三個人的關係~應該?

中段的時間點在暑假,如果狀況順利的話,後段應該會在年底,兩情相悅~然後恩哼……什麼的我什麼沒都沒說w

總之大致上應該好了,應該……?然後被我遺忘了的《替代品》……其實我想要寫完它的欸,畢竟這篇的從開頭到結局都完完整整的想完了啊啊啊啊

明明有個完整的東西了,我為什麼要逼死自己去搞個不完整的東西然後還把它拉長啊啊啊啊啊因為我自找虐,恩。

真心希望兩篇都可以順利完結,這樣我在班金坑裡就了結兩樁心願啦

現在時間1:23 然後我不僅熬夜了肚子還在痛,嗚嗚……大家晚安

創作者介紹

~伊的小家~

尤伊.連.尤古里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